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哲也X黃瀨涼太,人魚公主PARO

※私設與OOC一大堆,天雷

※對不起我有病

※愚人節就是一個做什麼都會被原諒的日子對吧

 

 

 

黃瀨涼太有七個姊姊,是人魚國王最小的孩子,也是人魚王國唯一的王子,再加上外表帥氣出眾,在國內一直擁有很高的人氣,尤其受到人魚少女們的歡迎。

不過,大部分的人魚們不曉得的是,他們的小王子不僅僅是外表「帥氣」而已。

他的長相,甚至比所有公主們都還要完美。若是個女孩子,絕對是一笑傾城再笑傾國,光用容貌就能征服世界。

可惜的是,黃瀨涼太是個男孩子,還是個有著七個姊姊的么子,有著這樣的容貌,只會有一個下場。

──變成眾位姊姊的洋娃娃。

 

這一天,是人魚王國的祭典,以「身為王子想要逛祭典就要喬裝打扮」為理由,黃瀨涼太又一次敗在姊姊們的魔掌下。

其實他根本對祭典一點興趣也沒有,純粹只是公主們想要帶她們家最漂亮的「妹妹」出門炫耀而已。為了避免又一次成為姊姊們的玩具、同時也不想被其他人魚看到被打扮成女孩子的自己──雖然他有信心不會被認出來,但那是另一回事──黃瀨涼太於是趁著姊姊們不注意的時候,鑽進人群中逃走了。

然而順利逃出來之後,某人魚王子卻又開始覺得無聊了。

接下來該做什麼好呢?他對祭典一點興趣也沒有、更沒有明知姊姊在那裡還往那裡鑽這麼無聊的興趣。嗯,還是要用這身打扮釣一個男人魚來玩玩呢?

不是沒有察覺沿路上路人們的目光,對自己很有自信的黃瀨涼太覺得這個主意好像可行。

不過因為要收拾善後會有點麻煩,他最終仍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決定趁機去父王一直禁止的海面上玩。

反正他現在又不是「王子」,沒有人會發現的。

這麼想著,黃瀨涼太大膽地擺動尾鰭,往海面上游去。

 

正巧,海面上,人類們也正在舉行慶典。

那濱海的小國,人們正為了祝福他們國王的獨子──哲也王子的十六歲生日,正大肆地慶祝著。

第一次看見煙火、大船、顏色五彩繽紛的舞會,被保護在溫室裡的人魚國小王子瞬間就看呆了。

以至於他直到有人出聲才注意到,這個偏僻的小灣裡並不是只有他一個。

「嘿,你……怎麼會從海裡出來?」

 

 

又是一個巧合,這個人類國家的王子──黑子哲也同樣討厭慶典。

因此他利用了自己向來很有自信的天賦,在慶典途中偷偷溜了出來,跑到這個幾乎沒人會來的偏僻海灣喘口氣。卻沒想到會突然有個女孩子從海中探頭而出,令黑子哲也難得地嚇了一大跳,還不小心被濺了點水花。

那瞬間,他第一個反應是對方落水了,可能是不曉得從哪裡才好不容易漂到岸邊來的。

「你還好嗎?需要幫忙嗎?」

但在黑子哲也關切地詢問後,那個女孩卻像是這時才突然意識到他的存在似地,也嚇了一跳,甚至還往後退了段距離。

……好吧,他一時忘記自己的存在感問題了。

「呃,抱歉嚇到你了,我沒有惡意的。你真的沒事嗎?別往後退,海水很深──」

黑子哲也下意識地往前走、伸出手想拉住人,而他沒注意到的是,這處雖然只是個小海灣,卻是在接近岸邊便突然有個近乎直角的海底陡坡地形。因此他才剛前進幾步,便猛然踩空,落入水中。

……唉呀呀,還沒幫到人卻是自己先落水嗎。

在海水中掙扎的途中,心臟異常大顆的某王子甚至還有心思這麼自我吐槽。

 

 

