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哨兵與嚮導們而言,無論精神連結或肉體結合基本上都是瞞不住的,因此早在興欣塔的兩個新成員已精神連結的事實引起騷動與臆測之前,葉修便先下手為強,堂而皇之地昭告天下。

『因為意外發現這兩個小年輕的相性好,就先讓他們連結成搭檔試試。』

隔天一早醒來就是被這樣胡來的公告內容轟炸的小嚮導當下基本上是被嚇醒的。

由於哨兵與嚮導的數量稀少,儘管已有精神力解析儀可預判孩子們的未來,但那仍只是將已出生的嬰兒先分門別類罷了,目前仍無有效的辦法控制哨兵嚮導的出生率;雖然就統計來看,哨兵嚮導的孩子會有更高的機率是哨兵嚮導,但一對哨兵嚮導夫妻仍可能生出普通的孩子、而世代皆為普通人的家庭也有機會突然出現擁有哨兵嚮導能力的人,只不過是機率高低問題而已。

然而在這樣的條件下,各國政府仍然都寧願將籌碼壓在那較大的機率上以保存戰力,再加上就算不論增產報國問題、已結合的哨兵嚮導那明顯一加一大於二的戰力提升效果也是有目共睹的,為了這可能衍伸至國防問題的戰鬥力,哨兵嚮導的配對乃至婚姻都是受國家管控的,甚至有專門的機構處理,私下配對結合儘管罪不致死、也會受到相當嚴重的處分。

但前輩卻無視那些條文法律直接把這件事情公告全塔。

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

「反正你們倆相性那麼好,就算婚介所在也是直接把你們湊成對,沒什麼差別。」講得好像經驗很豐富的前輩,邊吸菸邊很淡定地這麼告訴小嚮導。

問題不在那裡啊前輩……

「條文規定,SG戶政所若在塔中無行政人員,其職務由該塔塔長與兩名管理部部長代理。」葉修咬著菸,衝喬一帆勾起有些狡猾的微笑。

「老闆娘和沐橙也同意了……所以現在我公告了,你們的關係就合法了。」

欸……?

雖然總覺得前輩的說法還是有某些不太對勁的地方,但又似乎相當合情合理,一時之間仍想不出還有什麼盲點,於是小嚮導只沉默地思考了幾分鐘,便被說服了。

──若其他哪個有點常識的嚮導在場,一定會當場吐槽這根本是騙婚的節奏。再不就是將天真無邪的小嚮導拉到一旁苦口婆心耳提面命一番,提醒他面對這本身就是外掛的聯盟第一嚮導時,對方的任何提議都要三思三思再三思。

儘管葉修是認真誠懇地想幫後輩解決問題,但重點就在於,他的解決問題方式並不是任何人都用得來的,通常只有他自己這個超常存在才能這麼做。

好好一個冰晶玉潔清純可愛的年輕嚮導是能這樣糟蹋的嗎。好歹SG戶政所在給哨兵嚮導捉對的過程可是很嚴謹的,除了測試雙方相性的契合度,還要根據品行個性、家世官階、戰果軍功等等方面做評估,並在過程受監視的環境下安排兩人的會面與接觸,直到雙方皆同意了這搭檔配對才算成功。如此繁瑣的過程、主要偏袒嚮導的預防措施,皆是為避免那哨兵嚮導之間的天性產生意外,且針對嚮導天性相對弱勢所提供的保護。

但很可惜現場並沒有其他人,只有一個戰鬥力比哨兵還強的全聯盟第一嚮導、和幾天前還是準哨兵的新人嚮導,因此兩人都沒有發現哪裡有問題,事情就這樣「解決」了。

這之後,喬一帆便直接被來到新環境有了新身分而伴隨而來的大批事務淹沒,不僅沒來得及和他那剛確定關係的搭檔有過深談、甚至沒辦法確認對方對於搭檔一事的看法。由於莫凡一直是做為普通人生存至今,小嚮導猜測對方一定有很多細節搞不懂狀況,而他也不覺得其他哨兵會特地為了這種小困惑去多廢唇舌,再加上那悶葫蘆般的態度,八成也是絕對不會主動開口問人的。這種時候,喬一帆認為察覺對方的疑惑、協助對方解決問題應該也算是他身為搭檔的責任之一,但他們彼此卻又都忙得沒有時間接觸,於是這一拖便是幾個星期過去了。

