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期paro已交往與已上壘之後的故事

※出轟戲分其實並不算多的小短篇

 

 

在綠谷出久無微不至的照顧與幫助下,轟焦凍在出血期的不適症狀逐漸舒緩了許多,也不知是因綠谷出久搜羅來的那些小偏方真的有效用,抑或純粹只是男友帶給他的心靈上的支持減少了轟家小少爺的心理負擔、進而改善了身體狀況。況且,有綠谷出久的幫助,轟焦凍想隱瞞出血期這個「個性」的秘密更是容易了許多,不再需要像之前那般戰戰兢兢,這部分的壓力減輕是顯而易見的。

就算是在出血期,雙髮色少年露出笑容的次數也比以前多了。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的綠髮少年默默地看著與鄰座女同學談笑風生的自家男友,逐漸勾起安心的微笑。

「哎噁,這是什麼味道啊?有誰放屁嗎?……啊啊,原來是戀愛的酸臭味。」

峰田實那不大不小的音量突然在綠谷出久耳邊響起,嚇得他一個激靈,一臉無奈地看向後座的對方:「峰田同學……」

「我說,綠谷你想什麼都在臉上了。我是對你們的內部消化舉雙手贊成啦,但露出那麼……的表情還是請你們私下來好嗎,拜託同情一下單身狗。」峰田實的表情宛如長者恨鐵不成鋼地在教育年輕人。

「……表情?」疑惑地摸了摸臉,綠谷出久以混雜著困惑與緊張的語氣問道:「我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

「……非常欠揍的猥瑣表情。」峰田實回想了一下,突然一臉憤恨。

「啊?」

「……一臉幸福洋溢的樣子喔,粉紅色的泡泡都要飄到我這裡了。」一直想假裝什麼都沒看見沒聽見的耳郎響香,在峰田實開始胡說八道時終於忍不住出聲,說著還用耳機插頭戳了戳綠谷出久的臉。

「欸?啊……真抱——」

「道什麼歉啊,綠谷你這個習慣真奇怪。」阻止了雀斑少年反射性的道歉,耳郎響香聳聳肩:「不過就只是證明你們進展得挺順利的?」

「欸?算是吧……」綠谷出久搔搔頭,有點尷尬地笑笑。

「進展順利?所以你們連——」峰田實話還沒說完就被耳郎響香的耳機插頭賞了兩巴掌。

「吶吶,可以問嗎?你們進展到什麼程度?」

「咦!」看向不知什麼時候坐到爆豪勝己位置上的隱形少女,綠谷出久嚇了一大跳,半是因為對方的突然出現、半是由於對方的疑問內容。

「或者……你們兩個平常都會做什麼?轟同學那個樣子,真難想像他談起戀愛來是什麼樣子呢,綠谷你就透露一點嘛。」蘆戶三奈大喇喇地坐到了峰田實的桌上。

綠谷出久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被包圍了。

「……你們問這些要做什麼?」雀斑少年汗流滿面。

「好奇。」粉紅色皮膚的少女很快地回答。

「好玩。」葉隱透彈了一個響指。

「……我什麼都沒問。」耳郎響香紅著臉轉過頭,但所站的位置卻堵著綠谷出久唯一的逃跑路線。

對基佬的戀愛內容一點興趣都沒有、也不想與三個英雄科女孩為敵的峰田實已經走了。

……看來他難逃此劫。

「啊哈哈……說真的也沒做什麼,就聊聊天、談課業上的問題——」

「是誰先告白的?」葉隱透假裝沒聽見綠谷出久毫無誠意的敷衍回答,改以直接的問題令不擅長說謊的綠髮少年無法逃避。

「你們接過吻了嗎?」而心思單純的蘆戶三奈則純粹只是問著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

「呃……」不知道是回想起了什麼事情,雀斑少年的表情既尷尬又羞赧,看得連耳郎響香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只見綠谷出久脹紅了臉、張著嘴,卻有好長時間說不出一個有意義的發音,結巴了好一陣子才終於說道:「……這些事情我不能自己決定能不能說——」

