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瀨陸X和泉一織

※哨兵嚮導,一名嚮導可配對多名哨兵設定

※畢達哥拉斯組三人行前提

 

 

 

當事情討論告一個段落後,也差不多到了晚餐時間了。因此年輕的嚮導與哨兵不太意外地被某熱情的一家三口慰留下來,進行了稍嫌臨時、卻也豐盛又溫馨的「家庭聚餐」。

本來還因為救援行動的事情,對於六彌家的招待有些緊張的七瀨陸,在身為好友的六彌凪、及其哨兵們的親切態度安撫下,很快地便發揮了那不知該說是天然沒心眼、還是天真無戒心的特質,十分自然地融入了這樣的「家庭」氛圍中。

況且,和泉三月與二階堂大和聯手做出來的一桌好菜簡直好吃得不可思議,就算本來有什麼擔憂與顧慮,也會被這樣的美味折服得什麼都忘了。

儘管本來就知道和泉一織的哥哥有著非常好的手藝,但紅髮哨兵實在想不到那個看似大而化之、怕麻煩到什麼都不在乎的二階堂大和,竟也在料理方面有著如此驚人的造詣……真是太厲害、太不可思議了!

再怎麼說配偶也是個五級嚮導,且以綠髮哨兵在談判桌上培養出來的觀察力、要看出小哨兵那毫無掩飾的率直想法也沒什麼困難,二階堂大和也因此增加了對這個弟夫的好感度,臉上本還有些保留的笑容也愈發張揚了起來。

「……」雖說能夠以如此快的速度博得他人好感、無論究哪方面而言都不可能是壞事,但見自家哨兵擁有如此人見人愛到連哨兵都能輕易「攻陷」的特質,和泉一織還是會忍不住覺得心情有點複雜。

而不知是幸還是不幸的是,此刻的年輕嚮導還有其他更要緊的事情需要煩惱,這般的小小糾結很快地便被推擠到腦中的角落去了。

晚飯後便毫不猶豫地拉著自己那傻不楞登的哨兵起身告辭,早已透過感知確定他的哨兵在此之後沒有任何計畫的和泉一織,一與自家哨兵來到由路燈照亮的人行道上,便像是不願再浪費任何時間一般單刀直入地問道:「七瀨,你今晚可以外宿嗎?」

「咦?」但在沒有其他解釋或前情提要的情形下,紅髮哨兵縱使擁有與對方心緒相通的精神連結,依然總是反應不過來。

「我不是說了要讓你升上四級嗎?」感知到哨兵的不解,黑髮嚮導只能十分無奈地解釋:「你也知道的,我們沒有時間了,要做、就必須現在。」

「啊!對吼!」恍然大悟地搥了自己的手心一下,七瀨陸立刻點點頭回應:「沒問題的,爸爸媽媽那邊在我恢復軍職之後也習慣了,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哨兵嘛。」七瀨家之所以會對這個小兒子保護過度的原因 ,原本就是因為那隨時可能致命的隱疾。而在已得到醫生保證其疾患不至於再危害他的性命的如今,在教育方面本就採取放任主義的七瀨家長便也更加隨意了。

「……那麼,就來吧。」為自家哨兵的家庭教育無言了下,不知是為時間、或是其他原因而處在緊繃狀態的和泉一織,僵硬卻迅速地轉過身:「……我們到我的宿舍去。」

由於嚮導數量上的珍貴與其能力上的價值,帝國給予他們的待遇相當豐厚。縱使是初出茅廬、未婚的年輕嚮導,也能夠被分配到一間雙人公寓大小的宿舍,以優秀的成績自軍校畢業的和泉一織自然更不可能例外。

事實上,因為其年紀輕輕便獲得五級資格的實力,他被分配到的其實是官階較高的嚮導才能被分配到的家庭式公寓。當初和泉一織還曾逛著那間「宿舍」嫌棄了一遍相關單位對於帝國資源的浪費,畢竟他的家距離嚮導塔並不遠,這樣大的空間對他而言不僅多餘、更令他不知該如何是好而頭疼不已。

