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給當事人一點心理準備,陳果在將公文正式公告全塔之前,先將喬一帆與莫凡兩人叫到了塔長室,以較隱私而溫和的方式告知了他們。

然而陳果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看見小嚮導瞬間刷白的臉色,興欣塔塔長覺得自己的心都揪了起來。

「……謝謝陳姐願意先告訴我,那、如果沒別的吩咐,我就先回去了……」

「小喬──」

「我沒關係的陳姐,謝謝,先讓我回去吧。」語畢,喬一帆很迅速地行了個禮,在陳果猶豫著要不要再說些什麼之前轉身離開。

不過喬一帆沒注意到的是,在陳果的視線中,同時間一起行禮離開的人有兩個。

與幾個月前相似的情景,小嚮導的手臂再次無預警地被身後的某人抓住了。

「……你還好嗎?」

 

 

除興欣塔成員以及部分知內情的高層外,此公告一出,立刻引起了聯盟內外相當大的議論、與針對喬一帆及其雙親的批判。儘管有些較為理智的人,在綜合了喬一帆的家世與聯盟的態度等蛛絲馬跡後,對於公告內容有些半信半疑,但大部分人類都是盲目的,尤其是對實際情況一知半解那些人來說,隨便一個謠言聽起來都比真實更可信,更何況是由聯盟官方發出的公告,那樣的信任已經是種習慣。

因此,在興欣塔從上到下齊心保持緘默態度的影響下,在那些紛紛擾擾的討論與批評,開始逐漸以微草塔哨兵部為八卦發源中心,其內部成員自己的討論更是最為熱烈,已經遠遠超過茶餘飯後話題的程度。

「怪不得那傢伙術科總是墊底,原來就是因為是個嚮導啊。」

「欸欸,你說,喬一帆自己知不知道啊?」

「拜託,他受檢驗時只是個小嬰兒,哪會知道父母幹了什麼好事。」

「這可難說,也許他爸媽後來告訴他了啊,想想他當年學科那樣用功,八成就是知道自己要走的路了才──」

「一帆一直都很認真,不要胡說八道。」

身旁冷不防傳來的冰冷話語突入幾名哨兵之間熱烈的討論,驚得他們反射性轉頭,便看見微草塔的明日之星端起了還沒吃完的午餐往外走去。

 

原來如此,所以一帆那時候才……

 

他明明,是那麼期待成為一個哨兵……

 

 

「……真難得,你又主動跟我說話了。」望著幾個月前看過的擔憂眼神,喬一帆依然同那時一樣,擠出微笑回應:「謝謝你,我真的沒事……」

但這次不同的是,走廊上沒有人會來介入對話。

「我感覺得到,你──」

「……對不起,我的情緒影響到你了。」

「……」被對方的道歉弄得一愣,莫凡瞬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而沒有餘力判斷年輕哨兵的沉默所代表的意思,小嚮導自顧自地說了下去:「莫凡,如果我們的精神連結讓你覺得困擾的話,我可以切斷連結、解除搭檔關係,那個……」

「等一下!」不明白本來只是單純的關心、話題卻怎麼偏到了這裡,莫凡一頭霧水又焦急地打斷了小嚮導的話語:「為什麼?」

「……因為,莫凡你不是覺得困擾了嗎?」眨眨眼,喬一帆也因對方難得一見的激動而愣得忘了原本的心情低落,「精神連結會讓我感知到你在想什麼、我們的情緒也會影響彼此……你對我建了精神障壁不就是因為對這些感到困擾嗎?」

「……!」聽了小嚮導的詢問,只見莫凡露出了難以形容的表情,大概是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控制臉部肌肉才好,然而大驚失色的情緒則穿透了精神障壁、直接衝撞著喬一帆的思緒。

「……沒關係的,這個連結本來就只是意外,現在我已經有能力切斷它了,這樣就──」

「不、不是,你誤會了。」再次打斷對方的安撫,年輕哨兵沈默著焦慮了幾秒鐘,不知是想不出該怎麼解釋、又或者是嫌解釋麻煩,最終只「嘖」了一聲。

然後撤掉了那層比紙窗還薄的精神障壁。

莫凡的精神障壁消失的瞬間,喬一帆第一個意識到的不是哨兵那與表情相反、高潮迭起的思緒,也不是撲鼻而來、那不甚熟悉卻有點懷念的青草氣息──而是在他眨眼瞬間、突然從莫凡肩膀探出頭來的黑色小東西。

一隻臭鼬攀在年輕哨兵的背上,睜著黑亮亮的小眼睛,朝小嚮導的方向嗅了嗅。隨後便像是認出了對方是誰似的,很興奮地快速爬到了主人肩上,就要往對面跳。

莫凡眼明手快地一巴掌按住牠。

『……除了精神障壁,我不知道該怎麼阻止牠出現。』

對方透過精神連結傳來的這句解釋,加上喬一帆在年輕哨兵的眾多思緒中捕捉並分析到的某部分情緒,令小嚮導恍然大悟他們都誤會了什麼。

那隻臭鼬顯然是莫凡的精神嚮導,而一個哨兵會無法控制自己精神嚮導的行為,則只代表著一件事。

儘管這只是哨兵的天性使然、並不能完全反映哨兵其餘更深入的感情,但對於剛與對方成為搭檔的小嚮導而言,這就夠了。

莫凡對小嚮導抱持著的並不是排斥的情緒,反而是完全相反的親近,這點也透過其精神嚮導的行為反映了出來。然而或許是莫凡從未有過這種感情,因而不知所措了起來,也不知該怎麼處置這樣的情感,最後選擇了近乎逃避現實般地放置不理、並建起精神障壁防止這樣的思緒干擾到自己的搭檔──就如同他用這種方式直接阻斷了精神嚮導的出現。

精神嚮導反映著其主人的內心,而該名哨兵或嚮導對待精神嚮導的方式、則呈現出他對待自己心靈世界的態度。

雖然莫凡自己沒有意識到這點、也沒有提及建起精神障壁的另一個原因,但是這些並難不倒身為嚮導的喬一帆。

不過小嚮導也沒有說破。

身為搭檔、身為嚮導,在莫凡撤了精神障壁後的現在,喬一帆很清楚自己的哨兵對於精神連結與搭檔的態度。他可以知曉、可以探看、可以觸碰──但對方似乎一點都不想知道小嚮導到底發現了什麼,因此喬一帆保持沉默。

反正,他自己明白就夠了。

這名哨兵,確實是需要他的。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