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他知道勸導不一定有用。

如果用說的就能解決,對方根本就不會走上這條如今無論是誰都後悔莫及的道路。

他知道當時對方沒有選擇。

若生存如此容易,就不會演變成今天這個地步。

儘管如此,他還是要去。

還是想告訴對方,他的想法。

 

     

 

體型稍嫌瘦小的男人踏著緩慢的步伐,不知是有氣無力還是真的只是毫無目的地亂晃,看起來非常悠哉、卻又有些搖搖晃晃地穿梭在人群中。以比旁人的步速慢個兩倍的速率在熙來攘往的人行道上很容易獲得路人們的注目禮,且大多是不太友善的視線,但男子卻不以為意,逕自按照自己的步調不疾不徐地前進。

反正他身上會被人投以異樣眼光的特徵也不差這一個。

厭煩地撥下黏在脖子上的髮絲,男子隨意扯了一下被亂七八糟束成一束的馬尾,也不管經他這麼一弄原本已經很糟的髮型又變得更加不能見人。

抹抹汗,他抬頭怨恨地瞪了一眼頭頂上的太陽,拉了拉有些下滑的背包,認命地繼續前進。

 

     

 

時近正午,高掛在天頂的太陽比起一個小時前明顯地又更加炙熱逼人。照理來說,此時人們應會被這難以忍受的高溫給逼得全都躲回了屋子裡、僅存少數逼不得已得外出的可憐人種才對。然而此處的街道上卻是相反地人滿為患。不是有什麼活動、也沒有特殊節日,就只是個很普通的假日,不甚寬敞的小街上卻擠了滿滿的人群,遊客與居民混雜穿梭,形成一派熱鬧的情景。

因市府宣傳與經營規劃得當而在這幾年觀光發展愈加繁榮的老街不受天氣所困,依然容納著龐大人潮、並藉著數量眾多且琳瑯滿目的商家展現出其蓬勃的生命力。不論誰來到此處,都被這樣熱鬧而快樂的氣氛影響,縱使天氣依然那樣炎熱、卻捨不得離開,像個傻子似地被曬得汗流浹背。

躲在某間木藝品店外的陰涼處偷懶,虞因看著來來往往的熱鬧人群,漸漸開始覺得其實偶而這樣出來走走也不錯,就算什麼目的也沒有、只是單純走走看看也好。

或許是因為看得見另外一邊的關係,有時他會覺得自己某些思考模式不太妙地受到了那一邊的影響,甚至於恍惚間會忘記自己究竟是身處於哪一邊。

這樣很不好,虞因自己也知道,但他沒有辦法不看、也無法假裝看不見。

幫不上忙的扼腕日積月累地積在心底、再加上大部分來接觸他的死者都懷抱著各種濃厚且驅散不去的負面情緒,經常讓他差一點沉浸在那樣的遺憾當中走不出來。

而此時看著這樣快樂而富有朝氣的人群,虞因才會忽然又想起生命力的強韌與炫麗。

和另一邊完全不同的色彩,而他正是其中的一份子。

像個老人一樣地感嘆並為自己的幸福感謝了一下老天爺,虞因搖搖頭甩掉過於沉重的思緒,回頭走進店裡欲尋找那幾個逛著逛著就不想出來的友人。

不知道是不是東風住處那一大堆高品質的雕塑作品看太多,虞因自己也非常訝異他竟然沒有和其他人一樣陷進去藝術魂與現實經濟的大抗戰中。

不過這樣也好,他也樂得可以多留點錢買伴手禮回去給聿。

邊想著那幾個沉浸在木藝品世界中的同學到底回魂了沒有、或者他們真的又再次殺死了錢包,虞因懷著一點幸災樂禍的心情,正要踏進店門,一個嬌小而敏捷的黑色身影卻突然從旁邊的樹叢裡竄出,站在門檻上擋住他的去路。

虞因眨眨眼後定睛一看,才發現這正是幾分鐘前在冰店裡亂蹭他腳的黑色貓咪。

那樣純粹的黑與白太過明顯,就算不看項圈也認得出來。

「咪嗚──」

黑貓叫了聲,似乎擺明就是不讓他過,藍綠色的雙瞳直勾勾地盯著虞因瞧。

整個人被看得莫名其妙,虞因不明所以地蹲下身,遲疑了一會兒後才嘗試性地開口問道:「怎麼了?……你又迷路了嗎?」問完之後他才突然覺得自己這樣有點蠢。

就算貓知道他在問什麼好了,他也不會知道牠在說什麼啊!

