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X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七瀨,我們必須要深層結合。」

在哨兵幾乎要被沉默壓得出現反彈徵兆之前,和泉一織終於開口,語氣既像是單純陳述事實、又彷彿蘊含了複雜得難以釐清的情感。

「咦……?」

他的嚮導繃著臉勉力地說出口的那個詞,就算是七瀨陸也還是知道的。

……但現在這個時候,他卻覺得似乎又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理解對意思了。

畢竟幾分鐘前年輕嚮導對著他說要讓他升上四級時的表情,就和幾個月前對方發下豪語要讓自己從一級升為三級時的表情一模一樣,紅髮哨兵立刻反射性地認為他的嚮導一定是有什麼特殊的訓練方法、或是對於階級提升有些獨樹一幟的要領,都已經做好在出發前會被極度斯巴達訓練的心理準備了,卻沒想到黑髮嚮導一開口、說出的就是他怎麼也沒想過的詞彙。

七瀨陸甚至在覺醒為哨兵的這十年、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自嚮導口中聽見這個詞。

「……」當然能透過連結感知到對方呆滯背後的思緒,和泉一織在一瞬間真的有種想要扭頭就走、啥也不管的衝動。但出於不知道是理智還是責任感、亦或是其餘他自己也不理解的情緒,黑髮嚮導僅是將頂著羞恥心好不容易說出口的話語居然還要自己進一步解釋的憤怒壓了下來,不耐煩地按著眉心:「……要讓你升上四級,依現狀就只有這個方法。你也不想要就算陛下答應派出搜救隊了,自己卻因為等級不夠而什麼也做不到吧?」

「可、可是,深層連結什麼的,我還沒有心理準備……」

「……」

真是夠了。

和泉一織覺得此刻的自己沒有怒吼出聲簡直是太有修養了,他自己都想開始佩服起自己來了。

「你、這個傢伙,現在是說那種話的時候嗎!」嗯,好吧,他還是忍不住吼出來了。

雖然比起怒罵對方不會看時機,更令黑髮嚮導憤怒的其實是自己這個嚮導都說到這種地步了,那邊那個應該要比較著急才對的哨兵卻還是那副扭捏的態度到底是怎樣。

立場跟態度是不是不太對?為什麼這個傢伙就是能表現得好像他才是被強逼的那一方的樣子?

無論是在哨兵天性方面、或是有關這整起事件的主要原因,都應該是對方要急吼吼地撲過來才是正常反應吧?

「不、不是啦!我不是、不是不想和一織結合──!」就算遲頓如他也能從精神連結那端的思緒理解嚮導惱羞的真正原因,七瀨陸漲紅了臉吼出了這麼一句,卻又像是勇氣在方才都瞬間用光了似地停頓了下,音量以極快的速度縮減至只有自言自語的程度:「只、只是沒想到這麼突然……沒想到是這種時候……」

「不然你想要什麼時候?」黑髮嚮導看著自己那臉龐已經紅得幾乎和頭髮一個顏色的哨兵,反而以冷淡到可以凍死人的語氣刺過去:「除了時間之外,你是不是還想要挑地點?你家?我家?九条家?還是你想跟逢坂少校借白噪音室?」

「不、不是啦!沒有!不是那樣的好不好!」被對方帶刺的言語一戳,單純的哨兵也很快地由害羞轉成了不悅,幾乎是暴跳著反駁自家嚮導後半句的胡言亂語:「而且才沒有要挑地方!誰會為了這種事情找壯五先生幫忙啊!

「──我只是覺得,一織畢竟是嚮導,這種事情還是要慢慢來的吧!我以為一織喜歡慢慢來啊!」

「蛤?我什麼時候說過那種事!」你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

「嗄……難道一織喜歡快一點?」

「我沒有!」和泉一織完全不明白話題是怎麼進行到這個方面的。

「啊?……那到底是哪種啊?一織你好麻煩。」皺著眉的哨兵嘟起嘴,一臉不開心。

「是我的問題嗎──!」那種彷彿是自己的錯的說法令年輕嚮導忍不住再度怒吼,並反過來進行他認為更加合理的指控:「剛剛明明就是你拒絕我的吧!」

「我、我才沒有拒絕!只是一織說得太突然了嘛!」

「喔,所以又是我的錯?」

「不、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像是不知道該使用什麼詞彙才好般,紅髮哨兵停頓了半晌,待眉頭都困擾得彷彿要纏在一起了,才終於以不顧一切的氣勢拋出了他的糾結:「這種事是很重要的吧!深層結合了之後就沒有辦法反悔了不是嗎,一織真的沒關係嗎!」

