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如果要這個樣子才能傳達到的話,就這樣吧。

付出生命也無所謂,是真心這麼想的。

因為就是如此重要啊。

吶,聽見了嗎?

我的聲音。

 

     

 

後來那隻黑貓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過什麼時候消失的也不重要,反正那本來就不是他們的貓。

再之後,東風住了幾天終於可以出院時,他就直接返回台中。

而虞因則是在東風還在住院的期間就被東風趕回去朋友身邊,繼續台南的旅遊。

但聽說後來那位條件不錯的女孩子和虞因之間再也沒有說到話。

不過,這也不關他的事。

 

回到台中的生活才安靜沒幾天,某天他的門鈴又響了。

煩躁地想著虞因應該還在台南、那來拜訪的大概是學長吧,他不太情願地走去開門。

然而門一打開的瞬間,他第一個反應是再度把門摔上。

站在門口的那個人驚險地拿寶特瓶卡住門板,露出一臉很假的受傷表情:「小東仔你是太久沒見到我所以忘了我的臉了嗎?怎麼一見到我就摔我門呢?學長我覺得好傷心。」

「就是記得你的臉才會摔你門。」東風用力地想要把寶特瓶擠出去,但以他的力氣根本是徒勞無功:「而且你也不是我學長。

「快滾,這裡不歡迎你。」

「唉呦不要這麼說嘛,今天我是代替我前室友來的耶,他今天開太多庭走不開,就拜託我帶這些東西來給小東仔你。你就不能把我當成我前室友的代理人、用招待我前室友的方式招待我嗎?」

「你和學長不能用同一種水平來對待,那樣是汙辱了學長。」而且學長才不可能會拜託你來找我,一定是你自己硬要來的吧。

東風推門推得更大力。

「嗚喔喔,小東仔你說好好狠毒。」

「不想要跟我說話就快滾。」

「咦你怎麼知道我就是特地來找小東仔你說話的?」

「……好了我們已經說到話了,快滾,然後再也不要來。」

「可是我還沒說過癮欸,讓我進去再聊久一點嘛。」

「要聊天請找別人,我這裡不是聊天室。」

「那如果我說我想要聊聊被圍毆的同學──虞因同學的事呢?」

「……」聽到名字時頓了一下,東風又再接再力地繼續推門:「他的事就更沒有什麼好聊的了,你快滾。」

「是這樣子的嗎?……」只要頂住瓶子就可以讓對方關不了門的嚴司表情輕鬆地看著已經有點沒力的東風,勾起那總是讓東風覺得很可恨的壞笑:「小東仔你這個樣子,被圍毆的同學是永遠不會知道的喔。」

「……本來就沒有什麼要讓他知道的,而且不要亂叫。」

很誇張地大嘆一口氣,嚴司對著固執的學弟搖搖頭:「你怎麼知道被圍毆的同學他不會想知道。」

「……不是想不想知道的問題。」覺得再這樣僵持下去不是辦法,東風乾脆地鬆手,讓在門外的嚴司笑嘻嘻地抽回寶特瓶,然後自己直接環著手在門口跟他對話:「知道了也沒有意義的事情就不需要知道。」

「你又怎麼知道沒意義?」硬是把手上的袋子塞進站在門口的屋主手裡,也真的沒有踏進對方家門半步的嚴司笑得意味深長:「有沒有意義是對方決定的,而不是你。要好好聽學長的話。」

「……你並不是我學長」因為不收下會更麻煩,東風只好皺著眉把那戴東西隨意扔在旁邊:「你想說的話就這樣嗎?那快走不送。」

語畢,他就當著那個依然欠揍到讓他想拿雕刻刀戳下去的笑臉前直接把門甩上。

這次嚴司就很爽快地讓他關門了,沒有再拿奇怪的東西擋,否則他大概會拿雕刻刀戳那渾蛋的手。

煩悶地坐回他剛剛坐到一半的黏土前,東風看著這已經有一點雛型出來的人頭,拿起插在桌子上的雕刻刀,胡亂把它搗毀。

剛剛跟嚴司的對話讓他的心情非常不好。

他知道自己有的心情是什麼,他又不像那傢伙是個笨蛋。

但是他並不想要擁有那樣的關係。

或許他也曾經想過要擁有,但是他討厭那種互相獨佔的關係。

他承認,他是自私的。

所以,他那時才會決定離開。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