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白色情人節賀文

 

 

 

「……」

今天是個很平常的一天,天氣晴朗、城市裡的人們從早開始便一如往常地進行著他們充實的一天,沒有什麼大事、沒有什麼意外,就連赤司理應忙碌的工作上都莫名地平穩順利。

沒有什麼異常、沒有什麼特別、沒有任何不同。

「……」

──吧。

懷著這樣平和的想法、因為一天的順利而帶點愉快心情回到家的赤司一進門,在見到他的同居人的同時、他便猛然意識到今天應有的難題已經帶著相當的份量找上門來了。

當他看見,對方在自己整理好東西、換上家居服、放鬆地坐進沙發那刻抬起頭對自己露出某種只有少數人才看得出來的期待眼神時──

──他就知道了、自己一定忘記了什麼事。

「……」

……但最糟糕的就是,他還真的想不起來。

雖然外表可能看不太出來,但赤司其實是有些遲鈍且粗線條的,他對於這樣的自己也有所自覺,也因此在看見黑子那有些煩躁的閃亮眼神時才會是先檢討是不是自己忘了什麼、而不是順從本能往那張欠打的臉上呼一拳。

他很清楚自己不是什麼浪漫的人,而這方面在談了戀愛之後又變得更是明顯而刺眼、如同白紙上的黑點突然被放在放大鏡下檢視般無法直視,儘管黑子口口聲聲表示不在意、他也有意識地盡他所能改變自己,但本性難移、效果仍然有限,他還是常常在愛情上的小事出紕漏、甚至有時無意識地潑了對方冷水。

對於這樣的自己,赤司已經不知道偷偷自我厭惡多少次,卻怎樣都無法避免同樣的脫線一再發生。

儘管不是不在乎對方、也努力地想保持這段他所珍惜的關係,但「浪漫」與「愛情」在他十幾二十年這段人生裡已經被他置於末位太久、而他又是那種一旦不在乎便會完全把那東西從腦子裡刪除乾淨的人,一時說要改變談何容易。

赤司實在是不喜歡這樣,總覺得非常對不起對方,心裡因此充滿了愧疚的感覺也真的很令人煩躁。

對方為自己付出了許多,多到他自認承受不起,但他卻連最低限度的回饋都能搞砸,他不喜歡這樣。

而眼下這個狀況,卻顯然似乎又是另一次他辜負對方期待的情形。

「……」

迎著對方閃亮到難以忽視的眼神和黑子大眼瞪小眼,赤司眨著漂亮的金紅異瞳用力回想自己可能忘記的事情,卻在一分鐘後他翻完腦子裡那貧乏的愛情資料庫時洩氣地宣告失敗。

在心中掙扎了兩下,他做出了他因少做而顯得更加艱難的選擇──放棄、投降。

「……怎麼了?」

他拋出問句,拐個彎表示自己無法回應對方期待的窘境。

「呃?」黑子在赤司意料之中眨眨眼,顯然是一下子反應不過來、沒想到對方反而會反問自己吧。

……對啦但他就是不懂那眼神是什麼意思啊,有話快說讓他可以知道該做什麼才不會這麼煩躁啊!

「因為你一直看著我……怎麼了嗎?我臉上有東西?」說出了非常爛梗的台詞,赤司一心只想結束這他不習慣的困窘場面,雖然會覺得這情況窘迫到待不下去的大概也只有他。

「欸……」黑子收回了那因期待而閃閃發光到刺眼的眼神,恢復平常那種無動於衷感覺不出任何情緒或想法的神情,理解了現在的狀況:「……赤司君你忘了嗎?」然而那平板的語調中卻不知為何明顯地流露出了失望。

「……什麼?」

他就知道。

「今天是……」不知為何頓了一下,黑子這次是真的在語氣裡摻了明顯的失望,明白地表達了他現在略為低落的情緒:「今天是白色情人節。」

「……」啊……

雖然覺得這種互相送過來又送回去的習俗很麻煩,但既然已經交往了、且對方也不知為何對於這樣的事情特別躍躍欲試,其實也沒有排斥這種能增加情感交流的活動的赤司早在上個月收到禮物時便也決定要在今天回禮給對方,而對赤司相當瞭解的黑子也顯然非常期待收到回禮的時刻到來。他們互相都沒有說破,但早已在兩人之間形成無言的默契,等待著白色情人節的這一天。

……然而赤司腦中的這個決定卻只花了他不到一個星期的時光就被沖掉了。

明明前幾天才有聽人提過是今天的,他卻也還是忘了,讓赤司有種想要把自己腦子打開來檢查看看裡面線路的衝動、這一生還沒有這麼強烈過。

「……抱歉,我……」最後「忘了」那兩個字實在是說不太出口,然而不用赤司說黑子也早已明白。

「沒關係的,赤司君。」依然是一貫平靜無波的眼瞳、平板單調的語氣、面癱到彷彿石化般的表情,赤司不知怎麼地就是覺得這樣子是他看過黑子表現最為失望的一次,心中除了滿滿的歉意外、鶩地還多了其他東西。「我其實並不是那麼在乎這種活動的……我只要能跟赤司君在一起就夠了,不用太在意的。」

「……」

這傢伙還是這樣,每次都是。

說不上來心中這股又暖又無奈的感覺該用什麼樣的形容詞表達,赤司看著八成又是在委屈自己的對方,在心中嘆了口氣,在某人轉身準備去拿電視遙控器之前抓住了對方的手。

「?!」

待對於赤司突如其來的動作有些訝異的黑子轉過頭來時,迎接他的便是一金一紅在他眼前放大的景象、以及某種他已十分熟悉的溫潤觸感貼上了唇。

莫約過了零點五秒,還在錯愕中的黑子視野恢復了原狀,眼前只剩下低著頭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收拾殘局的情人,他眨了眨眼。

而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衝動做出這種事情的赤司則是掩著燙紅的面容尷尬地強迫自己冷靜,半倘沒有動作,但那因為太過不習慣而更加羞恥的感覺卻讓他臉上的紅潮怎樣都退不掉。

「……」又停頓了兩秒,赤司自認為明智地決定轉身逃離現場去旁邊冷靜一下。「抱歉,白色情人節快樂,哲也。」而臨走前卻也不忘再次表達他的歉意。

而這次,伸出手的人抓住對方換成了黑子。

「……赤司君,你這樣犯規啊……」

「……啊?」

竟然做出這麼可愛的事情……這樣他該如何是好呢。

其實本來就因對於自己情人遲鈍程度的瞭解而早就大概猜到赤司已經忘了這個節日,先前故意表現出失望模樣的黑子原本只是為了捉弄對方而已,卻沒想到自己一個小小的玩心竟會讓對方有這樣的反應,驚喜之餘他也……

「謝謝赤司君的禮物,我可以現在把它拆開來吃了嗎?」

「你在說什──唔!」

 

沒想到最後真的收到了禮物,我一定會懷著感激的心情好好品嘗的。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