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暑假CWT40無料小報內容

綠谷出久X轟焦凍

※畢業後職業英雄設定

※私設多,OOC

 

 

 

 

 

曾經他以為自己會就這樣一輩子活在父親的陰影底下。

儘管自己就是最不希望這件事成真的那個人、儘管他已是用盡所有的一切想脫離父親的掌控,但卻像陷入沼澤的愚蠢小鹿,越掙扎只是越陷越深,越想往上爬卻是更加向下沉淪。

而就在沼澤即將掩至他的口鼻、眼看就要被吞沒滅頂,卻突然有個人以幾乎要連自己都犧牲掉的氣勢將手伸入沼澤,握住了他已然放棄掙扎的雙手。

「那不也是『你』的力量嗎!」

明明是比自己更加弱小許多的存在,明明也背負著什麼無法對旁人啟齒的問題……明明都要自身難保了啊。

在那種情況下,卻還有心思想著拯救別人,這不是笨蛋是什麼。

──這,不是「英雄」是什麼。

 

「──學、轟同學,轟同學?」

正因陷入以前的回憶而情不自禁地勾起心情複雜的苦笑時,某人的臉龐突然伴隨著呼喚聲在轟的眼前放大,已經接近成熟的青年五官和過往記憶中的稚嫩面容交疊,瞬間令人有種分不清哪個才是現實的感覺。

「你怎麼了?真難得看你在發呆。」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事。」輕描淡寫地帶過方才的失常,如今也早已成長、並和對方同樣如願成為英雄的雙髮色青年下意識地抓了抓臉,才發現自己竟還忘了卸下面罩,「話說回來,你這個叫法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改掉?都已經畢業這麼久了。」而且這傢伙連工作合作時都這樣叫,就算現在的英雄早已不流行隱瞞現實身分,一直被這樣稱呼還是很怪。

「啊哈哈,在學校叫得太習慣了嘛……」綠髮的青年用和以前一模一樣的退縮表情打馬虎眼。

「我們已經畢業一年多了。」轟毫不留情地直接戳破對方薄弱的藉口,「就連爆豪都好歹會叫我的稱號啊,『小丑(註)』。」

「轟同學你的稱號不就是自己的名字嗎……」綠谷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眼下這種既無奈又苦逼的心情。

「嗯,所以希望朋友叫自己的名字有什麼不對?」想開了父親的事情之後,最近明顯地越來越率性自信、也愈發耀眼的轟邊說邊解下面罩,理了理稍微凌亂的髮絲,理所當然地看著合作了好一段時間的搭檔。

雖然,他其實有那麼一點心虛地包含著些微的私心。

其實不是為了「朋友」這樣的關係。

「啊哈哈……」又乾笑了幾聲,卸下戰鬥服後便全然沒了英雄架式的青年飄忽地轉開視線,弱弱地轉移話題:「話說回來,我本來是來叫你過去會議室的,歐爾麥特說有點事情要跟我們說……好像是關於上次的襲擊吧。」

「……」

「呃……走吧?」

無奈地看著對方不安又討饒的綠色雙眸,轟最後也只能輕嘆口氣,點點頭:「……走吧,別讓前輩等太久。」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目光開始不受控制地追逐著他。

睜大眼睛仔細觀察、動用腦子(與嘴巴)認真地分析思考、將這一切完整地紀錄記憶下來、並將累積的知識作為下一次分析的資源與能量……這是無個性卻又嚮往著英雄的他從小養成的習慣,多年來早已幾乎成了本能。

因此他一直都在看著、觀察著周遭,不放過任何微小難以察覺的枝微末節。起初是自己那囂張又自傲的青梅竹馬、自己所崇拜的英雄,再到街坊鄰居、同學老師,甚至是擦肩而過的路人……任何身邊的人事物都可以是觀察的對象、值得仔細分析的狀況、或可能派上用場的道具。

長久以來,他都是基於這樣的信念在觀察著周遭的一切。

所以,剛開始將視線放在那位推薦入學的優秀同學身上時,綠谷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

這只是為了分析與記錄的必須觀察罷了。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丑、小丑,綠谷!你還好嗎?」

恍惚地撐開無力的眼瞼,映入模糊視線中的是最近幾個月開始看得很熟悉的雙色,綠谷用力眨眨眼,努力對焦:「……抱歉,我又用過頭了……明明都已經不能算是菜鳥了……」

就算如今已控制得相當熟練,One·for·All依然不是無敵且毫無副作用的強化個性,若是使用到超過身體負荷的能量仍會給使用者帶來劇烈影響。儘管正值身體能力高峰期的年齡、這些年來的努力更使綠谷的負荷額度增加了好幾倍不止,但偶爾遇上較難纏的敵人時,難免還是會出現超載的情況。

就像他的青梅竹馬說的,運動過度之後肌肉痠痛不是理所當然的嗎這個廢久。

「總是給你添麻煩啊哈哈……」老實說,真要避免這種狀況還是做得到的,綠谷心知肚明,真正的問題其實是在於他這種救人時完全不顧周遭只會腦熱往前衝的個性,令他一旦打開開關就忘記煞車和計速器的存在。

「怎麼會,要不是有你,躺在這裡的就會是我了。」且不會是個性使用過度這麼簡單,而是需要躺在床上好幾天的重傷……轟在面罩底下咬咬牙。

這個人總是這樣,獨自一人默默地想了很多、看了很多,並同時在這樣的前提上悄悄做了很多。以這些似乎全然不算什麼的姿態默默走在前頭,擋下其他人都沒發現的危機,接著再用好像做錯事的小孩般怯弱的表情轉過頭來、對著後方的人抱歉地笑,好像出風頭是一種錯一樣。

雖然他的確常常覺得這樣的對方很可惡。

「嗯……轟同學沒事真是太好了。」沒注意到搭檔被面罩遮住的小動作與微妙的心思,腦袋還不是非常清楚的綠谷聽見對方的話呆了一下,接著露出憨厚到有點恍惚的笑容。

幸好,這個人沒事。

看著那狼狽卻又散發著異樣光彩的真誠微笑,那瞬間只感覺到心中升起了股又是感激又是生氣的複雜情緒,轟眨眨差點就要掉下淚的異色瞳,深吸一口氣:「……可是我的搭檔倒下了,這對我來說也是一種侮辱。」

「……呃?」

「我才不要一個動不動就因為肌肉痠痛躺床的夥伴。」說著令綠髮青年嚇得從恍惚裡猛然清醒的話語,雙色髮絲的青年一邊忍不住在心中偷笑、同時彎下腰,以鼻子幾乎要碰到對方的距離望進那雙墨綠瞳孔:「快點練到不會隨便過熱的程度吧,半吊子小丑。」

過近的距離和隨著話語噴上臉部的吐息令綠谷又是幾秒的呆愣,而後才意識到這句話中的涵義,後知後覺地綻開了笑容:「好的。」

終有那麼一天的。

所以,請等我。

 

 

 

註:原作日文英雄稱號直譯為「人偶」,但因作者認為「小丑」與主角小名「小久」發音較接近、也符合原作稱號隱含意義,故私自改為此稱呼。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