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有多對CP暗示,含喻黃喻、盧鄭、張韓張、喬莫、喬←高、方林方,入內請小心。

 

 

 

嚮導們的狀態出現異常,首先不淡定的當然是哨兵們、尤其是那些身為伴侶或搭檔的哨兵們。

一時之間,本來被優秀的哨兵們好好地收在精神領域裡的精神嚮導們一個個接二連三地衝了出來,瞬間讓本就吵雜的會場直接變成了動物園。

而身為主人哨兵們此時卻也無暇管束他們的精神嚮導了,畢竟他們自己就已經急成了一整鍋的螞蟻。

「文州文州你怎麼了!聽得到我說話嗎發生什麼事了!不會是你的精神力又出問題了吧不是才剛吃過藥嗎!話說怎麼連鄭軒也倒了!哎呦怎麼嚮導都倒了!怎麼就只有倒嚮導呢!」在黃少天大吼大叫東張西望的時候,他的公雞也慌慌張張地跳到了喻文州的頭上、擔心地覷著不適地皺起眉的藍雨塔首席嚮導。

「鄭哥鄭哥鄭哥你別死啊──!睜開眼看看我啊──!我們才剛結合一年別這麼快拋下我──!」要不是盧瀚文自己已經抓著鄭軒狂搖,恐怕他的猴子也會整隻巴著突然閉眼軟倒的嚮導不放。

「……少天你讓我腦子靜一會兒行嗎。」好不容易才忍住暈眩帶來的嘔吐感而開口,喻文州第一句話就是命令黃少天閉嘴閉腦。

「小盧,你這樣讓我壓力山大啊……」其實這陣頭暈來得快去得也快,鄭軒只不過是多閉了會兒眼、想趁機偷個懶而已。

況且因為體型差的關係,儘管盧瀚文是哨兵,但自結合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被小哨兵像這樣抱在懷裡,其實覺得挺新奇的。

另一個角落,霸圖的哨兵管理部部長韓文清則是直接面不改色地一手接住了自己的嚮導、同時指揮自己的雄獅撐住張佳樂。

「……謝了。」張佳樂是真的很感激,只不過現在的狀態沒什麼力氣表現出來。

「我沒事。」馬上察覺到韓文清實際情緒的張新杰飛快地給了對方一個安撫。

霸圖塔的首席哨兵沉默地看著他的嚮導,表情依然沒有變化:「……我也沒事。」

而相較於霸圖這邊長者們和平的一對二,在興欣與微草的小年輕這邊,則是華麗的二對一修羅場。

喬一帆剛感覺到有陣古怪的衝擊往腦裡撞進來、正反射性地想抓住些什麼,就被某兩個哨兵一人一邊給扶住了。

「一帆你還好嗎!」先緊張地喊出聲的是高英杰。

「……」而莫凡只是面無表情地瞄了眼微草的年輕哨兵,便繼續將視線放在自己的嚮導身上。

「……啊、我沒事,沒事了,謝謝你們。」感覺到兩名哨兵的情緒變化,喬一帆連忙給他們一人一個擁抱加安撫,隨後非常熟練地將又跑到自己肩上與莫凡的臭鼬對峙的雪貂抓起來。

「小白乖,回去找英傑好嗎。」

雪貂嗚咽一聲跑回去圍在主人的脖子上,和高英傑一起用一樣的眼神看著興欣的年輕嚮導。

喬一帆只能苦笑。

而在三位小年輕們自成的一個奇妙的百慕達三角洲的不遠處,霸圖塔的年長哨兵則是用雙手按住了興欣某嚮導的兩隻臂膀,看著在自己的幫助下不著痕跡地重新站穩的對方,一言不發地抿起了唇。

「……老林?別生氣了,生氣對血壓可不好。」然而方銳笑得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似地,輕快地拍拍貼到自己腳邊的灰狼,再握住自己的哨兵按在他身上的手。

「……我可還沒到需要擔心血壓的年紀。」聽了自己的嚮導這沒心沒肺的玩笑話,林敬言不禁失笑,精神狀態也在不知不覺間被對方安撫了。

「不過,到底是怎麼了?」

見對方以仍不減擔心的神色追根究底地這麼問道,方銳立刻露出了困擾且難以言喻的表情:「……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因為其實我自己也搞不太清楚。只覺得剛剛精神領域突然被什麼衝擊了一下,但那個感覺卻又不太像被精神攻擊──」

「──反而像是個哨兵的精神能量。」

「對對對!就是這樣!」聽見某個聲音準確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方銳立刻極為贊同地點點頭,同時將視線轉向說話的來人:「葉修你也這麼覺得?」

「嗯,這股精神波動太古怪了。雖然強烈且銳利,且覆蓋的範圍大得不像話,卻沒有一般嚮導的精神力都有的侵略性或主權宣示,反而溫吞得像個哨兵。」

「……」錯過了能詢問對方身體狀態的時機、為了瞭解狀況而跟在葉修身後的王杰希,一來就是聽見某嚮導的這番評論,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該怎麼加入對話了。

怎麼好像,對方這些形容詞所描述的對象,跟他平常聽到的不太一樣……?

不過同樣隸屬興欣、又同是嚮導的方銳顯然沒有這方面的溝通障礙,見對方的形容也應證了自己的猜測,反而難以置信地瞠大眼:「但能有這麼強大精神力的哨兵我聽都沒聽說過!……難道說!這就是嘉世的──」

「不用難道了,那就是嘉世塔的代表。」葉修難得地連語氣裡也沒什麼情緒變化,令人無從判斷出他現在的感受與想法:「雖然能量差很多,那樣的精神波動我還是分得出來的。

「──這股精神能量,是孫翔的。」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