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X辛巴達,辛巴達性轉

※總而言之就是一個辛生理痛想毀滅世界的故事(X

※時間點在巴巴仍在辛德利亞白吃白喝的時期

OOC+私設有……反正不管怎樣應該沒有比性轉雷(靠

※其實只是我想找個人來陪自己生理痛(抱著肚子

 

 

 

當阿里巴巴早餐吃到一半,被帶著歉意的賈法爾告知他們的王突然身體不適無法出門、因此今日的行程全部取消時,金髮的少年第一個反應是哈哈哈賈法爾先生你少開玩笑了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反倒是一旁的阿拉丁只是愣了一下,直接陷入不知所謂的沉思。

「呃、阿里巴巴,我真的沒有在開玩笑……」不知為何,比起因少年的質疑而生氣,賈法爾反而是尷尬的成分比較多,若不是身為政務官訓練出來的口才,可能早就當場結巴,「辛她──」

「吼呦賈法爾,你直接說出事實就好了嘛!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何必這樣吞吞吐吐的,看起來不是更可疑嗎?」難得會安分待在王宮裡的碧絲蒂突然從首席政務官身後冒出來,朝一沉思一呆滯一面無表情的三人笑嘻嘻地打了招呼:「對不起喔,這是我們家的王的老毛病了,兩位男士還請體諒一下。」

她歡樂地以看好戲的語氣宣布了真相:「我們家的王啊──她是生理痛啦。」

「……」雀斑臉的政務官沉默。

「……咦?!」

相較於立刻露出了「果然如此」表情的阿拉丁和反而一臉問號的摩兒迦娜,嘴裡還咬著蛋的前三王子則是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

雖說並不是由於某王強大的戰鬥力與精神力、自由奔放的豪邁個性、以及嗜酒如命酒後亂性男女通吃的種種事蹟而忽略了對方是位女性的事實,阿里巴巴震驚的點與其說是生理痛本身、不如說是那囂張又迷人的王居然會被生理痛擊敗這件事。

他突然覺得那位王因病臥床的可能性還比較大一點。

平常拿著金屬器打打殺殺擋路者死有如戰鬥女神的模樣,就算被砍成重傷也是爬起來再戰彷彿沒有痛覺似的女王,居然會因為生理痛而躺床──?!

八芳星都要哭了我說。

「……」深呼吸了兩口氣,賈法爾以一種莫名的從容就義姿態接著碧絲蒂的話繼續他本來想告知的事,不過表情仍然有些僵硬:「……事情就是這樣,辛請我代她向你們轉達歉意。此外,如果三位不介意的話,我們也可以安排別人帶你們參觀辛德利亞──」

「啊,不用啦,我們就等阿姨好了再去也沒關係。」很快地在賈法爾語畢前立刻回答,阿拉丁用力地戳了一下身邊那已驚嚇到暫時當機的、自家的王。

「……呃!欸、對啊,主人都不舒服了,身為客人的我們還跑出去玩感覺怪不好意思。」很快地回過神來,心情在內心吐槽後立刻轉為擔心的阿里巴巴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嗎?呃,雖然我們大概能上的忙也不多……」

「太好了!」沒想到在賈法爾回答之前、卻是碧絲蒂先歡呼一聲衝了過來,雙手握住了金髮少年的手,感激涕零地抬頭看著他:「正好有件事想拜託阿里巴巴幫忙,還在擔心你不願意呢!你能這麼說真是太好了,可以麻煩你嗎?」

「呃……什麼?」

不知為什麼,雖然嬌小的少女說出來的請求很正常,阿里巴巴卻從對方閃閃發光的眼神和莫名歡快的笑容中感受到被推下火坑的錯覺。

……也許根本不是錯覺。

 

 

抱著枕頭、整個人蜷縮在床上,接近而立之年的某女王痛苦地把頭埋進被子裡,今天第一百零一次想著能不能用七件金屬器毀滅這個有生理痛的世界。

然後如果可以的話,毀滅完之後就再創造一個沒有生理痛的世界……

──不,不對,應該是要創造一個只有男人會生理痛的世界才對。

好不容易一波難受的痛楚過去,七海霸主翻了一個身改成仰躺,看著裝飾著繁複花紋的天花板做出決定。

「呃、打擾了。」就在辛開始想該從哪裡毀滅起會比較順利的時候,房門上的敲擊聲以恰到好處的音量打斷了他的思緒,門後也跟著傳來了某人帶著遲疑與緊張的聲音:「那個、我是阿里巴巴,是碧絲蒂小姐拜託我拿熱水袋過來的。」

