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太X東風,所謂的「好野組」(what

※極度拉郎我知道,因為這是用徽章排列組合之後開的腦洞(淦

※看起來很像未完但應該不會有後續

※如果說這其實是缺糧的後遺症的話……拜託有沒有誰能救救我!

 

 

 

與,意外的人,相見。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看著那張儘管多年不見、依然熟悉到刺眼的笑容,東風說不清自己現在是不爽多一點還是驚訝多一點,不過身體倒是非常自動且毫不遲疑地朝對方釋出強烈的抗拒以及不准靠近我的氣息。

「嗯……這說來話長。」縱使對方見到自己後一秒變成刺蝟狀態,似乎不受此影響的一太也依舊笑咪咪的,語氣裡聽不出對這樣的「重逢」有什麼特別感覺:「如果我說是感覺好像需要我在這裡,你相信嗎?」然而不知為何,虞因總覺得這位友人似乎微妙地比方才更興致高昂了一點。

「……你什麼時候說的話是我不相信的。」應該說,有我不相信的餘地嗎?

但重點又不是那個……嘖。

知道再問下去也只會被對方打馬虎眼,東風煩躁地轉開視線,強迫自己無視那只是平靜地看著就令自己心神不寧的目光。

若不是被拜託來的,他真想馬上掉頭走人。

「呃……你們認識?」雖然知道自己是在問廢話,但實在對眼前發展太過訝異的虞因還是微張著嘴、呆呆地問。

不用靠直覺也能看出面前的瘦小男子完全不想開口,一太便從善如流地作為發言人一起幫他回答了:「東風是我家一個客戶的兒子,真算起來、我們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最近業務範圍已經不限於學校的擺平者歪著頭,因思考著什麼而頓了下:「就某方面來說應該算是……兒時玩伴?」雖然幾乎每次見面都不是什麼玩樂的好時機,因此從沒在一起玩過就是。

「只是認識而已,誰跟你是玩伴。」東風一秒針對一太在心中自我吐槽過的點反駁,「那時你們家不是全家移民不打算回來了嗎?」而且他記得對方的家庭跟自己家不一樣,沒有那種想出來就能出來的自由。

「嗯,家族的人的確沒有回來的打算。」完全沒有顧忌,一太以非常自然的表情把虞因覺得應該是某種很可怕的私事就這麼說了出來:「我就自己回來了。

「而且蔴薏湯很好喝,所以我也不想回去。」

在東風開口叫他滾回家(也不管自己有沒有資格說)之前,直覺神準的某人微笑著補充了一句。

「……」

相較於被搞得有點暴躁的東風,一旁的虞因則是開始糾結是該離開現場讓兩人慢慢聊,還是要先跪下來發誓會把今天聽到的所有事情保密、所以請他們看在情分上別殺人滅口。

好像一下子知道了有點不得了的資訊,身為普通平民老百姓的他有點抖。

忍不住嘆了很大一口氣,某紫眼高中生沉默地在自家哥哥想起來要抗議之前把人拉走清場,好讓別人專心敘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