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葉修都抓不準嘉世的這番大動作背後的用意,C區的其他人當然更猜不透了。

自從三年前蘇沐橙跟隨葉修離開嘉世進入興欣、嘉世塔正式轉變為C區首座實驗塔後,這個歷史悠久、向來都在C區的戰果中佔有難以忽視的一席之地、且經常拔得頭籌的據點,突然便像是鎖門閉關了似地再也沒有創造任何引人注目的戰績、同時不再派代表出現在任何公開場合,銷聲匿跡得令人差點誤以為嘉世塔不是轉型而是廢棄多年。

在這樣的情形下,這毫無預警的成果發佈預告不僅令各塔高層感到訝異,也使所有人都無從推測嘉世的打算,畢竟他們所能掌握的資訊實在太少了。嘉世塔在這幾年間不僅沒有任何公開的聲明或活動,甚至連人事的部分也鮮少變動、並在塔的行事風格變得內斂的這些年已經自成了一個封閉的人際圈,以至於當各塔高層想找人打聽些什麼時,才發現此時他們竟找不出任何一條有用的管道。

經驗豐富的高階軍官們很快地意識到這其中必定有什麼不對,且有些反應機靈的也馬上聯想到,這件事可能與在嘉世塔轉型前最後離開的葉修和蘇沐橙有關,因此立刻找上門來。

『葉修葉修葉修!出來出來出來!蘇沐橙蘇沐橙蘇沐橙!出來出來出來!』

某嚮導在看見這則通訊息從「哨嚮管理部部長群組」裡跳出來的時候第一個反應是開隱身。

『靠!!!!!!現在開隱身已經來不及了葉修我知道你在!出來出來出來!!!不出來我刷頻到你出來啊我說。出來出來出來!!!』

『……幹嘛。』

葉修很無奈,他只是剛好因為和正在出差的安文逸交代事情才會開著通訊軟體的,怎麼就被個話嘮給逮著了。

『嘉世那個新年大會的成果發佈是怎麼回事啊???該不會是他們這幾年真給研究出了什麼劃時代的成就了不成?難道能比精神力解析儀的發明更厲害???否則幹什麼這麼神秘兮兮地又偏要在新年大會上發表搞得這麼高大上???葉修你這傢伙鐵定知道一些事情吧快說快說快說!!!』

『你打字也用點標點符號行嗎……』

『說什麼呢我明明就有用問號跟驚嘆號難道就不是標點符號了嗎!嚮導就算眼力比哨兵差點也不至於認不出問號和驚嘆號吧!我們家文州就沒這個問題就你有!話說你這傢伙想轉移話題啊!!!門都沒有!!!嘉世的事情你絕對知道些什麼吧快說快說快說!!!』

『不知道啊。』

另一端藍雨塔裡的某個哨兵的回應因這宛如周澤楷附身的回答而難得地一滯,傳來的字也少了不少。

『少裝蒜你什麼德性我們還不清楚嗎!早說早解脫你快從實招來!!!』

『你也知道你這洗頻停了對別人來說是種解脫啊。』

『………………』

『就真的不知道啊,騙你有好處?』

『我怎麼知道你不是打什麼小算盤呢!你的前科太多了!不值得信任!』

『不相信那你還問我幹嘛。』

『……』黃少天難得地連刪節號都簡短了。

『我說,

『你們也搞清楚問話的對象啊,我現在可是興欣塔的部長,嘉世想幹什麼我怎麼會知道。』

只見葉修難得地講出了一段合情合理的說辭,群組內的其他人全都驚呆似了地全沒了聲音,就連黃少天的刪節號也沒有再出現了。

但這僅是表面,只不過是那幾個帳號背後老謀深算的軍官們正在評估葉修這句話到底是事實還是另一種推脫、以及這種說法背後的深意,並盤算著該說什麼才可能令對方泄露更多線索罷了。

『那蘇沐橙知道些什麼嗎?』於是實事求是的張新杰先說話了,也是他最先意識到葉修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另一名同是嘉世出身的哨兵的名字。

『蘇沐橙也是興欣塔的部長啊。』葉修加了一個微笑表情。

之所以不提蘇沐橙,只是與那人情同兄妹的他不想多個人被騷擾而已,結果沒想到適得其反被懷疑了嗎……

叼著菸的嚮導忍不住苦笑。

關於你們問的這個問題,我們才是最想知道答案的人啊。

『這麼說起來,沒人把嘉世的部長們加進來嗎?』張佳樂從黃少天開問時就憋了一肚子的話,現在終於找到了空隙接話。

『張佳樂你資訊也太落後了吧!實驗塔可是沒哨嚮管理部的,只有實驗室室長跟塔長。

『話說回來,你進了霸圖之後就不是部長了吧,怎麼還在!誰來把這魚目混珠的傢伙踢走!順便連林敬言也一起!』

『靠!』要不是張佳樂是個嚮導,可能他現在就得換新鍵盤了。

『那方銳也要踢嗎?』張新杰剛正不阿。

『……算了算了反正本來就沒這條規定!都別踢都別踢啊張新杰!』葉修汗。

真要算起來連魏琛也得踢了……興欣某嚮導本來就只是耍耍嘴皮懟張佳樂罷了,並沒有要踢人的打算,此刻反倒怕不懂得變通的張新杰真的把人都給踢了。

於是有關嘉世的話題便在這樣一個不正經的鬧騰氛圍下結束了。儘管各塔部長們並沒有從葉修身上問到任何情報,但他們卻也並非完全一無所獲。

至少,可以確定葉修在嘉世這方面的資訊不比他們多,大家都是平等的,也就不用擔心某位心髒嚮導針對這件事做什麼小動作了。

儘管偶爾吃些小虧不痛不癢,但老是被同一個人吃虧還是挺煩人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