……原來這次是把他推來當祭品啊,碧絲蒂。

一下子就理解了現在的狀況,剛好在疼痛的間隔因而稍微恢復理智的某霸主覺得有點好笑,不過由於心情還是因身體的難受而非常惡劣的關係,她並沒有因此而好心地解救某隻被推上祭壇的羔羊。

何況是給她的供品,那她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地好好善用這個出氣包了哼哼哼。

「……門沒鎖,自己進來吧。」

聽見允許的回答後立刻輕手輕腳地開門踏進了某王的房間,阿里巴巴捧著盆塞了好幾個熱水袋的熱水,一進門便直接對上了埋在枕頭堆裡的女王饒富興趣的視線,「打擾了……您還好嗎?」

「很不好,你要安慰我嗎,阿里巴巴?」

「……您還會開玩笑的話就代表沒事了吧。」金髮少年無言,同時覺得真心在擔心對方的自己是個白癡。

「嘖,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有力氣能開個玩笑的呢,少年真是不貼心,也不陪姊姊玩一下──嗚!」

突如其來的下一波痛楚彷彿要嘲笑她樂極生悲似地、在辛正打算繼續用言語調戲某人時猛然從下腹湧上,令她還來不及說完整的玩笑話一下子被悲鳴給截斷。

可惡,現世報嗎。

憤恨地想著,連捶床力氣都沒有的某王胡亂地從身邊夾了個枕頭,就想再次縮進被子裡。

「欸?」第一次看見對方痛呼與軟弱的模樣,其實青春期還沒過的某少年一呆,緊接而來的是不知道驚嚇還是緊張多一點的情緒:「欸、欸?!您、您怎麼了?您真的沒事嗎?」把沉重的水盆放到一邊,阿里巴巴慌張地奔過去,到了床邊卻又不知道該不該在對方把自己悶死前從被子挖出來,只得手足無措地看著那一大團的隆起物。

「……不是早就說過很不好了,從來沒有好過好嗎。」隔著被子傳出的聲音聽不出是因虛弱還是隔音而顯得微弱,但能很明確地分辨出其中濃濃的鬱悶:「你很吵。」

「呃、對不起。」一秒道歉的少年左看右看,最後仍是把視線放到了自己帶進來的醫療用品(?)上,「那個,要幫您拿個熱水袋過來嗎?」

「……好。」

終於找到事做的某人如臨大赦地呼了口氣,小心地以盡量無聲而迅速的步伐將水盆搬到床邊的小桌,把其中一個熱水袋拿出來擦乾,才雙手捧著朝那團好像稍微有點變形的棉被隆起物遞過去:「呃熱水袋我就從被子底下塞進去了──咦?!」

掀起的被子一角突然伸出了一隻纖細柔嫩卻強而有力的手臂,一把抓住的阿里巴巴的手腕,直接將完全反應不及的金髮少年拖進被子裡。

要不是場景和對象的關係,這狀況還真像鬼故事。

「哇啊!您在幹嘛!」

「拿我的熱水袋啊。」

在棉被底下的昏暗空間中對上閃著奇妙活力的漂亮雙眸,原本還在掙扎的某少年一下子就因這視線而有了想要投降的心情:「……熱水袋被丟在外面了。」而且這個距離還不曉得撈不撈得到……奇怪一個人到底為什麼要睡這麼大張的床!

「我拿到『我的』熱水袋了啊。」嘻嘻哈哈地回應,其實根本還沒忍過這波疼痛的辛在昏暗中皺了一下眉頭,然而刻意維持的語氣仍是高昂的:「擁有火能力金屬器的使用者,借我用一下吧。」

「……」儘管因光線不足而看不清,但阿里巴巴還是感受到了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時而不時地抽動了一下,「……您就不能好好用熱水袋嗎?」

「人的體溫比較持久嘛,而且這樣我也不需要抱枕了。」

他是熱水袋和抱枕的集合體嗎……

一邊在心中吐槽,同時感覺到對方慢吞吞地蹭了過來,原本因為女王的反常而想著隨她去的阿里巴巴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現在的距離好像很不妙。

但好像已經來不及了。

「你可不能亂來喔,阿里巴巴。」把還比自己矮了個頭的金髮少年攬進懷裡,某霸主愉悅地說。

「……」不要搶他的台詞啊。

看著離自己的臉不到零點五公分的女人乳房,阿里巴巴不想說話。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