話說回來,他怎麼覺得這種場景有點熟悉……應該說是這種一頭霧水不知道對方想幹嘛、卻又無法溝通的狀態好像有點似曾相似,感覺上之前曾經碰過很多遍……

啊!不就跟那些好兄弟來找他的模式是一樣的嗎!

虞因一臉震驚地看著眼前的貓。

該不會就在他們分開的這不到一小時內牠就從活貓變成好兄弟貓了吧!

但他怎麼看都覺得這隻貓還是活的啊……

至少對於阿飄的判別還是有點自信的虞因面色陰晴不定地和黑貓對視。

應該是活的貓沒錯……大概吧。

幾乎是有些自暴自棄地伸出手,虞因像是要證實他的理論般地小心翼翼往貓的頭頂摸。黑貓也沒有躲開,眨著淡然的藍綠大眼任由虞因用手指搓牠的頭,只是視線還是盯著他不放,眼神中不知為何稍微帶有一絲著急。

……果然是活貓。

確定對方不是某種不科學的東西之後鬆了一口氣,虞因下一秒又為自己竟然需要確認這種事情而感到哀傷。

「呃……請借過一下?」

背後傳來的有些困擾的聲音讓虞因回過神來,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這個狀態其實很防礙交通。

「……抱歉、不好意思。」連忙站起身,虞因順手把黑貓也從門檻上抱起來以免擋到想進入店裡的遊客,慌慌張張地道歉。

「欸?這是你的貓嗎?好漂亮啊。」幸好後方的四五個年輕人也沒有很介意,走在最後方的女性甚至還友善地朝虞因笑笑,接著又在看見他懷裡的貓後眼睛一亮,讚嘆出聲。

「呃、謝謝……」其實這並不是他的貓……不過對方只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解釋這些也沒有意義,因此虞因只是喃喃地代替貓咪的主人道謝了。

年紀比他稍大的女性又露出微笑,點點頭,轉身走進店裡。

 

所以……現在……

虞因低頭看向懷裡的貓。

黑貓也睜著大眼睛看他。

「咪嗚。」

還叫了一聲。

「……」牠該不會是希望我送牠回家吧……

嘆口氣,張口正想再幹一次問貓咪問題這種蠢事,黑貓卻仰頭看了虞因一眼,接著伸出白白的前掌──往虞因的下巴巴下去。

「呃!」被一巴閉嘴的虞因差點咬到舌頭,嚇了一大跳,就差沒鬆手摔貓咪。

雖然牠並沒有伸爪子所以沒有被抓傷,但那一巴的力量還真大……

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貓拳吧,怎麼沒有像傳說中那麼可愛呢,他只覺得好痛啊搞不好會烏青。

「……」

話說這隻貓為什麼要對他使用貓拳啊,他做錯了什麼嗎需要這樣揍他……

在家會被二爸揍,來到這裡又被貓揍的虞因一臉哀怨又不解地看著黑貓。

眨著還是一樣淡定的藍綠色雙瞳,黑貓仰頭向虞因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一點明顯的無奈。

然而正當虞因要對貓咪傳達出來的含蓄鄙視眼神表達不滿時,那漆黑如夜的身軀卻突然一震,隨著毛絨絨的耳朵和尾巴緊張地豎起、黑貓的視線也跟著迅速轉向某個方向,好似那個方向有某種事物驚嚇到牠。

「怎、怎麼了……」

聽見詢問後的黑貓忽然又猛地將頭轉回來盯著虞因,和先前的冷靜不同,那眼神因不明原因而轉為某種銳利的打量,令被盯著的人只能立刻閉嘴,彷彿僕人還是隨從般靜靜地等著貓決定要怎麼做。

「……」

虞因突然有種他是市場上賣的魚的錯覺。

還沒感傷完,黑色的貓又在虞因尚未反應過來時跳下地面,並毫無遲疑地迅速一躍踏上人行道,接著轉過頭來看他。

「喵!」

「呃……」

這是……叫他跟上去的意思嗎?

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虞因呆呆地看著在陽光底下被曬得發亮的黑色貓咪,認真地覺得自己需要翻譯。

「喵──嗚。」

黑貓不耐煩地拉長了音調。

……好嘛,他去就是了啦!

心想自己什麼時候新創了副業從幫阿飄變成幫動物之類的無謂問題,某大學生認命地跟了上去。

 

     

 

按下開機鍵,螢幕亮起的同時他看見了十幾通未接來電。

絕大多數是他學長的電話,不過他也看到了幾通來自他學長那混蛋前室友的號碼。皺起眉,他毫不猶豫地把通知全刪除。

想必是學長自己打電話沒有通,便拜託那沒個正經的混帳法醫也幫忙打電話找他吧。

明明之前也重複過好幾次這樣的事情,為什麼學長還要這麼鍥而不捨地找他呢。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纏著他不放呢?

