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逢坂壯五+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3246、9810已配對前提

 

 

 

門外傳來了巨大又響亮的碰撞聲,但房間內的三人此刻都沒有心思理會。

「……原來你一直是這麼想的嗎,七瀨?」儘管連結可以使嚮導輕易地掌握哨兵的心靈世界,但基於尊重與隱私方面的考量,嚮導也不會總是將自己哨兵的思緒與情感一個不剩地看得一清二楚的,那樣太咄咄逼人、也相當浪費力氣。再加上七瀨陸這份心情,似乎是由於最近發生的、與逢坂壯五有關的一連串事件才產生的,當下自己也分身乏術的和泉一織自然沒能察覺:「你……唉、真是搞不懂你這個人是心思細膩還是遲鈍……」他本以為他的哨兵會先好奇自己選擇逢坂壯五的原因,畢竟他已相當肯定七瀨陸一定會接受逢坂壯五,卻沒想到這個總是能捕捉旁人的善意與溫柔、卻異常渴求鼓舞的年輕哨兵會將思緒拐去那種地方。

明明自己所有的想法、全部的考量、一切的選擇,都是基於將這名哨兵擺在最優先位置的前提下進行的。這個人不但什麼都不知道,還說出這種自貶的話語,黑髮嚮導非常不甘心,又氣又懊惱。

「陸,我絕對不會那麼想的……一織也是一樣。」看了眼和泉一織的表情,能透過連結感受到嚮導思緒的逢坂壯五代替他說著,似乎在嚮導的情緒與短暫的思索中稍微冷靜了些,僅是不知怎麼有些緊張地看著七瀨陸:「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你可能也無法理解……但我很重視陸、可能是你無法想像的程度,所以絕對不會那麼想的。也請你不要那麼說,好嗎?……我……我們會很難過,陸。」

這無限逼近告白的自白幾乎用盡了逢坂壯五所有的力氣,原先的蒼白臉色因為反射性的憋氣而變得通紅,還逼得和泉一織不得不無奈地給白髮哨兵一個安撫,他才恢復正常的呼吸。

「……對不起。」感受到自家嚮導的情緒、看著他們的表情,七瀨陸眨眨眼,老實地道歉,並有些不好意思地撇過頭、搔搔臉,甚至也不願意對上柑之助的視線:「我沒想到你們會突然就連結嘛……因為一織都會想很多才行動、壯五先生也總是把計畫規劃得很完美……我就想說你們是不是早就有這個打算了卻不跟我說……所以、呃、你們什麼時候決定連結的啊?你們早就互相喜歡了嗎?為什麼我都不知道!」

「「……」」

門外又傳來「碰!」的一聲巨響,並隱約伴隨某人被壓在底下的哀號。

「……大概是剛才吧。」為話題又轉回到原點而感到無奈、也為七瀨陸竟還是在意這點而覺得好笑,和泉一織嘆了一口氣,想了想還是很隨便地說了實話:「在逢坂少校的精神領域裡才決定的。」

「……嗯,我也是剛才。」感受到嚮導的情緒,逢坂壯五也不禁露出了苦笑,心情卻不可思議地放鬆了下來,附和道:「不過比一織晚了點,是在剛才跟一織討論過才決定的。」

「逢坂少校,我們在深層意識的討論不算?」和泉一織故意挑起眉。

「那個我不記得……」雖然知道這是嚮導突然玩心大起而拋來的捉弄,但真的感到困擾的逢坂壯五還是有些招架不住。

「精神領域裡是不會說謊的,因此您可別想抵賴。」

「我、我沒有要抵賴,只是真的不記得……所以才說──」

「什麼嘛!你們約好一起捉弄我嗎!」見兩人一搭一唱(?)的樣子,感覺自己被敷衍的七瀨陸氣呼呼地鼓起臉,還不小心用力掐了一下懷中的貓,惹得柑之助抬頭對他發出抗議的喵喵叫:「不願意回答就直說嘛,我又不會勉強你們!」他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為兩人感情好而吃醋、還是單純因為問題被糊弄而不滿,但就是不喜歡這樣……彷彿只有自己是局外人。

「不、不是的,陸,我們沒有騙你。」驚覺自己與嚮導的對話反而加深了誤會,逢坂壯五慌慌張張地澄清。

「……我們說的是事實。」察覺到紅髮哨兵的思緒,知道自己玩笑開過頭的和泉一織連忙給對方一個安撫,那些微的報復心思一點都不剩了,只剩下滿滿的無奈:「雖然你可能不會相信,但真的是臨時決定的,我們不是故意要瞞你,七瀨。」

