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深自己也不清楚後來是怎麼就跟東風不知不覺熟識起來的。

雖然表現冷淡難親近,也一如黎子泓和虞因等人形容的那樣排斥外人,同時因營養不良和本人不打理的關係而使得外表有些嚇人。但幾次相處下來,玖深並不覺得那名男孩是個難相處的人,相反地,其實人很好說話、也蠻熱心的,只要是認識的人,他在能幫忙的範圍內都會伸出援手。盡力的程度更完全和他所謂的「不要煩我」、「我不會協助警方」這類發言背道而馳。

儘管明白他們的工作相關內容不該讓非警方人員接觸,但在見識過男孩種種厲害的「超能力」之後,幾次遇到棘手的部份時玖深都會忍不住傳訊息向對方討教……當然他也不會蠢到直接觸碰到核心,只是就問題本身很粗淺地問問對方的看法及建議而已。

然而往往是問著問著,就變成了那名男孩不耐煩地直接要玖深把東西拿來讓他來處理的結論。

「這樣比較快。」對方如是說。

也幸好那幾乎都不是些主要的證物,往往都是密碼解碼類型的比較多,因為他也比較不擅長這部分……不過就算和案件本身牽涉不深,要是被老大知道了他大概還是會被種到土裡吧。

雖然他覺得東風其實不用那些東西就能猜個八九不離十,畢竟是那個男孩嘛。

幾次之後,玖深也開始有點習慣這樣的模式。他是知道該如何拿捏讓男孩協助的程度的,且黎子泓也說過希望能讓東風多和人群接觸、無論是什麼樣的方式。儘管有些不合規定,若讓虞夏知道後他大概會有直接被揍回重生點重練的危機,但玖深也並沒有停止這樣的行為。

另一方面……或許也有如果不繼續這些、就有可能和對方直接斷了聯繫的擔憂在。

幸好東風也似乎不排斥這樣的交流,偶爾甚至還會關心一下某鑑識人員前一陣子才被發現的創傷問題,並嘗試讓他回想起原因以尋找治療與解決辦法。就算最後玖深依然半點東西都想不起來,東風也表示自己不是專業人士、所能做的有限,對於男孩的幫助和善意,玖深還是打從心底感謝。

因此有一次在經過某家他覺得口味很不錯的點心店時,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突然一時興起,買了個蛋糕做為謝禮、帶去拜訪男孩。

雖然在開門看見他、再看到蛋糕的瞬間東風臉黑了一半……但後來男孩依然開門招待了他,甚至真的吃了一點點他切給對方的蛋糕。

就算最後整個蛋糕幾乎都是玖深自己解決的,他還是覺得很開心。

有種玩遊戲意外突破某個被評為最艱難劇情關卡時的成就感。尤其是在知道那個已認識男孩很久的嚴司直到現在都還會被對方甩門的時候。

且自那天開始,他和東風的簡訊內容也不再限於有關他工作上的專業話題,逐漸能天南地北地聊起其他的瑣事。

從那封東風第一次主動傳來的簡訊開始。

 

『請不要再帶蛋糕來找我。』

 

就算是這樣語氣不太和善的內容,玖深還是忍不住彎起了唇角,傻笑到讓剛回來的阿柳差點以為他被不科學的東西怎麼了。

花了一段時間才讓阿柳相信他真的沒有刺激過大精神不正常,好不容易說服同僚回去工作的玖深呼了口氣,在短訊裡打上了文字。

 

 

無言地看著手機裡對方傳來的訊息,東風意外地竟不是覺得不悅,僅是感覺到某種深深的無力與無奈。

 

『啊對不起,你不喜歡蛋糕嗎?還是不喜歡那個口味?

 抱歉因為那家的招牌我覺得還不錯吃……

 下次我帶點別的東西好了,你想吃什麼?