「……」在對方的話語喊出口之前便感受到了那巨大的情緒量、以為年輕哨兵要說什麼重大見解的黑髮嚮導愣愣地眨眨眼,待錯愕的情緒退去後、升起的便是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嘲笑對方的無可奈何:「……事到如今了,你這個傢伙還在說什麼啊。」

不管重複幾次,他對於這個人果然還是一樣的結論。

──真是搞不懂他是樂觀還是悲觀、是心思纖細還是粗神經、是大膽還是懦弱。

「說要一直在一起的不是你嗎?說要我不能拋下你的不是你嗎?說自己沒有我不行的不也是你嗎?」一件件細數著,和泉一織毫不留情地將對方幾乎是黑歷史的話語挖出來重現,以自己都訝異的淡定、與不知道從何而來的愉悅:「而且,這些、我不是通通都答應了嗎?」

「是、是這樣沒錯……」

「那我不懂你還有什麼好糾結的?況且深層結合還是我主動提出來的。」嘆了口氣,覺得回想起前幾分鐘的狀況好像會讓自己越想越生氣,年輕嚮導幾乎是以逃避現實的心情自暴自棄地直奔主題:「想那麼多根本不適合你,你只要在兩個選項之間選擇一個就好了。

「──跟我深層結合,要、或不要,哨兵?」

「……」

說什麼有兩個選項,七瀨陸覺得他的嚮導根本是在哄小孩兼自欺欺人,不禁有點不服氣。

這種時候哪有什麼選擇。

對於他、對於哨兵而言,答案從來都只有一個。

「……」

然而這種刻意為之的無法可選實在是太氣人,因此年輕哨兵難得地不願意開口,只是歪著頭看著那雙深邃得彷彿會將自己的一切吸進去的雙眸,以不甘不願、卻又同時矛盾地帶著期盼與雀躍的心情朝對方伸出手、作為回答。

「……」

看著那隻伸出來後才因為不知道該放哪而慌張地猶豫起來的手掌,黑髮嚮導在半是好笑與捉弄、半是自己也不願承認的期待之中閉上雙眼,待溫熱又稍嫌粗糙的掌心小心翼翼且緊張不已地顫抖著觸到自己的臉頰,才緩緩地再度睜開雙眸,迎上那雙距離極近的紅。

若是半年前,他絕對不可能想到,自己竟然也會有這麼一天、毫無顧忌地讓一名哨兵如此地接近自己。

而自己不僅不排斥,甚至還全心全意地希望這個哨兵能更靠近自己一點。

不是該死的嚮導本能,他很確定、無比確信。

這是該死的他自己的想法、他自己的心意。

「……七瀨。」

開口吐出的,是輕柔得連自己都不認識的嗓音。

儘管不清楚這樣的想法是何時、何地、在什麼樣的契機下形成的,但年輕的嚮導能無比確定,只要對象是這名哨兵,就算沒有這起事件作為導引,他也願意這麼做。

──他早已想這麼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喵
  • 啊啊啊啊!!!會不會有吻戲!會不會有吻戲!(我要冷靜:-P,辛苦作者連續更新!!😄
  • 深、深層連結的過程會關燈ㄜ(毆 而我也說不準這兩個人會不會有其他親下去的機會......(??? 也感謝你這麼捧場(*´∀`)~♥

    留芳‧伊 於 2018/03/30 18:12 回覆

  • 喵
  • 嘿嘿,沒關係,因為作者的人物個性真的寫滴超像的,坐等出本^_^
  • 對不起忘記回覆了>< 謝謝你的稱讚!(*´艸`*)

    留芳‧伊 於 2018/05/22 00:53 回覆

  • ❤️
  • 好好看!一口氣把文追完了!期待更新😭😭😭😂❤️
    本身對哨向設定就是非常的喜歡,這篇更是本命CP 17😭😭😭❤️❤️毫不猶豫就進來看了!
    好棒啊😭😭😭😭❤️❤️
  • 哇是新客官!歡迎呀(*´∀`)~♥ 抱歉我的更新速度這麼不定,也非常謝謝喜歡!FA組超可愛!>///<

    留芳‧伊 於 2018/05/22 0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