他果然,還是拿這個人沒有辦法……他就是放不下、不願意看這個人煩惱或痛苦,就算只是個誤會。

「……」仔細看了看兩人的表情,七瀨陸終於相信了這個說法,怒氣消失、變為純然的好奇與困惑:「那你們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方……呃、你們不想回答就算了,沒關係。」這個問題太敏感了,而且在三人都在場的時候問好尷尬,他竟問完才發現……還問了好多次。

「「……」」

然而相較於七瀨陸的尷尬,和泉一織和逢坂壯五倒只是愣了一下,便心平氣和且默契十足地對看了一眼,雙雙轉頭直視著那對艷紅的眼瞳,帶著紅髮哨兵看不懂的複雜笑容,異口同聲地回答:

「「不知道呢,什麼時候呢……?」」

 

 

確定這份新的關係後,逢坂壯五知道於情於理他都應該先向父親報告,而且最好是在逢坂壯志收到眼線的回報之前。

但當他準備出發時,兩隻手卻被一起拉住了。

「壯五先生你要自己去嗎……?」雖然不清楚詳情,七瀨陸憑著這幾天逢坂壯志的作為也知道他們的父子關係多僵,不禁感到擔憂。

「這種事情,至少應該嚮導陪同比較好吧。」而比紅髮哨兵知道更多的和泉一織當然更不可能放心。

儘管自己與逢坂壯五的連結原因有些不尋常,他也不是對這名哨兵沒有感情的、更不是冷酷理智到可以袖手旁觀的人。

「我、我也想去!」七瀨陸怕又被排除在外,急急忙忙地道。

就算沒有足夠名正言順的理由,他也是一直都很重視這名好友的,而現在他們是家人了,他也想出一份力、不想讓對方單獨面對困難。

「咦?」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感受到這兩人的默契,停下腳步的逢坂壯五呆呆地轉身:「沒事的,我只是去跟父親報備一聲,不會有──」

「報備完了之後,還是會有其他問題要處理的吧?我可是參與過哥哥和六彌少校的婚禮籌備,知道貴族那套複雜的規矩有多麻煩,逢坂伯爵鐵定是個更講究的人吧?」打斷逢坂壯五自欺欺人般的話語,和泉一織板著臉孔,刻意忽略被點名的和泉三月欲言又止的視線:「雖然不想參與父子之間的爭執、也不是不信任逢坂少校,但那些事情我認為自己也有權利表達意見。況且連結可是我們雙方的事,我總是要與逢坂伯爵見上一面的,不如一開始就主動給伯爵一個好印象,不是嗎?」

「可是……」逢坂壯五抿著唇。他也不是不相信黑髮嚮導的能力,對方講的也完全合理,但他父親曾經對他們造成了這麼多麻煩,他不想再利用這些人的溫柔。

有些事情、有些問題,他覺得還是必須自己面對,不能再多拖別人下水了。

「壯五先生,我們現在是家人了不是嗎!」儘管不能感受到白髮哨兵的情緒、也不明白那些複雜又難以理解的事情,七瀨陸也能從逢坂壯五的表情看出、那些顧慮的基礎全是過於小心翼翼的溫柔,那熟悉的表情令他著急之下忍不住放大了音量:「不管什麼事都可以一起解決的!不要自己一個人……」他曾經因為沒能讀懂那種溫柔而錯過了很多事情,縱使那些事情都已經解決、那個他重視的人如今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然而那些自己什麼都做不到的無力與愧疚依然歷歷在目,那種事情他再也不想發生第二次。

「我……」

「就像他們說的,這些已經不是壯五你一個人的事情囉。」終於忍不住插嘴,六彌凪拍了拍這名哨兵好友的肩膀,語氣充滿感嘆:「不管幾次我都要說,你啊、就是太見外了。」

「凪……」

「雖然七瀨也去可能會讓事情更複雜……」不理會紅髮哨兵聽見這句話的抗議,和泉一織看著表情逐漸動搖的逢坂壯五,微微一笑:「但就像他說的,我們現在是家人了,不管逢坂少校怎麼說,我們都不會讓你一個人面對的,畢竟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也還是會變成──」

「一織。」和泉三月咳了一聲。

「……啊,抱歉,我不是指逢坂少校會造成我們的困擾,只是想說──」

「不,我懂的,謝謝你們。」不過逢坂壯五卻只是笑了笑,不僅看起來沒有被對方的話語傷到,反而像是鬆了口氣般吐出嘆息:「是我想錯了……

「請你們陪我一起去見父親吧,陸、一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