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日更挑戰,但最後失敗了所以只有4篇(被揍

 

 

 《距離》

 

那個人對他而言一直都是一個遙遠的存在。

無論是從前他剛加入籃球社之時、還是那三軍升不上二軍的時期,甚至於是後來那人發掘了他的能力、將自己提拔到正式隊員的現在。

他總是只能遠遠地望著那人的背影、或是在底下隔著好一段距離聽著那人的訓話,看著那人的眼神不知道為何總是望著遠方、卻是強而有力的堅定,看著那人為了遠大的抱負與展望勉強自己許多事、卻從不在人前示弱,看著那人站在陽光下發光發熱、而他卻永遠只能是角落裡的一抹影子。

峰頂上與山腳下,他們兩人就是如此地天差地別。

就算為了縮短差距而追逐著對方,那人卻永遠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往前進、拉大他們之間的距離。

那人就是這樣遙遠的存在,他永遠追不上抓不著觸摸不到、更別提是擁有。

他很清楚。

但也……無法阻止自己想要擁有那人的渴望。

那不知從何開始、又是如何而來的不切實際妄想。

究竟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剛開始只是遠遠地看著,崇拜地望著那人站在自己到不了的地方、做著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因為對方是自己再怎麼努力也達不到的理想而憧憬著。

接著隨著時間的流逝、相處次數的增加,他發現了那人在人後不為人知的努力、意外細膩的體貼與關心、莫名堅定的逞強、不願示弱的倔強、口是心非的惡言,令他大感意外、同時也更加好奇。

他開始忍不住把目光鎖定在那人身上,想知道自己的憧憬對象的真實想法、想發掘更多那人的真實面貌。

──然後待他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心情早已不只是憧憬這麼簡單。

此時要停止已經來不及了。

就像煞車失靈的跑車,只能筆直地往某個方向直衝而去。

多麼想再靠近那人一點,哪怕只有一點點也好。

想試著碰碰看那人,好奇著對方的體溫是冰涼還是溫暖、肌膚摸起來是光滑還是粗糙?練習過度的雙手一定佈滿著許多厚繭吧……指節分明而手指修長……怎麼在這麼繁重的訓練下這雙手還是這麼漂亮呢?照理來說總是會有些變形的啊……不知道那不甚大的手掌掌心是厚實還是單薄呢?不管如何,一定都是令人愛不釋手的觸感吧?……

不知不覺中,他開始盯著對方的手發起呆來。

「……哲也?」

偌大的籃球場內只有他們兩個人。為了某些不太單純的原因,他自願在訓練過後留下來協助對方整理社團用的資料。而應該負責這項工作的經理桃井則是臨時有事無法留下,才會造成現在只有他們兩人獨處的狀況。

「別恍神了。累了就回去,否則在這裡只是礙手礙腳。」

查覺了他的失神,對方淡淡地掃了他一眼,撇下了一句應該要是關心但不知為何如此帶刺的話語,手上的動作不停。

眨眨眼,他什麼都沒說,只是恢復了手上的動作。

「……我只是在想──」但過了幾秒,他還是忍不住打破寧靜。

「嗯?」

「──赤司君的手、好漂亮呢。」

「……呃?」

對方明顯是不知該如何回應的表情。

對啊,明明是這麼好看穿、如此容易就動搖、輕而易舉就能發現弱點,但為什麼、就是沒人發現呢?

明明是這樣一個單純而透明的人,卻為了保護自己而把他人都拋下一段遠遠的距離、自己一個人攀上別人都到不了的頂峰。

殊不知,身處在高峰的陽光下,才更容易被看得一清二楚啊。

在光明中,是逃不過來自陰影處的來襲的,赤司君。

他微微一笑:「赤司君看起來應該不像綠間君那種會去保養手的人啊,為什麼還是看起來這麼漂亮呢?」極其自然地抓起對方動作停滯的手,努力地忽略自己心臟的鼓噪與腦子的熱度。

……就算距離遙遠……我也可以試試看吧?

他開始撫摸對方的手指、感受對方分明的指節和偶而出現的厚繭,手指滑過對方比想像中還要單薄的掌心、心想原來對方的體溫是這樣的高啊和平常的態度完全相反呢,同時完全不敢抬頭、不敢看對方的表情、不敢和那人對上視線。

他八成把所有勇氣都用在抓起對方的手那瞬間了。

然而對方也沒有反抗,只是在他把玩起手掌時僵硬了一下,卻依然沒有要抽回手的跡象,異常溫順任由他抓著手隨便擺弄。

可能是他的表情太過淡然,讓人覺得做出什麼過激的反應反而不對吧。

但他臉色雖淡漠,心裡可是緊張得要死啊。

緊張到甚至無法判斷這手中逐漸升高的溫度究竟是自己心理作用的錯覺、還是雙方的體溫真的在上升。

……赤司君也是嗎?

遲疑地,他小心翼翼握住那人的手掌,不再動作。

「……」

幾秒鐘後,掌心傳來了對方僵硬的回握。

 

     

 

那疊資料、他們後來一連整理了好幾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