 之前跟阿因他們團購的布丁也蠻好吃的,下次帶幾個去給你?』

 

「……」

幾次相處下來,他也大概掌握了對方的個性與思考模式。雖然不能說是粗線條或笨,且大部分時候其實還挺精明能幹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在某些時刻或場合少根筋甚至做出蠢事,讓自己本來被加得挺高的印象分數通通又扣光。

──比方說,現在。

東風握著手機,認真思考到底應該要怎麼回覆,才能有效阻止對方這準備再次帶甜膩的食物到他家的行為。

不如就像一直以來那樣,直截了當地回絕?

就這麼老實地講出事實與真正看法就好了,如同往常一樣。

……但是為什麼他會感到猶豫。

一想起那個人總是在受到一點點刺激或驚嚇便會出現的誇張沒用反應,東風不悅地意識到自己竟然、居然──在擔心對方可能會因太過直接的回覆而受到傷害。

「……嘖。」

奇怪,他替別人考慮這麼多幹嘛。

當機立斷將「別來煩我」幾個字輸入,心煩意亂地按下送出。東風看了眼傳送訊息成功的畫面,便直接將手機拋在原地、轉身準備繼續他原本正在做的工作。

然而他還連滑鼠都沒摸到,手機的短訊提示聲卻又再次響起。

「……」天人交戰了幾秒,某人一邊罵著自己一邊走回去撿起地板上的手機。

那是就算在文字間也顯得慌張的語氣,驚慌地詢問著他是否生氣了,並附上緊張而誇張的道歉,其中還因為太過匆忙而打錯了好幾個字。

嘆了口氣,帶著某種毫不意外的無奈,東風只能再次回覆,明確表示自己並沒有生氣。

而玖深依然很快地回傳了。

 

『太好了,幸好沒有生氣。

 這麼說我還可以去找你嗎?

 順便問,你喜歡果汁嗎?』

 

「……」

東風覺得自己什麼也不想說。

嗯,其實打從一開始他就應該什麼也不要說的,不要理他就好了。

邊這麼想著邊飛快地打了幾個字,他直接將手機調成靜音,扔到角落裡,來個眼不見為淨。

 

 

『隨便你

 不需要』

 

不敢直接做出會被阿柳關愛被老大痛揍的蠢事,玖深忍住在實驗室裡轉圈圈的衝動,捧著手機,嘿嘿嘿地看著螢幕傻笑,怎麼也停不下來。

事實上,他並不是真的那麼遲鈍,只是稍微裝傻而已。

因為發現男孩其實某種程度上不太會應付那種帶著善意的熱情及無俚頭的耍賴,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會在這時候變得稍微沒那麼決絕,甚至於有時還能因此展露出連東風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耐心。玖深於是便利用這一點,假裝看不懂對方真正的意思耍起了無賴。

雖然以為惹對方生氣的時候他是真的很慌張,害怕自己弄巧成拙從此變成對方的拒絕往來戶……幸好只是自己的誤會。

好不容易才熟識起來的,他可不希望因此而被討厭啊。

「呵哼哼──」

既然對方說了隨便他,便真的隨自己意思的玖深想了一下他下次休假的時間,馬上傳了個日期與時間過去,還列了幾種點心讓男孩挑。

不過這次,他等了好一段時間都沒有收到男孩的回覆。

……呃、果然還是做得太過火了嗎?

因為有了剛才的經驗,玖深猜想對方大概也不是真的生氣,八成只是被煩到不想理他了,但這樣想也沒有讓人覺得安慰多少。

要再問問看他是不是生氣了嗎?呃、但如果其實真的沒有的話,東風搞不好反而會因此惱羞成怒。而就算都沒生氣,這樣一直傳訊息吵他的舉動也只會更被嫌煩吧。更何況,也可能對方只是單純有事在忙而還沒時間看手機或回覆短訊而已──

「玖深,回神。」就在他陷入莫名奇妙有點少女般的糾結時,肩膀突然被人一拍,令他差點驚得跳起來,「專心點,這東西的樣本沒很多,玩壞之後想哭的會是你不是我。」

只見他身後的阿柳一臉嚴肅,指指玖深手上的藥劑。

「咦?」

啊,他差點滴錯……好險好險。

「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出神?」無奈地看著自己粗線條的同僚慌慌張張地換了管正確的藥劑,其實也只是剛好瞄到對方手上的東西怪怪的才忍不住出言點醒對方的阿柳環著手,表情有點責備的意味。