「……」

想著晚點要去辦支新手機了,他調出這陣子撥得有些頻繁的號碼,按下通話鍵。

 

     

 

跟在黑貓後方鑽過人群、穿過一條條小巷、拐過一個個轉角,虞因看著身旁逐漸顯得低矮而破舊的房舍,這才慢半拍地覺得有點不妙。

和熱鬧的古蹟景點及老街相反,越過了幾條巷弄後便是人煙稀少的舊式房舍與眷村,大部份不超過兩層樓高的屋舍基本上已是無人居住而顯得破舊不堪,虞因甚至不時看見好幾個黑影自窗戶玻璃上飄過,卻一路上都沒有遇見半個「活著」的人。

夾雜著幾棟明顯重新整修過的古厝的舊社區,此處正是因某部份規劃不當而發展失敗的景點區,如今卻僅存積著灰塵的屋瓦而了無生氣。

這個地方基本上很少人會來,不只是遊客、就連當地居民都不曉得是刻意還是無心地將它們遺忘,只有少數還念著此地從前的繁華的老人家偶而會在早晨來打掃而已。而此時正午的天氣這樣炎熱而令人不適,這裡更是人煙稀少、甚至連動物的聲音都沒有,只有虞因自己的腳步聲迴盪在空蕩蕩的巷弄中。

在這樣的地方,不論做什麼事或是被做什麼事,都不會有人發現。

虞因很不妙地意識到這一點,開始後悔剛才想也沒想就衝動地追著貓咪出來。

早知道就拉阿關還是誰一起出來……唉,算了。

完全不曉得這隻黑貓想要帶自己去哪裡,虞因只是緊緊跟著生怕跟丟了牠。幸好黑貓也知道虞因身為人類的難處,沒有爬牆甚至跳屋頂給他看,就只是往一條比一條還破舊狹小的巷子鑽,遇到岔路時還會記得停下來等他以免虞因拐錯彎。

但是虞因比較擔心等等會遇到什麼跟之後要怎麼回去。

心中不祥的預感越來越重,雖然這隻貓咪不是阿飄、但虞因總覺得牠會帶他去找阿飄……可惡,有事要找他不會自己來嗎!為什麼還要託寵物傳話然後帶他去撞阿飄啊!

想是這麼想,虞因卻沒有就這樣放棄這趟他心中已經認定為撞飄之旅的意外行程並轉身跟黑貓說掰掰,依然認命地跟著黑貓越走越深處。

又轉了兩個彎,黑貓突然敏捷地緊急剎車,停在一棟有些老舊的透天厝後門前,並轉過頭看著晚牠幾秒才到達的虞因。

「……這裡嗎……」

喘了口氣,虞因抬頭看了看這棟大約四五層樓高的透天厝,從窗戶上黑影的數量和囂張程度來看這裡應該是已經沒有人居住了,處於採光不太好的位置以至於就算是正午屋裡還是顯得陰暗,看不清裡頭還有沒有殘留的家具等物品、更看不出來裡面有什麼東西。

荒廢得就像是間鬼屋……而裡面的確真的有鬼沒錯。

看見了幾個黑影在發現他之後往窗邊聚集過來的舉動,虞因有點無奈。

但是腳邊的黑貓那雙漂亮的藍綠色大眼還在盯著他瞧。

「……」好啦好啦,我進去就是了──

以某方面來說為壯烈的姿態朝著那扇後門走去,虞因伸出手打算開門,黑貓卻在他這時激動地跳了起來。

「喵!」

突然就像吃錯了什麼藥一樣性情大變的黑貓猛地衝向想要開門的虞因,淒厲地大叫了一聲之後咬住他的褲管,使勁地往後拖、想把虞因拖離門口。

「咦欸?!」被叫聲和衝過來的貓嚇了一大跳,虞因低頭看著用力跩著他褲管的貓咪,不解:「欸?不是要我進去嗎?」他還以為好兄弟是在裡面等著他來觸發任務的?

「喵喵喵!」黑貓更用力地往後跩,甚至還伸出了前掌的爪子巴上去。

「哇啊啊!不要亂抓我的褲子!」會破啊!

正當虞因為了捍衛自己的褲管和黑貓展開了拉扯攻防戰之時,他突然聽見頭頂上方傳來連續兩聲類似氣球破掉的響亮爆破聲響。

黑貓一秒放過虞因的褲管,跳到一旁往上方看去。

虞因疑惑地跟著抬頭。

──然後他便看見黑影落下。

一個男人從上方墜落,猛力地撞擊到了地面,全身是血。

旁邊的黑貓發出了悽慘的叫聲,彷彿正悲慟不已。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