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葉修儘管上位時極度不情願、完全是被其他人硬拱上去的,他這個軍隊統帥還是當得完美至極。彷彿他生來就該是坐這個位置似地,再也沒有人能夠做到像他那麼無可挑剔、無人能夠取代。

從四支聯軍的調配到戰術的規劃、從後勤的補給到前線戰場的調查、從我方軍心的穩固到敵方資訊的刺探,葉修都有條不紊且親力親為地進行、分派,隨後以驚人的速度彙整所有用得上的資訊,迅速統合出最適當的作戰方針,並積極大膽地執行。期間縱使偶遇意外,總是留有後手的資深嚮導也能迅速且從容的應對,彷彿整個戰事的走向、甚至未來所有可能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並非是他的計畫密不透風得令人找不出縫插針。

這不只需要天賦才能、更需要歷練與經驗──令人忌妒的是,這個年紀還不算挺大的男人就是兩樣都有。

「老魏,接下來交給你了。」

「嘿嘿,看老夫的吧!」

而葉修的活躍,除了他本身的優秀能力外,另一個重要因素、就要屬那些能完美配合他計劃執行的優秀夥伴與下屬了。

隨著戰事的進行,興欣塔的隊伍在這當中的作用與重要性逐漸嶄露頭角。儘管他們並不是攻擊的主力、也無法擔任防守的重心,甚至大部分人員都年輕而缺乏經驗,因此面對戰場時的殺意與魄力明顯不足。但在葉修主導下的戰事中,他們卻是最快能解讀出當下情勢並做出最恰當判斷的那群,也總是成為戰況膠著時率先打破平衡、鑽出突破口的「意外」。

或許有些年輕的軍人會不甘心地認為這是由於葉修手握大權,因此私自將出風頭的機會給了自己的塔所造就的結果,但有點經驗的軍官們只看記錄就能明白,由微草、義斬、嘉世、與興欣所組成的東線一軍戰線中許多小衝突的勝利,其中關鍵都在於興欣塔成員的行動。可能部分原因與他們長年在葉修手下行動、習慣了對方的思維與計劃有關,但這絕對不會是全部。

不知怎麼地,出自興欣塔的哨兵嚮導們,確實相較於其他塔多了些「意外性」。

這放在其他塔中都會因難以控制而被試圖拔除的特質,卻在興欣塔中被好好地保留下來、並且得意洋洋地發揚光大,不僅在戰場上發揮了效用,甚至還能被葉修牢牢地掌握在手中、收放自如地使用。

說到底,真正強得連怪物都要退讓三分的,結果還是那個被推上高位時滿臉抗拒的異類嚮導。

況且從聯盟宣戰直到現在,這個「聯盟第一嚮導」可還沒有做到半點嚮導在戰爭時該做的事情,連順手安撫一下從身邊路過的各個高階哨兵都沒有過,更別提露一手那傳說中以一馭百的精神力操作實力。

但這並不是因為葉修留下了後手或其他什麼更深不可測的原因,純粹是由於他光忙著規劃東軍下一步的行動都來不及了,為了這場戰事搞得殫心竭慮且腳不沾地,哪有空放出感知探測戰場上那些哨兵們的精神領域狀況,何況戰場上又不是沒其他嚮導。

然而帝國軍與聯盟內較低階的哨兵嚮導們可不曉得這層原因,只道「聯盟第一嚮導」還在保留實力,等待合適的時機出手,以達一擊斃命的效果,到時候才是帝國軍真正的死期。

『──那些俘虜是這麼說的呢。怎麼樣,您還在等待出手的時機嗎,「聯盟第一嚮導」?』

「……我反倒還真想上戰場呢,成天待在這兒總覺得我感知都要變鈍了。」聽著魏琛在任務完成後的回報與其中夾雜的垃圾話,葉修又好氣又好笑,真想隔空朝戰場上的某人來一發精神攻擊:「成啊,你們讓『聯盟第一哨兵』回來頂統帥的位置,『聯盟第一嚮導』馬上到戰場上殺得他們片甲不留!」

『你也太狠了吧,小周在二軍玩得正歡呢。竟然要剝奪年輕哨兵好不容易得來能活動筋骨的時間,你的同理心呢!嚮導的素質呢!』

「那種東西你找喻文州要去!」

『……干他屁事!』通信器那端的年長哨兵像被刺到一般,跳著腳吼道。

不過反擊成功的葉修也沒有要揪著這點不放繼續說下去的意思,只是笑著將話題拉回正事:「……是說,孫翔的事,你確定帝國那邊真的還沒有察覺?」

『羅輯給我的報告上是這麼說的。他現在還在醫務室睡著呢,要不等他醒了你再找他確認一次?』

這幾年,羅輯在感知探索方面的才能在當事人刻苦不懈的努力下,逐漸如同被打磨的水晶般散發出耀眼的光彩。無論對像是多麼擅長隱藏與遮蓋思緒的哨兵、甚至是能力比他本身高出許多的嚮導,這位興欣的年輕嚮導都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利用感知獲取所需要的情報。然而所擁有的精神力能量在嚮導中一點也不起眼的他,並不是靠著強大的精神攻擊去破壞對方的防禦、強行入侵他人的意識,而是利用微弱卻精準的感知蒐集零散且游離在外、連當事人自己都沒察覺的資訊,接著仰賴他的高智商組織與推理出情報。儘管不是第一手消息,但能保證被入侵對象的精神領域安全,不至於拷問完就成了個廢人,未來若有其他敵情想探查時還能「回收利用」。

且羅輯儘管只是靠著零碎、看似不太靠譜的心緒片段收集資訊,其推論出的結果至今都能保持毫無失誤的超高準確率。不僅已成為興欣塔情報搜集的台柱,在這場聯合戰役中也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只可惜這種操作極耗精神力、資料分析的過程更極費腦力與體力,因此事後的休養也要花上不少時間,通常羅輯一次最多只能連續分析三個人,接著就得睡上兩天。

「不必了,如果是羅輯的報告我就放心了,那個可信度可不一樣。」

『這種活我當然是叫羅輯去做,要是俘虜被其他塔的小嚮導玩殘了卻沒套出東西來,老夫找誰要去啊。』

「魏同志您真是有先見之明。」

『好說好說。』

「……咳。」一踏進臨時搭建的司令部、就聽見某兩個出了名猥瑣的高階軍官沒臉沒皮的對話,王杰希忍不住假咳一聲提醒葉修自己正在這裡。

明明是敲了門並獲得對方允許才進來的,怎麼搞得好像是他來錯時機似的。

然而葉修結束通訊後也沒有尷尬的神情,似乎被聽到剛剛那段對話對他而言一點影響也沒有,一派泰然自若地抬頭看向站在自己辦公桌前的微草首席哨兵:「怎麼了?有什麼狀況嗎,王少將?」

「沒事,計劃都執行得很順利……我來找你不是為了這個。」搖搖頭,王杰希本來就不太外顯出情緒的臉龐此時更顯嚴肅,眉頭甚至悄悄地皺起:「只是覺得有點不對勁……關於孫翔的安排,你是什麼打算,可以先告訴我嗎,葉修?」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