褚冥漾其實一直很煩惱,關於「情人節送巧克力」這件事。

並不是說他在計較花錢讓商人賺走這種小事,老實說要是這種方式可以確認彼此心意,他也不會在意這種小錢的……不,應該說要是這樣就能讓感情穩固並長長久久地經營下去,花這點錢還算是賺了。

他在意的並不是「送巧克力」這個行為本身。

而是「性別」問題。

他的情人,和他一樣是個「男的」。

雖然早在兩人越走越近的曖昧關係開始時他就已經有所覺悟,也接受了這樣一個事實,然而在這樣一個性別角色明顯的節日裡,他還是免不了地有點煩惱。

不過也不是說他因此介意起對方的性別來、甚至排斥什麼的,那種事早在自己感情萌芽之時就連個屁都算不上了。

他只是……覺得困窘。

二月十四號的情人節,一般慣例是以「女生」送巧克力為主,即使並不是沒有聽說過例外,褚冥漾還是覺得……怪彆扭的。

好像自己突然像個小女生似的,怎麼想都不舒服。

然而,他也同時忍不住對於竟然會在意這種小事的自己發起脾氣來。

我是白癡嗎!扭捏個屁!

掩面,褚冥漾忍不住暗暗腹誹著自己。

這樣豈不是更像個莫名其妙的小女生嗎!

罵著自己,同時在罵完的那一秒洩氣,褚冥漾煩躁地抓抓頭,無法抉擇。

他的男性自尊和想討好那人的心意在拉鋸著。

……雖然他也對於自己的男性自尊居然還保有這麼多感到有點驚訝就是了。

煩躁著,他胡亂翻著手邊的行事曆,以發洩心中想痛揍自己的欲望。

接著,在看見日曆上的某個日期時,停下動作。

 

     

 

後來,褚冥漾真的沒有在情人節時送出巧克力。

對方也沒有表示什麼,似乎也是自動地當做這個節日不存在。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在情人節之後的那兩週,那人雖然還是有定期在半夜來找他,但卻每次都在事情辦完後立刻消失,讓他連開燈看一眼那道藍髮身影的機會都沒有。

想到這,褚冥漾嘆了口氣,慶幸著對方的氣來的快去的也快,否則要是這種模式持續到今天,他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今天才是重點啊。

靠在桌邊支著頰,他看著牆上的時鐘分針默默地走到了十二點整的位置,勾起微笑。

幾乎同一秒,那道藍髮身影從褚冥漾身後突然出現,自然地好似他本來就在那裡似地,並在看到大亮的房間和尚未就寢的情人時些微訝異地眨了眨眼:「小妖師?怎麼了?還沒睡啊?」不過很快地就收回驚訝,轉而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朝對方走近。

「嗯、對啊。」褚冥漾沒有移動,坐在同一個位置聳聳肩。

「怎麼?平常這時候不是早就睡了嗎?」走近,安地爾伸手從後方勾住對方脖子,在對方耳邊吐出氣息:「在想我嗎?」

「嗯、對啊。」一樣的回答,這次褚冥漾臉上蕩開了少見地燦爛笑容。

「嗯……欸?」在話語入耳的幾秒鐘後,幾乎整個掛在褚冥漾身上的鬼王高手搞清楚了這個平淡回答背後的含意,愣住。

完完全全地。

察覺到了身上那人因不知所措而產生的僵硬,褚冥漾再度一笑,轉過頭深深看進那雙深藍中帶金的漂亮眼瞳中,伸手遞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禮物:「情人節……不、白色情人節快樂。」

漂亮的藍金眼睛眨了眨,安地爾接下了禮物,卻又是疑惑且有些遲疑地看了那禮物好幾眼,似乎是很難得地陷入了摸不著頭緒的狀態。

見狀,褚冥漾樂得兩眼都笑瞇了起來,解釋道:「我知道情人節那時你氣我什麼表示都沒有……其實我不是不表示、也沒有忘記,只是在等今天啊。」

過了十二點以後的今天。

「二月十四日西洋情人節,是女孩表示自己心意的日子;而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節,則是男性向對方確認自己心意的日子。」褚冥漾笑著,同時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我總覺得我們兩個男人慶祝西洋情人節好像哪裡怪怪的,所以……」

越說越是困窘,他低下頭像是要紓解尷尬似地笑了笑,再度抬頭望向那個一直靜靜聽著他說話的對方,雙眼眨眼不眨地盯著那對藍金色雙瞳,就像要抓住對方全部的視線與注意力般:「比起來,我覺得白色情人節更適合我們呢。」他笑得很歡。

沉默地和褚冥漾對望了幾秒,安地爾看著笑得異常燦爛、好似會發光的對方笑顏,雙頰鶩然地染上紅暈,隨即彎身將自己的臉龐埋進對方肩膀、雙臂將對方扣得更緊。

「……情人節快樂。」

聽著這聲在自己耳邊低喃的祝福,褚冥漾再度笑瞇了雙眼。

「情人節快樂。」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