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情人節賀文

※黑籃奇蹟警察架空,黑子X赤司

※赤司→刑事部一課課長,黑子→刑事部一課警員,桃井→檢察官

 

 

 

那是、在一切都還尚未明朗的時期。

說不出口的曖昧心意、還未察覺的遲頓感情、朦朧不明的距離感、不曾主動提起的過去、半生不熟的關係、各自停駐在界線前的徘徊──還是那樣生澀的時期。

那時的赤司作風比起現在要大膽而狂放、也暴躁而我行我素得多,完全不在乎周遭的狂傲使他更像是不可一世的王者,為過去所束縛的陰影也同時更加深沉;相較之下,黑子則是更加避俗,比現在還要沒有情緒波動、連話也很少說的狀態幾乎可說是自閉了,也因此較現在更是沒有存在感、更像是實質上的「透明人」。

──然而儘管兩人都在歲月的洗鍊下改變了,那樣稍帶青澀且無知的時期卻也同樣令人難忘。

那雖然兩人都從未提起過、但卻都有志一同地保存在心底的過去。

 

     

 

「這份報告可以拿去給二課了,然後順便把上次那份搜查資料和A那個案子的報告拿回來。」

「是。」某警員戰戰兢兢地雙手接下報告。

然正當他絲毫不敢懈怠地急忙準備轉身離開時,卻聽見他的頂頭上司又交代了句。

「──如果他們又說A那個案子的報告還沒好,就告訴他們『我』下午還會去二課一趟、『順便』去拿,知道嗎。」有著一頭艷紅的男人這麼說著,臉上表情不變地繼續看下一份文件,但所散發出來的氣場卻讓還站在辦公桌前的警員抖了一下。

去拿報告這樣無害的事想當然而才不會是順便的──會順便的是其他更可怕的事情。

「……是。」

其實跟負責那件案子的警官蠻熟的某警員默默地在心裡替那位同事默哀了一下。

那個案件其實是昨天才拿到的,但是因為案情有些複雜所以牽扯進了兩個課聯合偵辦,因此相關聯繫與資料的交流也更加複雜且繁瑣、同時比起一般案件所要花費的時間還要多上許多,就算那位警官其實負責的只有二課的那個部份,要人今天就把報告交出來還是強人所難。

但是某魔王課長才不管你這麼多,每個案件他都有他自己一套的進度準則,任何人都沒有例外,在他的字典裡是更沒有「通融」這個辭彙,若沒有在他的時間內做到他的標準就是──後果自負。

目送著那位臉上慷慨就義與悲天憫人表情相雜的警員離去,某位不知道為什麼窩在警視廳打出庭報告書的檢察官好笑地轉過頭望向這個辦公室的老大:「赤司,這樣好嗎?人家好歹也是二課的人耶。」而且二課老大也不是一個好惹的傢伙……就某種方面而言其實是和赤司同等級的恐怖,只是可怕在不同方面而已。

「沒差,那個人已經習慣了。」某惡魔長官連頭都沒有從文件裡抬起來。

「……你說的習慣是指今吉學長還是那位警官?」

「都是。」

「……」雖然覺得不意外,某檢察官還是無言了一下。「……不要這樣嘛。好歹今天也放過人家一下?在這種節日還要工作已經很辛苦了耶。」雖然知道自己的話其實沒有太大作用,桃井還是嘗試著替那位不知名的警官求情幾句。

「……節日?」顯然是已經工作到不知今夕是何夕,赤司愣了一下,抬眼看了一眼已經把出庭報告書放到一旁開始聊起天來的人。

「咦?赤司你忘記了嗎?」震驚到差點把筆電掀掉,桃井手忙腳亂地扶好筆電後才抬起頭面對正看著她的糗態翻白眼的赤司:「今天是情人節啊!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他連自己的生日都不會去記了,又怎麼還會去記得這種跟他沒什麼相關的節日。

赤司突然頓悟了什麼。

「……所以說,前幾天之所以那麼多人都搶著在今天排假就是因為都跑去過情、人、節、了嗎?」他還在奇怪說怎麼年假都過完好久了、這些人才突然說要排假,原來是這麼回事嗎?

放著案子不管跑去約會了是吧,呵。

「呃……」大概可以看出赤司現在在想些什麼的桃井汗顏,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不知不覺中陷害到很多人。

嗯,一課的各位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合掌。

原本只是想幫別人求情卻反倒推了很多人進深淵的桃井誠摯地在心中道歉,雖然不僅沒什麼用那些人也根本不會曉得。

「這樣看來……赤司你不打算過情人節囉?」既然已經開起這個話題就讓它繼續下去,從懺悔中恢復得很快的桃井開始發揮女人天性準備挖八卦。

但事實證明,她選錯挖八卦的對象了。「沒有,反正我也沒對象。」就算有對象他八成也會把工作放第一優先吧……過情人節這種事情根本浪費時間。

「沒對象就去找一個啊……」不是她要說,其實赤司在女警和女檢察官之中還蠻有人氣的,只是沒有人有勇氣表白、赤司又遲鈍得可以,要不然他如果想要的話應該是很快就可以找得到對象的才對。

「沒興趣。而且要上哪找?」果真對自己的魅力沒自覺的某課長失笑反問:「找你嗎,桃井?」

「我不行啦!我的心已經是哲君的了!」

「對於桃井小姐的厚愛我真是受寵若驚。」

「咦?哇啊啊啊!哲、哲君?!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糟糕了不小心在亂說話的時候被哲君聽見了啊啊啊啊怎麼辦!

