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為喬葉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一步之遙②沒有更好的藉口了嗎③意外惊喜

 

喬一帆X葉修

※時間點在全職完結的四年後,私設多

※寫完之後我覺得這改個角色名就會變成(ry

※祝大家七夕快樂!(已經過了#

 

 

 

人的一生中總是會有那麼幾個的,崇拜的人、景仰的對象、前進的目標,作為自己還在摸索的青少年時期、或是仍殘有一絲夢想餘溫的半老年紀時,努力在這個世界前進時的道標、黑暗時期唯一的燈塔。

神明、大大、那個人……或者是有點過氣的說法,偶像。

喬一帆的偶像是葉秋──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葉修。

這是一個對誰說出來都只會得到「喔是嗎」這樣平淡反應的答案。畢竟葉秋是誰啊,他可是名字就相當於榮耀本身的榮耀職業圈第一大神啊。先不提和喬一帆差不多時期的新生代幾乎都是聽著這個名字長大……練起自己的帳號卡的。縱使後期葉秋陷入低潮直至引退的那段時期,正好有個響噹噹的周澤楷坐上了王座,那位生命力跟什麼會爬的東西一樣強大的前榮耀第一人還不是猥瑣地換回了本名之後,立刻又像理所當然似地在把榮耀職業圈無論內外攪得天翻地覆的同時拉回了自己的寶座,還在上頭對著底下朝自己比中指的職業圈人「呵呵」了一聲。

這樣瀟灑霸氣又強大的大神,會玩榮耀的大概只有霸圖人不曾把他當作偶像。

除了幾個還記得他過去經歷的人會回問「原來不是王杰希嗎」之外,從來沒有人對於喬一帆景仰的對象是葉修這件事覺得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雖然陳果曾擔心地叮嚀小陣鬼千萬別跟大人學壞。

只有早已不能算是小孩子的新世代陣鬼自己知道,這份感情或許不能單純地以「崇拜」概括而論。

原本真的只是純粹的偶像的,在那個還會因仰慕這樣的理由而衝動地選擇榮耀職業圈作為自己人生的天真年紀。儘管因為地緣關係加上誤打誤撞而進了微草,就算他並非不尊敬那位強大而可靠的微草隊長,在那時小小的吊車尾訓練生心中,揣得最高的果然還是那一直以來不見廬山真面目的榮耀第一人。

因此當對方向已經無法繼續待在微草的自己遞出橄欖枝時,儘管早已作為偽業餘陣鬼玩家和對方在遊戲裡闖了好一陣子,喬一帆還是有一種自己該不是在作夢吧的感覺。

不,大概從自己能和那位大神站同一個榮耀競技場切磋時,就是夢境的開始了。

而後來的發展與其說是夢境的延續,不如說是不可思議到令人以為這些都是自己妄想的奇蹟。

「喬隊長,別練了。為了練手速而餓到胃穿孔對興欣不會有好處的,該去吃午飯了。」修長而漂亮的手在喬一帆差點因恍神而讓一寸灰摔進溝裡時拍上他的肩,即便過了許多年仍然慵懶而隨意的語氣自背後響起,隨著一縷熟悉的香菸味。

「……前輩講這種話真是有違和感啊。」順從地登出帳號,訓練本來就差不多告一段落的新上任隊長摘下耳機,轉頭看向聽說明天才會回來「懇親」的興欣創始人與心靈支柱:「前輩怎麼提早回來了也沒說一聲呢?包子今天還念著要去接機呢。」

「還不是沐橙急著回來看看新進來的孩子們嘛,自個兒就買了早一天的飛機。」聳聳肩,多年不變的T恤配休閒褲同主人一樣懶洋洋地隨意掛在一點也不結實的身版上,像是嫌某人自身散發出來的宅男氣息還不夠重似地,「這麼說起來她還買對了,免得我在機場就被包子舉起來遊街。」

