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0赤司生日賀文

※二十五歲設定。

※赤司棋士、黑子幼稚園老師

※赤司視角

 

 

 

赤司征十郎,二十五歲,打從理解到競爭為何物之後便從來沒有嘗過一次失敗的男人,在這說長不長、但也不算短的歲月中,主導權向來都是掌握在他手掌心中,不僅鮮少示弱、更不可能做出有如自殺般乖乖放棄束手就擒之類的事情。在他的觀念裡,既然勝利理所當然屬於他,那自己就更沒有理由放手讓成功溜走而白費了勝利女神的眷顧。

不曾失意是因為從未嘗過失敗、然而也更是因為不會失敗而絕對不會放棄。

就是這樣他才有辦法在從前那年少時期於球場殺出一場又一場的勝利、也是因為這樣的信念讓如今的他得以在棋壇裡以新人的姿態橫掃千軍。

然而這樣的他,卻始終必須對某件事實懷著某種複雜的不甘心情緒、勉為其難地心服口服承認──

他的情人,他、搞不定。

不過當然並不是說他無法滿足他的情人那方面的需求──事實上,關於那方面、赤司自認除了自己無法變成女人之外已經做得還算不錯了,如果對方還敢囉嗦那他寧願分手算了還比較清靜一點。

不,不是那種膚淺的問題。

只是關於他的情人、在他們認識這麼多年又交往了這麼久的情形下,赤司卻覺得,自己始終搞不懂對方、無法理解對方的想法、更不知道對方腦子裡現在使否正高速運轉著策劃著些什麼。

一如對方的身影般,捉摸不定。

像是前幾天,突然就要求自己把今明兩天的時間給空下來。正當他還摸不著頭緒、正準備要在約定好的今天搞清楚這是為了什麼又是怎麼一回事時,對方卻半句話也肯不多說、直接就抓了他和行李出門,住進了這不知道什麼時候竟已經訂好房間的溫泉旅館裡,弄得赤司除了滿頭霧水之外還有一肚子不明所以的鬱悶。

溫泉很棒、房間很舒適、窗外景色也很美,看得出來對方其實為了這天下了一番功夫,但是他實在不喜歡這種受人擺布的感覺,路途中還曾因為這樣差點跟對方翻臉自行離開……最後是看在對方臉上透露著某種熱衷與期待、以及為了自己該死的好奇心而忍了下來。

然而那個人卻在吃過晚餐之後又利用自己的特殊技能突然不見蹤影,直到他都已經泡完溫泉好一陣子、身上的熱氣都快冷卻了,依然不見那單薄的身影。

……把人硬是拉來了卻又放置,搞什麼!

赤司覺得自己本來就沒很多的耐性很快就會被這種莫名奇妙的狀態搞成負的。

他實在不懂……他認為對方應該不是那種想到什麼做什麼的人的。那人就算外表看起來無動於衷,內心卻是暗潮洶湧,看了很多、卻始終不行動,和一旦確立目標便會不顧一切勇往直前的自己不同。他覺得對方其實明白很多事情,卻一直只是看著而沒有點破、也沒有出手做些什麼,也不知是因為不到時機、還是為了某種旁觀者般的事不關己。

就算因曾和對方在同一個球場上打過球而認為是前者,赤司卻也很難得地沒有十分的把握。

不過儘管就是這樣的沉著才讓他深深受對方吸引……現在的他卻覺得這實在有點煩人。

什麼時候才要回來啊……很無聊、也很浪費時間耶……雖然他本來就是在休假沒錯啦……

話又說回來,雖然自己因為沒有賽程而空得出時間、但對方可是幼稚園老師欸!在這種非假日翹班來到這種地方真的沒問題嗎……

不敬業可是會帶壞國家幼苗的。

人家母親辛辛苦苦懷胎十個月才生下的珍寶,可不能隨便糟蹋啊,給我回去工作崗位吧你這──

「……」

呃。

他好像、想起來了……

應該、是造就這一切的原因……

今天……

「赤司君。」

他一直在等的那人突然從旁出現了身影,好似抓準了時機般喚了聲,勾起嘴角,淡色的眼瞳中盈著滿滿的笑意與暖意。

「生日快樂。」

……是、自己的生日。

看著對方手裡捧著一個裝飾精緻卻不顯庸俗的漂亮蛋糕,他感覺上頭的燭火彷彿帶有和那小巧火苗般相反的巨大能量,一瞬間冷清的房間便因它而溫暖了起來。

就算是剛才的溫泉都比不上。

──這個連自己都忘記的日子,卻還是有個人把它記在心裡。

雖然自從他們開始交往以來就幾乎每年都是這樣,赤司每年卻依然只能在呆愣中回以對方同樣一句話。

「……謝謝你,哲也。」

接著,對方也只是以更大的笑容回應,亦如往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