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X練紅炎,雄炎過去式設定

※充滿私設,OOC

※本篇沒有阿里巴巴的戲份(###

※成年後外貌停止生長,遇到命定對象才老化的靈魂伴侶AU

AU來源

※這個梗太恐怖了我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開了新坑,阿夜ㄉㄉ你怎麼賠我(ㄍ




  自那場意外發生後,練紅炎本以為自己會就這樣子孤獨到永遠。

  而所謂「永遠」這詞,並不僅僅是個形容而已,是真正可能發生的現實。


  這世界上,人類除了擁有能夠思考並創造出文化的智力之外,其實尚有一處與其他生物特別不同的特徵。

  那就是一旦滿十八歲成年時,人們的外貌與身體便會停止生長,直到與「命中注定的伴侶」相會,靈魂不再孤單的軀殼才會再次轉動停滯下來的時間齒輪。

  雖然不清楚為何人類的身體有這樣與眾不同的特性、也並非沒有人嘗試追尋過這生理機制所代表的意義,但對於大部分的人而言,這就只是普通日常的一部份罷了。成年後「成長」便代表命定之人已在身邊,是提醒當事人已是找出「那一位」時機的警鐘;然而就算時機未到也並非不能好好享受愛情,既使身體告訴自己與對方並不相配,依然對於短暫易逝的愛情樂在其中的也大有人在。

  或許曾有人異想天開地,試著用「排除這世上的靈魂伴侶」這種方式以獲得永恆的青春與時間,不過只要真正嘗過「永恆」的滋味便會理解,相較於永遠的孤獨,與伴侶攜手的死亡其實是幸福。

  而煌帝國中那萬人之上的第一皇子練紅炎,曾經最擔心害怕、同時極力避免發生的,便是那條可怕的永恆孤寂之路。

  原本他應該是與那條路無緣的,就像部分幸運的人們一樣,練紅炎與他的命定伴侶早在兩人成年前便已相會。而他們本來應能毫無遲滯地跨越成年這道台階,在人生這條道路上相伴前進,並就這樣一起抵達終點。

  直到他成年前發生的那場大火。不僅燒掉了他珍惜捧在手心上的人、事、物,並同時將他根本不想要的權力與地位塞進他的懷中,帶著火舌的餘溫、滾燙得嚇人。


  *


  然而察覺了那場「意外」背後的陰謀與蠢蠢欲動的黑暗後,練紅炎反而能夠淡然且冷靜地面對那可預期的、孑然一身的永恆道路。

  並不是指他已毫不在意,也並非幾乎算是煌帝國皇帝第一順位繼承人的他如今改變了心意、轉而嚮往那夢幻般永遠的時間與永不改變的地位與權力。只不過,雖然是由於某人的陰謀與算計才獲得了這樣的身體與會令旁觀者稱羨的力量,但既然已經給他了,那麼不反過來利用這些做點什麼豈不是太可惜了嗎?

  儘管如今的狀態並非自己的本意、「永遠的王」什麼的他其實一點興趣都沒有,但如果可以代替那個人實現心願的話,那看不見盡頭的時間似乎也不是那麼令人難以接受。

  多年來瘋狂地學習各種知識並翻遍各類書籍,卻除了「幾千年前的人類不存在靈魂伴侶的概念」這樣模稜兩可的記載之外什麼都沒找到,練紅炎開始覺得或許這也是某種命中注定。

  如果是命運的話,也只能抬頭挺胸面對,就算可能無法完全矯正,但至少還有機會將其扭向自己想要的方向。

  練紅炎本來是這麼想的,帶著某種微妙地既積極又消極的心態。

  因此,當他發現自己身體的時間竟然又開始往前進時,實在很難以定義當下的心情究竟是不爽還是鬆了口氣。

  「……炎兄,您想得出可能的人選嗎?」看著在一夜之間抽高了五公分的兄長,接到侍女們的通報便急忙趕來的練紅明面色凝重地問。

  雖說身為兄弟,他並不樂見自家兄長一個人成為孤獨的王,能夠再次遇見命定對象應該是件好事。但他們一直以來的計畫都是以練紅炎將會擁有永恆的時間為基礎制定的,如今這項條件卻突然有變,因此練紅明的心情也非常複雜。

  且更重要的是,這影響到的不僅僅是他們的計畫。

  「……」拉著明顯變短的袖子,煌帝國第一皇子看著沒有多少變化的手掌心:「昨天,與我第一次見面的人……有點多。」

  昨天,他們在一天之內向馬格諾修達特進軍又撤軍,期間還發生了與其他金具使一同擊敗媒介的事件,就算去除那些他不知道名字的路人士兵、身體的時間齒輪早已正常運轉的人,練紅炎能舉出的人選名單還是長得可怕。

  ──只不過,清晰地浮現在他腦海中的卻只有一張蠢臉。

  他面無表情地想著,不太確定對於自己得到這個的結論有什麼樣的想法。

  果然,或許不爽的成分還是比鬆了一口氣多。

  「但您心中應該有數了吧。」看著兄長若有所思的表情,練紅明這次的語氣換成篤定。

  儘管可能因人而異,但也許是受到了鵬鳥的引導,通常每個人對於自己的靈魂伴侶都或多或少會有種類似直覺的認定,有過經驗的練紅明也清楚這點。

  只是因為某個原因,他們都必須裝傻。

  「派人至各個國家暗中打聽,昨天有到場的幾乎都是金具使與眷族,發生這種事情應該會引起不小的風波。」就像我們一樣。練紅炎自嘲地想著。「而我們就一邊等消息一邊繼續做我們該做的事情。」

  「您是指……?」

  「照原定計畫,要求辛巴達那個傢伙派遣使者。」淡淡地看了胞弟一眼,練紅炎的表情似乎是在責怪對方難得的反應遲鈍。

  不過練紅明一下子便理解了對方如此跳躍式地突然開始談論國家大事的原因。

  「唉,真是受不了您。」搔搔頭,某參謀以只有自己才有膽做的方式誇張地嘆氣,配上非常失禮的表情和語氣:「就算很快就能見到那位魔奇,您也別這麼興奮嘛,難道這比您的人生大事還重要嗎?」

  ──然而照他們的推算,辛巴達應該不會輕易將阿拉丁放手,所以說派來的使者只會有……呃、也就是說,兄長的命定對象難道是……

  幾秒內意會了自家兄長暗示的事實,練紅明用羽扇遮住了自己的臉,怕自己扭曲的表情會讓他們刻意打啞謎隱瞞周遭眼線的努力功虧一簣。

  「沒有什麼能比真相更重要。」相較之下,某第一皇子那雷打不驚、完全看不出是否說謊的一號表情,在這個瞬間便令練紅明非常羨慕。

  ……不,或許他的王兄真的是這麼認為的。


  *


  「又是鵬鳥的引導……又是命運的洪流……」

  「可惡的所羅門,又來妨礙……我辛苦培育的棋子怎麼能讓你搶走!」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