因為本來就是看準這個海灣內沒有人才躲在這裡偷看的,所以當有人叫他的時候,黃瀨涼太真心受到很大的驚嚇。

畢竟比起跑到海面玩,與岸上的「人類」接觸才是人魚族真正的禁忌。

那個人類是個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少年,身材並不高大,水色的頭髮和柔和的臉部線條有種很溫和的感覺,但無論是眼眸中、面部表情、還是話中語氣都沒有什麼情緒起伏,令人看不出他的想法,顯得高深莫測。

不過雖然聲調平板,黃瀨涼太還是聽得出來對方是在擔心自己,而且顯然是把自己看成了「女人」,他真正的身分並沒有被發現。

擔心一旦自己開口就會漏餡,黃瀨涼太當下只急著想離開,因而也不敢回應對方關心的詢問。見那人甚至伸出手想拉自己,他便頭也不回地打算直接遠離海灣。

然而他才剛轉身游了段距離,便聽見身後那人落水的聲音。

……無論如何,比起禁忌,他更不可能對溺水的人類見死不救。

更何況對方落水的原因似乎還跟他有點關係。

 

而後,由於黃瀨涼太回到海底皇宮中的時間比預定的早了許多,因此他偷偷溜到海面上的事情並沒有被發現,只被姊姊們以他擅自逃脫為由而又捉弄了一番。

整體而言,這個事件似乎就這麼過去了。

……但黃瀨涼太卻發現,那個人類少年淡漠無波的水色雙眸如今時而不時地就會出現在他腦中,不受控制地佔據他所有思緒。令他不僅無法專心在任何事上,更食不知味了好幾天,還讓姊姊們差點以為他生病了。

於是,他忍不住將這個煩惱告訴了他的好閨密……好兄弟。

「……你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嗎?」聽完了某人魚王子的故事,本來只是想跟公主姊姊們借占卜書的綠間真太郎馬上以黃瀨涼太聽不懂的名詞吐槽,而後又自我反駁:「不,不對,溺水的又不是你。」反而你才是害別人落水的兇手。

這是什麼?反斯德哥爾摩?

幸好吐槽歸吐槽,其實個性善良又博學多聞的綠間真太郎,還是無奈地翻遍了書,找出了能符合對方需求的辦法。

皇宮的寶庫內,除了收藏著各式各樣的稀世珍寶,其中也有因太過危險、不能被一般人魚接觸等理由而封鎖起來的物品。

能夠實現人魚任何願望的魔藥也是其中之一。

每個人魚一生只有一次機會,只要喝下一口那魔藥,便能完全地實現一個願望,但同時也必須付出與願望等價的代價。

且除了無可預期的代價之外,還有另一項危險。

那就是,如果人魚對於自己許的願望產生了反悔之意,他就會變成泡沫,永遠消失在海中。

「投資報酬率太低,我的建議是放棄。」嘆了口氣,綠間真太郎闔上書,推了推眼鏡:「你覺得呢?」

這不是問廢話嗎。黃瀨涼太心想。

──他怎麼可能放棄。

 

黃瀨涼太的願望是,和那個人類少年在一起。

因此當他因魔藥的力量而昏了過去、並再次張開眼睛,卻發現自己變成了人類,還是那個濱海小國王子的男僕時,某前人魚還以為自己喝錯藥水了。

直到他在前輩的催促與責備中手忙腳亂地見到了「王子」,黃瀨涼太才理解那魔藥藥效的強大之處。

 

 

最近新來的男僕,是個與黑子哲也差不多年紀、長相帥氣的高大金髮少年。

雖說同為男人,對方那張臉及在女僕中逐漸高漲的人氣有點令人火大;總像隻黃金獵犬般迎上來,異常熱情又吵鬧的態度也有些煩人。但總的來說,他並不討厭那樣毫無芥蒂與心機、以會被那些長輩們稱為「踰矩」的態度親近自己的方式。

能令他放心地卸下心防。

「黃瀨君,請不要黏過來,我等一下與父王會面時的衣服準備好了嗎?可別又漏掉了我的配劍。」

「殿下,那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啊……」

「只有我們的時候,別叫我殿下。」

「……小黑子。」

那人會小心翼翼地用著自己擅自亂取的稱呼,覷著黑子哲也的臉色,在確定被默許後,揚起與金髮的燦爛相呼應的笑容。

每當這時,某王子淡然的水色雙眸也會染上幾乎細不可聞的笑意。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