眼前的同事雖然有時候舉止會顯得毛躁、因而看起來有些粗神經甚至不可靠,但其實在工作上非常細心,很少出什麼差錯,否則也沒有辦法跟在虞夏那種工作狂又高要求的團隊後面跑這麼久,會這樣在檢驗時恍神得這麼厲害還真的很少見。

被不科學的東西嚇到耽誤大半的工作還反而比較常發生。

該不會真的是不科學的東西惹的禍吧?他已經從嚇到驚天動地地逃走進階成直接嚇呆原地出魂了嗎?

「呃……」玖深看著好友認真又關切的眼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說實話嗎?說他正想著要怎麼約小東東出去玩?呃不對,他怎麼被嚴司那傢伙影響了……

「阿柳你知道最近有哪些不錯的或新開的蛋糕店嗎?」

「……啊?」

 

 

等東風想起來要察看手機時,窗外的太陽早已西沉。橙紅的昏暗光線透過紗窗照進室內,將他這有些雜亂的屋子映射成了昏暗的光景。

他揉揉被電腦螢幕閃得乾澀的眼睛,正準備到工作檯重現他剛藉由整天蒐集來的資料在腦中模擬出的面孔,才在此時突然想起早上那被他遺棄在角落的小小電子產品。

想了想,他還是先去撿起被冷落了一整天的手機。

接著點開不太意外的訊息通知。

「……」瞪著內容,東風覺得自己現在的表情八成已經扭曲。

因為收信匣裡其實有不少封都是某位鑑識人員傳來的訊息,懶得看中間對方的自言自語與自問自答過程的東風便直接點開了最後一封簡訊。

──於是看見的便是玖深不知怎麼得出的、決定今天就要來拜訪東風的結論。

據說還會附上某家甜點店每天下午特定時間才會出爐的限量泡芙。

按著額頭,東風強迫自己深呼吸,阻止那股想摔手機的衝動。

就算摔了對方也感覺不到,更不會因此就打消這種隨便到他家騷擾人的決定,沒有意義。

用幾秒鐘時間說服自己冷靜,他再次看了一眼簡訊內容,接著對照了下現在的時間。

……離對方簡訊裡說會到達的時間已經剩不到半個小時。

想要逃走之類的念頭在他腦中一閃而逝,幾乎是剛生成的同時便直接被自己否決。先不提他自己本身不想、也沒有能力跑到屋子以外的地方多遠,因為別人擅自來煩他、卻反而是自己要花力氣躲避的選擇也讓他非常不愉快,況且這麼做也太小題大做了點。

話說回來,之所以變成這種莫名其妙狀況的罪魁禍首根本是那位天然呆鑑識人員吧!他的拒絕與排斥應該已經表達了很多次且很明確,對方卻不禁沒有理解,更把情形往更加微妙的方向推過去……東風都不知道這該算是才能還是什麼東西了。

既然事情都已經變成這樣了,就算現在叫對方不要來、那個鑑識人員八成還是會出現在他家門口。畢竟那群人都是這個樣,毫無例外地愛多管閒事,東風對這點的體認可不是普通的深。

既然如此,就只能到時候再速戰速決了。

爬上工作檯,東風抬手在黏土上劃了幾刀,以明顯比平時還要重的力道和速度。

 

 

說真的,東風覺得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評價玖深這個人。

和虞因那種啥都不懂還要到處亂衝、有如初生之犢不畏虎般的魯莽及愚蠢不同,他是個擁有基本判斷力的成年人,知道該如何拿捏進退、清楚適當的界線位置、瞭解現實的黑暗面與自己的渺小、並能掌握收手與切割的時機,理應不該還被劃分在被照顧者的位置。卻因那不知該說是天真還是愚鈍的特質而常常顯得身邊危機四伏,彷彿他一個人在平衡木上走得搖搖晃晃,令旁人看了都捏一把冷汗,卻始終不曾跌落。

或許由於他身邊總是有人看不下去而時常伸出援手、或許是他本身福大命大傻人有傻福,以至於他雖然一直走得跌跌撞撞,卻沒有真的在上頭摔一跤。

是因為本身太善良或者太傻,導致他身邊都聚集了些不會真正傷害他的人?還是就算原本有些歪心思,一旦看到他那副似乎什麼也不做也會自己摔跤的蠢樣、也就什麼興致都沒有了?

