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逢坂壯五+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3246、9810已配對前提

 

 

 

門板內傳來了三下響亮又帶有節奏感的敲擊聲。

這是和泉一織與房門外的他們約定的暗號。因此在眾人的注視下,老管家毫不猶豫且不疾不徐地走上前,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中將門鎖解開、轉開門把。

然而誰都沒想到的是,先從門後探出頭的竟是已完全恢復正常、一臉愧疚又胃痛的逢坂壯五,似乎連敲門這個動作都充滿壯烈。

不過在整個門被推開後,眾人終於看清白髮哨兵抱在懷中的人,竟是又一次失去意識的和泉一織,大概就能理解他為何是那個表情了。

「……咦!」而逢坂壯五顯然也沒預料到門外有這麼多人,尤其在看到和泉三月等人時,臉上更是從歉疚進階成面如死灰:「你們怎麼──」

但門外那些人當然不會給他說完話的機會。

「一織!」七瀨陸大驚,想也沒想地衝上前來從對方手中接過自己的嚮導:「你怎麼了!醒醒啊!」

「壯──五──!」同樣衝上前的和泉三月則是想也沒想地揪住逢坂壯五衣領:「你對一織做了什麼!為什麼他又昏倒了!」這已經是一織第二次在這個房間失去意識了!他如果沒討回公道他不配做哥哥!

「我、我──」

「三、三仔,別殺人!」二階堂大和好崩潰,早知道就不要為了安撫擔心的哥哥「順路」繞過來看看了,根本是反作用!

這下子他們家裡要出一個殺人犯了啊──!

「那、那個,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另一方面,身為五級哨兵卻被四級哨兵整個人提起來的逢坂壯五看起來快哭了,「我恢復意識的時候,一織就是那樣了……」要是手邊有槍的話,他可能現在就會自盡。

眼看一場命案即將發生,突然一波溫柔的精神安撫伴隨著輕快的嗓音,果斷地朝哨兵們潑了過去,有如一盆澆在他們頭頂上的冷水、令他們瞬間冷靜了下來。

「喔!別擔心,一織只是睡著了!」收回在小嚮導身上檢查的精神觸絲,六彌凪的語氣中帶有掩不住的意外,也有些感嘆:「看來是精神力使用過度……不過精神能量沒有異狀,應該睡醒就沒事了。」他竟會有如此毫無防備的狀態還真少見,是真的為了救壯五而竭盡全力了呢。

「真的嗎!」著急的哥哥立刻放開逢坂壯五,三步併作兩步朝弟弟的方向奔去,左右看了半天,確定自家嚮導說的是事實後,才終於鬆了口氣,橙色的眼珠可疑地泛起水光:「太好了……嚇死我了……」

但這個說法並沒辦法讓逢坂壯五少愧疚一點:「對不起……都是我……一織被捲進我的相親、還跑來救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該怎麼──」

「咦,壯五先生不用道歉啊?這又不是壯五先生的錯。」然而誰都沒想到,最先開口反駁逢坂壯五的,卻是眨著眼睛、一臉完全不理解對方為什麼要道歉的七瀨陸:「不是壯五先生叫人綁架一織的、也不是壯五先生自己想要狂化的不是嗎?」

「是,但、但是,你們都是因為我的關係才──」

「可是那些都不是壯五先生造成的啊,並不是壯五先生的錯!」執拗地下了結論,紅髮哨兵放開了已經確認沒事的自家嚮導,轉而走向自己的好友,友好地拉起對方的手:「而且我們都不希望壯五先生死掉,所以一織才會來救你的!能成功真是太好了!看到壯五先生終於恢復正常我好高興!」

「欸?謝、謝謝你,陸……我──」

「那天看到你全身都是血嚇死我了,後來又狂化、還以為壯五先生會死掉!我們都擔心死了,我還有好多話還沒跟壯五先生說耶!才不要壯五先生死掉!」想起前幾小時的心情,七瀨陸眼眶中又有淚珠在打轉:「壯五先生恢復了真是太好了!我才要跟壯五先生道歉、還有道謝,一織說你──」

越說越起勁的小哨兵話語戛然而止,彷彿聞到了什麼味道一般皺起鼻子,抓著好友的肩膀左右看了一下,最後用奇妙的困惑眼神盯著對方,盯到逢坂壯五覺得毛骨悚然,原先稍稍放下的心又迅速被提起、還提得比前幾分鐘更高。

「陸……?」

七瀨陸還是沒開口,只是與他四目相望。

但逢坂壯五卻驚悚地跳了起來。

──他感覺到,眼前這名哨兵的聲音,竟在自己腦中響起。

『……壯五先生,你跟一織……連結了嗎?』

他當然知道這個是什麼,這是精神溝通,是理論上只有嚮導能發起、對哨兵或另一名嚮導以精神能量進行的無聲雙向溝通。

而哨兵與哨兵之間若要使用精神溝通,則必須透過嚮導建立的通道,但因為這種行為太私密了,通常只會藉由精神連結進行,也就是只有與同個嚮導建立連結的哨兵們才能互相使用這種方式溝通。