「綠谷。」

來自包圍圈外的話語突然響起,令在場四人都嚇了一大跳。做賊心虛的三個少女更是直接驚叫出聲,只因說話的那個人正是他們正在談論的當事人。

轟焦凍面無表情地站在耳郎響香和蘆戶三奈身後,說話的語氣平淡得聽不出情緒:「……我打擾到你們了嗎?」說著他看了看明顯被嚇到的女同學們。

「沒有!」綠谷出久搶著回答,努力的程度連他自己都知道很違合:「沒關係的,轟同學找我有事嗎?」

雙髮色少年點點頭:「你能來一下嗎?」

「啊、嗯!」

 

 

「……」

看著並肩走出教室的兩個少年,還保持原來的姿勢留在原地的三名少女中終於有人開口打破沉默。

「……我就說吧!看綠谷那副乖巧的樣子,主動的一定是轟同學啦!」儘管葉隱透把音量壓低到只有她們三人能聽見的程度,仍掩蓋不住語氣裡的興奮和激動,甚至能感覺得出來那雙看不見的雙手已經在胸前握成了拳頭。

「姆……看樣子應該是小透說得對?」歪著頭,蘆戶三奈儘管還是有些不確定,但大致上已經被葉隱透說服了。

「……也不能這麼說吧,綠谷的反應很普通啊,沒辦法就這麼下判斷吧。」一開始就和葉隱透持相反意見的耳郎響香皺著眉反駁:「而且我倒是覺得轟同學那個樣子比較像在撒嬌——」覺得自己好像參透了什麼,黑髮少女話說到一半就沉默了。

「明明就是小響香想太多了!」葉隱透沒察覺對方的異常沉默,只急著爭辯。

「我才沒——話說我們自己在這邊吵這種事也沒用吧。」

「不然……」蘆戶三奈試著出主意:「我們直接問他們?」

「「絕對不行!」」另外兩名少女只有在這個部分意見一致。

 

 

「轟同學,怎麼了嗎?」跟著對方走出了教室、又在走廊上走了好一段距離都不見對方開口,綠谷出久有點困惑:「找我有什麼事……難道說,又會痛——」

「沒事,你不要緊張。」趕緊在某人陷入沒完沒了的擔憂之前否定這個猜測,轟焦凍停下腳步並轉身面向自己的男友,表情有點無奈:「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

「咦?當然不是!」

「……」

「……轟同學,你心情不好嗎?」

「……沒有。」雙髮色少年面無表情地否認,隨後有些生硬地轉換話題:「你們剛剛在聊些什麼?」

「欸?跟耳郎同學她們嗎?……其實也沒什麼啦,只是她們問了我一些、呃、戀愛上的問題……」想到方才被圍攻的話題,綠谷出久又尷尬地脹紅了臉。

「……戀愛?」轟焦凍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

「呃我什麼都沒說!她們問我誰先告白什麼時候接吻之類的事情我都沒回答,畢竟也是轟同學的私事,沒有經過轟同學同意的話我不敢隨便說——」

「……原來只是在講這個嗎?」

「咦?」

「……我不介意,你可以說,反正大家都知道我們在交往了,做些什麼也很平常吧。」轟焦凍面不改色地接續了綠谷出久原本的話題。

……不,有些事情還是不能說吧。

有點擔心對方是不是真的認為他們之間做的所有事都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又不好意思求證,綠谷出久沉默了一下,轉而改問另一個他剛剛就很在意的問題:「……轟同學。」

「嗯?」

「難道說……你突然找我出來,是在——吃醋嗎?」

「……」

「……咦真的?!」

「……」轟焦凍扭頭。

綠谷出久瞠大眼,看著對方連耳朵和肩頸都逐漸染上粉紅。

他很熟悉這人的這種反應,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

「……啊哈哈。」

「……有什麼好笑的。」

「嘿嘿嘿,不是好笑,我只是有點開心。」

「……」

「咦?你生氣了嗎?」

「沒有,我只是在想下次要怎麼避免這種事情。」轟焦凍一臉認真地思考:「現在就去告訴大家我們做過了是不是最一勞永逸?」

「……不,等等,轟同學!」

後來綠谷出久花了很大的力氣解釋女孩子們的好奇心是不會因為一個答案就滿足的,並保證自己如果又變成她們好奇心的犧牲品一定會第一時間找對方幫忙,才終於說服單純的自家男友不要把他們之間的所有事情昭告天下。

要是不小心傳進奮進人耳裡,害得OFA就此失傳怎麼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