但如今,黑髮嚮導只慶幸自己當時沒有因為那莫名的彆扭、輕率地將那間宿舍的鑰匙繳回嚮導塔。

他也是事到如今才終於明白,原來帝國特意分配給嚮導住處的原因,除了禮遇珍稀無價的嚮導之外,還有其他更複雜的原因。

「……」

對於自家哨兵還想詢問更多細節的話語充耳不聞,和泉一織一語不發地帶著自己的哨兵來到那棟鄰近嚮導塔的大樓,就連踏進電梯、按下樓層按鈕、再踏上他其實不算熟悉的走廊中時,黑髮嚮導的目光都指死死盯著應是目的地的前方,甚至連七瀨陸在什麼時候因不滿與寂寞而懊惱地停止開口都沒注意到。

直到年輕嚮導以身份辨識打開了他幾乎不記得上次打開是什麼時候的大門,拉著自己的哨兵進入這個僅有著一些基本家具和簡單個人物品的空間。和泉一織環視了這個十分貧乏、但確實是自己熟悉的環境一眼,終於像是放下了一顆大石、又有如好不容易拉開了序幕一般的心情,輕聲地嘆息著,轉過身看著那名在進到這個公寓後、便因興奮與好奇心而忘了幾秒前的不滿、只顧著東張西望的單純哨兵。

「一織?接下來呢?我該做什麼?」感受到自家嚮導的視線、卻遲遲等不到對方總是近乎命令般的發言,七瀨陸終於停下了四處張望的視線,困惑地回望對方的那雙黑眸,眨眨眼睛,不僅沒有質疑對方一意孤行的行為、更打算毫無保留地接受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

──甚至對於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一點概念也沒有。

「……」和泉一織簡直不知道該罵對方又笨又天真、抑或是該為獲得了如此天大的信任而感到暖意。

畢竟相較於先前從一級升上三級,自三級升上四級僅管只有一級之差,難度卻有天壤之別。黑髮嚮導實在無法理解,對於這樣隨口說出要使對方升上四級的自己,為何這個人可以絲毫沒有任何質疑、以純粹得過頭的相信接受自己所指引的道路。

就算是對於自己的嚮導、就算年輕嚮導的確比哨兵聰明許多,一般而言,還是會稍微質疑一下的吧……

哨兵與嚮導的等級為九級三階制、每三級便為一階。而從三級升為四級所代表的不僅是一級能力的提升、而是自低階升為中階的等級大躍遷,就有如普通人跨上一道台階、與哨兵一躍而上三層樓的差距,更如同以模擬器打死一隻史萊姆、與實際和蟲族面對面戰鬥的差別,那根本是無法放置於同一個天秤上比較的兩種完全不同的事情。

通常而言,哨兵與嚮導們只有在遇到特殊事件、例如緊急狀況激發出其潛能,或是於長久的鍛鍊與摸索中終於找到了那扇正確的大門,才有可能使他們由低階升為中階。而進一步由中階升為高階的難度便又更高,能成功的人更是寥寥可數。甚至於發生階級提升的事件也無法以歸納法事先預測,針對不同對象給予相同的刺激也不一定會發生同樣的成果,更也有不少在高強度刺激下怎麼也無法提升階級、卻在某一天突然開竅的例子。因此可以說哨兵與嚮導的階級提升,幾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是時機未到、甚至於命中注定無法達成,那就是個怎麼努力也觸不及的高台。

更何況對於現在的他們而言,別說是要期待命運或機會那類事情太不實際,他們、根本就沒有那種時間。

若現在的七瀨陸想要升為中級,就必須在一夕之間。

──那麼、就只剩下一種方法。

「……七瀨,我們必須要深層結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更新辛苦了!花了一段時間終於追到最新進度^^前面篇章黑豹叫蕎麥麵也超可愛XD
  • 感謝您耐心地追到這裡www覺得樂的精神體名字果然還是只能是蕎麥麵!就跟環的精神體只能是國王布丁一樣!(到底

    留芳‧伊 於 2018/03/28 19: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