而等到雙方都差不多適應了新環境與新身分,終於有辦法盡到搭檔責任的時候,小嚮導卻發現他的哨兵在躲著自己。

不僅是行為上的敬而遠之,年輕哨兵甚至對自己的搭檔築起了精神障壁,明白表達出不願讓對方接觸自己精神世界的意思──這才是真正最打擊喬一帆的事情。

儘管對於如今的喬一帆而言,要突破哨兵等級的精神障壁已是輕而易舉的事,但令小嚮導感到挫折且錯愕的並不是精神障壁本身,而是自己的搭檔對自己築起了精神障壁這一行為。

是自己在這段時間裡做錯什麼了嗎……

又或者是莫凡終於搞懂哨兵、嚮導、精神連結這些事情後,開始怪罪造成那個「意外」的自己了?

喬一帆想了很多種猜測,但因他們連結方式的特殊性,以至於無法用常理來推測可能的原因,再加上始終無法與對方有完整的對話與交流,因而一直得不到真正的解答。

「一帆,要不要試著突破他的精神障壁試試?畢竟你光是自己猜半天也得不到答案。」安文逸看向嘆著氣連飯都無法好好吃的好友,試著提議。對於已精神連結的搭檔而言,築起精神障壁其實能算是多此一舉的,根本起不了什麼實質作用,因此他不認為這對於身旁的同伴而言是個障礙。

「但那樣很失禮……」當然不是沒有想過如此簡單粗暴的方法,但既然莫凡都已經以這種行為宣告不願被小嚮導觸碰內心,喬一帆認為強行突破並不能解決問題,甚至反而更會惹對方生氣。

 「或者找人去問問……呃算了,當我沒說。」本想提議用普通的方式旁敲側擊打聽狀況的羅輯,話才剛說出口便自己否決了,只因他們在討論的對象根本不適用這個方法。

莫凡的性格,在兩三個月的相處下來他們也有個大致的了解,基本上就是「不與人交流」。除了搭檔喬一帆和哨兵管理部長蘇沐橙向他搭話時會給點反應之外,平常別說是吐出幾個字了、他可能連點頭搖頭的回應都沒有,最多是用那雙沒什麼情緒的眼睛盯對方、表示聽見了。

對於這樣的莫凡,還真找不到哪個能幫忙打聽狀況的人,搞不好到頭來還是喬一帆對莫凡的了解比較多也說不定。

 話又說回來,已搭檔的哨兵嚮導因為溝通出問題而需要求助他人這件事本身似乎就挺滑稽的,更別提想求幫助的竟是理應在精神方面做支柱的嚮導──畢竟這世上是不會有人比嚮導更瞭解自己的哨兵的,這幾乎可說是通則。

就算莫凡採取了保持距離的態度,然而依那交際方式,搞不好全興欣塔最瞭解他的人依然是他的嚮導……

羅輯越想越覺得自己好像抓到了什麼重點,也查覺兩名好友似乎發現他的思考而很默契地並沒有打斷他。然而當智囊派的某人正打算繼續往深入想時,卻還是有天外飛來一人打破這三人之間表面的沈默。

「哎哎,你們三個小夥子湊在這裡鬼鬼祟祟地說啥呢!戀愛的話題嗎?讓大哥哥我也參一腳吧!」

「……方銳前輩!」

笑嘻嘻地端著餐盤站在桌旁的男人,正是葉修一個月前從呼嘯塔挖角來的嚮導。因興欣塔內嚮導人數不多、再加上方銳那自來熟的個性,很快地就和幾個小年輕嚮導打成一片,喬一帆等人都對這偶爾會胡鬧的前輩挺有好感、也帶有一種不同於對葉修的尊敬。

而對方眼中這閃著狡狤光芒的模樣,顯然就是不正經地打算胡鬧的前兆。

「有戀愛煩惱怎麼能不找前輩商量呢,經驗豐富的前輩肯定能給你們更多好建議的啊!來,有什麼問題,跟前輩說說。」

自顧自地放下餐盤坐到羅輯身旁的空位,方銳露出自認相當和藹可親的微笑,環視了三名後輩、最後將視線停在對面的喬一帆身上。

「呃……前輩,並不是戀愛煩惱……」

但方銳搧搧手就打斷了小嚮導針對形容詞的薄弱抗議,「都一樣,搭檔話題跟戀愛話題哪有什麼差,就你們這些小夥子臉皮薄糾結那點名詞,討論的還不都是同個人同件事嗎。」

「……前輩……」喬一帆被說得困窘,羅輯和安文逸則是哭笑不得。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