覺得事情發生的機率非常大的喬一帆想像了那畫面,忍不住一笑:「前輩吃過午餐了嗎?」

「還沒,我這可是才剛到就被賦予叫我們新隊長下樓吃飯的重責大任呢。」伸手拍了一下個子早已超越自己的少年,葉修再次有種孩子們果然都長大了啊的感慨:「所以快下樓吧,不是只有你餓。」

距興欣第一次奪冠以及葉修宣布引退已過了四個年頭,曾經的榮耀第一人也當了四年的國家代表隊領隊兼興欣顧問,要說這些年來他覺得成長得最令他五味雜陳的後輩,眼前的新任隊長大概當之無愧。

雖說仍是那樣地謙和有禮、且自帶著一股惹人喜愛的溫柔,但不曉得是風水問題、還是前頭實在是有太多那種類型的前輩,如今的喬一帆在保持溫吞的紳士特質同時,竟還融合了某種說不上來的惡趣味屬性。

例如剛才那許久不見的第一句話,那是在酸他對吧,雖然語氣非常有禮貌。

他們家忍讓的小陣鬼什麼時候竟然有這樣的戰力反嗆自己的前輩。

葉修感覺自己有點像離巢期的家長。

「啊對了,剛才我經過時大概望了眼訓練區,感覺都是些不錯的孩子呢。」儘管仍是懶洋洋地,聲調中卻明顯地帶著股欣慰與鼓勵,葉修叼著菸,踱著緩慢的步伐:「聽說有不少是衝著你來的,接下來可不輕鬆啊。喬隊,加油啊。」

「是啊,他們不久就要拜託葉顧問了,還請您手下留情。」走在前方的喬一帆沒有回頭,因此葉修看不見對方的表情,只能從聲音判別其中的些許笑意與某些其他的情緒:「興欣人手嚴重不足,請別把他們嚇跑了。」

「說什麼呢,我是那種人嗎?」

「這可能需要叫上莫凡和唐姐來一起討論。」

「那叫因材施教,沒有我那麼做你們會有今天嗎?」

閒扯間下了樓,喬一帆在樓梯口轉身仰望還在三階之上的老菸槍,語氣裡的笑意一下子不見蹤影,只剩先前那股微妙的情緒:「前輩……我會努力扛起興欣的,請您看著。」請看著我。

啊,來了。

看著那雙反射著溫黃室內光的年輕雙眸,葉修沉默地吐了口煙。

就是還有這方面令人心疼的轉變,所以才說這位後輩的成長特別使人心情複雜。

「……說什麼扛起,不是還有我在嗎?」以不疾不徐的步調下了最後幾階,某顧問仰頭,忍下了想把煙灰彈到說蠢話的後輩臉上的衝動,「興欣又不是你一個人的……有那麼多前輩能挑,別學王大眼那個不良示範。還有,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才刻意早點趕回來的?」

「……您不是說是沐橙前輩──」

「那麼爛的藉口,一帆你居然相信了我反而比較訝異。」葉修現在真的想把煙往對方臉上噴了:「昨天在QQ上對我說了那些話的人是誰啊?你不想聽到哥的回答?」

「……當然想。」只是他以為對方已讀不回就代表……

其實昨晚他只是一時衝動,再加上當時被包子灌得有些微醺,一想到隔天是什麼節日,便在腦子運轉前先伸出了手敲了那遠在老家的前輩的視窗。

而等到喬一帆將自己的心底話輸入並送出時,他就酒醒了。

──那大概是他這一生最恨自己手速的時刻。

「所以我這就是想今天當面說。」發現自己沒回應的意義和對方以為的完全不同,突然理解後輩嘴上的戰鬥力莫名上升的原因,興欣顧問嘆了口氣:「……現在我回來了,哥會陪著你的。」

看著那雙溫潤的雙眸在瞬間亮起的光芒,葉修叼著菸,儘管對這狀況仍感覺無奈又好笑,卻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前輩,您還醒著嗎?』

『今天又被採訪了,作為興欣隊長代表發言果然還是很緊張。』

『但是我會加油的』

『雖然不像前輩那時的實力,但我還是會努力帶著興欣朝冠軍前進的』

『……前輩』

『明天是七夕,很想見到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