「就在桃井小姐問赤司君有沒有要過情人節的時候。」黑子老老實實地回答,同時走向赤司、將一大疊資料放到辦公桌上:「這是赤司君要的資料,至於今天搜查到的內容請等我待會再將報告交過來。」

「好,辛苦你了,哲也。」

「啊!對了!我想起來了!」正當某兩人的簡短對話告一段落,桃井突然拍了一下手心,想起了自己本來的目的:「那個……哲君……」

「請問有什麼事呢,桃井小姐?」

「那、那個,情人節快樂!」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個包裝精緻的小禮盒,桃井害羞地低著頭,手僵硬地伸得直直的、將那被包裝成淺藍色系的小盒子遞給黑子:「這是我自己做的巧克力,不嫌棄的話請收下……」

「真的很謝謝你,桃井小姐。」面不改色地將那盒儘管有著多層漂亮的外包裝卻仍然散發著不名的黑暗扭曲氣息的巧克力收下,黑子有禮地道了謝,並在桃井終於有勇氣抬頭對上他的視線時、朝她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微笑。

「不不不不不客氣!那就這樣!我還有事先走了!」那淺淺而平靜的微笑於桃井卻彷彿什麼猛烈的大火一樣,立刻將她的臉孔燒得通紅,羞得她七手八腳地將筆電收起、立刻逃之夭夭。

快得就好像是瞬間移動般,沒幾秒就開了門從辦公室中消失了,要不是黑子還有看到殘影,他差點會以為對方和自己一樣有消失的特異功能。

「……所以說桃井她果然是來送你巧克力的啊。」幾乎快要被遺忘的辦公室中另一人幽幽地說了一句,看完整場戲的赤司又埋頭回文件堆裡,無論聽聲音或看表情都感覺不出是怒或是其他情緒。

「很抱歉因此造成困擾了。如果赤司君想要的話,我也可以給赤司君巧克力。」

「……你是說桃井的嗎?那個要吃你自己吃就好了謝謝。」他還有很多事情還沒做很多目標還沒有達成、還不想死。

「不是的。」黑子很快地回答。

「……嗯?」有點疑惑地再度抬起頭,赤司看著對方,覺得有點怪怪的、卻又不知道到底是哪裡怪。

「是……我室友最近迷上了做巧克力,分了很多給我,不嫌棄的話赤司君要嘗一點嗎?」

說出這番話的黑子依然是一如往常地沒有任何外在的情緒表現,眨也不眨的雙瞳裡是淡然而無波,全然看不出任何異樣,就像只是單純地陳述一個事實,但赤司卻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哪裡有問題。

「室友?……女的嗎?」

「……不,是男的。」頓了一下,黑子淡淡地回答。

「……」盯。

「真的只是室友給了太多吃不完而已。」縱使在赤司那樣充滿壓力的視線下,黑子仍是那樣地平淡,不知是完全不受影響還是單純沒有表現出來,沒有什麼聲調起伏、繼續禮貌地陳述著:「原本是想分給女警官們的,但又剛好遇上了情人節、怕有所誤會才沒這麼做,如果赤司君不嫌棄的話請拿一些去吧。」

盯著對方半天看不出半點端倪,赤司放下筆撐起頰:「……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剛好我也餓了,謝謝你、哲也。」

「不用客氣。我才要謝謝赤司君協助我解決了這些巧克力。」黑子說著從公事包裡拿出了一包用半透明包裝紙包裹得精緻的小包巧克力,遞給了赤司。

「……你室友試做的巧克力也包裝得這麼漂亮?」

「這是他個人興趣,我還有好幾包。」

「……是嗎。那麼、我開動了。」

 

     

 

「──話說回來,你什麼時候開始跟你室友分居的?」躺在沙發上的男子躺得隨性,一頭漂亮的艷紅髮絲被壓得雜亂,而他卻絲毫不在意,自顧自地仰頭看著書。

「……室友?」有著淺藍毛髮的男人聞言眨了眨眼,淡色的眼瞳轉向他的伴侶,沒什麼波動的神情透露出淡淡的疑惑:「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的喔。」

「嗯?」愣了一下,紅髮從沙發裡彈了起來,劃出一個漂亮的弧線:「你不是有一個很愛烹飪的室友嗎?」

「沒有啊……呃……」否認的話才說到一半,淡藍色的眼瞳突然緊縮,以往平靜的表面彷彿受暴風襲來般起了陣陣漣漪,雙瞳的主人也變得不再如往常那般平靜且淡定,一下子結巴了起來。

看著這樣的對方,紅髮男子猛地理解了。

「……你騙我?」

「呃……」

「那其實是你做的……?」臉上不由自主地冒出紅暈,身體卻是以緩慢卻駭人的速度緩緩站起,蓄勢待發的模樣宛如猛獸。

「呃、真的很對不起……但我當時只有這個辦法……」慘了,惱羞成怒了。

「你不用解釋,我懂的。」聲音聽起來很冷靜,但淡色頭髮的男子所感覺到的氣場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真的很對不起,對不起讓赤司君吃了不存在的室友的醋,我不是故意的。」

「什──問題才不是在那裏!──黑子哲也!你給我出來!」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