因此七瀨陸能對他進行精神溝通的原因只有一個。

他與對方的嚮導──和泉一織已是精神連結的狀態。

「咦!」因為嚮導已失去意識,他既沒有精神連結的感覺、更無從詢問當事人,逢坂壯五對這預料之外的事實非常不知所措:「怎麼可能……怎麼會!」

「咦?」而七瀨陸看著白髮哨兵的反應,儘管證實了自己的猜測,卻看似更無法理解了:「壯五先生不知道連結了嗎?!我以為壯五先生想跟一織精神連結?」準確來說,若沒有雙方的同意,就連開始進行精神連結的嘗試都沒辦法,因此在有精神連結存在的現在,理論上不可能存在不同意這種事。

「不、不!我沒有!……呃、也不是不想,只是……不、也不是想,但是……我──」

「什麼!你們連結了嗎──!」和泉三月震驚的大吼理所當然地打斷了逢坂壯五不知所云的辯解:「還敢說你沒有對一織做什麼!我真是看錯你了!壯五!」

「不、等等,可是、三月,不是,我、我真的不知道──」

「還敢狡辯!」嬌小的四級哨兵又把比他高大的五級哨兵提起來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沒有印象──」但比起被提起來,眼前的事實與對方的怒氣更令逢坂壯五心亂如麻。

「所以你是說不打算負責任了嗎──!」某哥哥的表情看起來想把對方吃了。

一旁的二階堂大和已經放棄阻止和泉三月了,他還在「真看不出來逢坂壯五原來出手這麼快」的震驚中。

「……」四葉環想回家。

「咦!不、不是,我當然會負責──但、但是,也要看一織的意思,可能是、出了什麼意外才會連結,這樣太突然了,一定有什麼誤會,因為我真的不記得──」

「什麼誤會!能有什麼誤會!你們連結不是事實嗎!陸都已經那樣說了!」橙髮哨兵指了指一旁的七瀨陸,但視線依然放在逢坂壯五身上,因此並沒有看見小哨兵困惑的表情。

「可是我不記得有──」

「你還敢說──!」

就在和泉三月下定決心要把人掐死之前,六彌凪終於將和泉一織的狀態檢查完畢,出手拯救自己的哨兵好友:「三月!冷靜點,壯五說的是實話。」這次不只精神安撫,他甚至用上了精神暗示,才讓自家哨兵鬆開手、免於一場命案。

「啊……?」很快便明白自家嚮導對自己做了什麼,和泉三月僅管還是很生氣,但也因此恢復了些理智,語氣由憤怒變得氣惱:「怎麼可能?什麼意思?」

「我感知得到壯五說的是實話……剩下的,只是推測,要等一織醒來才能確認。」看了一眼睡顏安詳的小嚮導,六彌凪藍眸中充滿複雜的情緒、及掩不住的驚奇:「一織可能是在精神暗示的時候跟壯五的深層自我達成連結的共識,連結之後才重建了壯五的精神領域。因為當時的壯五狂化狀態還沒解除,所以他不會有記憶、甚至不會有深層自我意識的記憶。」

「咦?」不知該不該算是意料之中,聽見這個推測,在場反應最大的人是逢坂壯五:「怎麼會……為什麼……」那對紫眸中還是充滿震驚,飛快地看了七瀨陸一眼、便彷彿想用陰影遮住表情般地低下頭。

沒有人知道,他問題的對象究竟是和泉一織、還是深層自我的那個自己。

「想知道的話,只能等一織醒來囉!」沒有錯過好友的情緒,金髮嚮導卻立刻變回了平常歡快的模樣,轉而向一直站在一旁聽他們討論的老管家問道:「大叔,能先借我們一個房間嗎?……還有,連結這件事,請先不要讓伯爵知道。」

「沒問題,各位請隨我到客房吧。」頷首,老管家標準地轉了個身,邊走邊補充:「就算沒有我通報,老爺也會在晚上收到報告的,還請各位盡快處理。」

儘管老管家的禮貌微笑一如往常,但六彌凪此刻才發現,對方的情緒中竟然有與自己差不多的期待與盼望,且一點也沒有掩飾的意思。

……原來擅自對一織抱有期待,隨後又被逢坂伯爵強行進行的綁架事件嚇得半死、以為事情已經被搞砸的人,不是只有自己嗎?

看著和泉三月強行驅離某兩名哨兵、自己抱著睡夢中的弟弟跟在老管家身後,金髮嚮導悄悄將唇彎成銀月般的弧度,腳步輕快地跟了上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