……示弱還真的是個讓對方鬆懈而不攻自破的好方法。

坐在工作檯旁小口地喝著剛剛被人塞進手中的飲料,東風沉著臉看某鑑識愉快地從紙袋裡將剛買的泡芙拿出來擺到桌上,回想剛剛在大門口的「對峙」,心情鬱悶。

知道他們這些人去別人家拜訪慰問送吃食的行為一旦開始進階成複數次以上便會沒完沒了,打定主意這次一定不要讓對方進家門的東風便在玖深說的時間之前先到樓下等著堵人,準備這次就在樓下直接把人轟走,一了百了。

然而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卻讓東風完全無法定義對方那微妙的運氣。

大概是因為找車位而花了點時間,比原定時間遲了幾分鐘,玖深的身影才出現在大馬路的對面,手上提了兩個袋子悠哉地晃到斑馬線等紅綠燈。東風為了確保能更有效地把人擋在外面而從大樓裡走出來時,還看見那個沒一點警官樣子的人開心地朝自己揮手。

事情總是發生在意想不到的這種瞬間。等綠燈亮起,不知怎麼有些興奮過頭的玖深便想也沒想地邁著小跑步朝東風跑過去,全然忘了注意左右。偏偏這時剛好有台要右轉的摩托車騎得有點急,就算看見轉紅燈也依然沒有減速,就這麼撞到了也同時跑出人行道的玖深。

在對面眼睜睜看著這幕發生的東風什麼也來不及想,身體已經先一步行動。等反應過來時,他已經跑過馬路衝到剛從地上爬起來的玖深面前。

幸好人沒受傷,只是造成了一場小騷動。他們兩人和那位機車騎士花了一點時間確定雙方都沒有事、僅僅只是虛驚一場之後,便很有默契地都不打算追究下去。之後簡單地向熱心聚過來幫忙的幾位路人解釋並道謝後,才收拾了一下玖深掉在地上的東西,以東風為首快速地離開。

而經過這場混亂的干擾、加上東風當時只顧著急切想要離開人群,以至於那當下他完全忘了自己本來特地到樓下等人的目的。一直到他已經和玖深搭電梯來到他所居住的那層樓,東風才看著緩緩打開的電梯門,猛然想起自己忘記了什麼事。

事到如今他也不可能這時才轟人回去,被自己笨到的東風只好一邊生自己的氣一邊把人領進家門。

想想也並不是玖深的錯,畢竟也不是他叫那台機車來撞自己的。不過這種並非計畫中、完全只靠運氣成分的意外,卻是完全打亂了他本來的打算,這樣莫名其妙的感覺才更讓人感到煩躁。

如果說有神的話,那這個神也未免太寵這個人了吧。

「呃……泡芙的話,一個吃得完嗎?」將帶著奶油香氣的圓形點心捧到不知不覺胡思亂想起來的男孩眼前,玖深看了看說大不大、說小卻也蠻有份量的泡芙,不太確定地問。

「……一半。」

「喔好!欸、刀子刀子……」

看著對方慌慌張張翻找、竟也真的從泡芙紙袋裡翻出一把塑膠刀,東風默默地又喝了一口飲料,無奈地吐出一口氣。

看來這樣的吵鬧打擾,暫時還是沒有辦法馬上結束。

 

『上次講的那個團購的布丁送到了,我們一起吃?』

 

『……我終於懂你們這群人為什麼能感情這麼好了。』

 

『咦?什麼意思?』

 

『沒什麼

 隨便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