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葉修蹲下身、以少見的認真表情細心檢查那名昏倒哨兵的狀況,喬一帆有些無措地回想著剛才的過程,還是覺得不太現實。

無視他當下的錯愕,那時帶著他來到此地的某第一嚮導在做出驚人的指令後,便毫不浪費時間地立刻接著解說入侵哨兵精神領域的方式、以及如何掌控攻擊力道等等細節。就算再怎麼亂來,葉修也至少清楚若讓喬一帆什麼都不明白地胡搞有多麼危險,指示和引導還是有的。不過他也就只是作為安全的那道閥鈕,剩下的還是放任生嫩後輩自己處理。

對於精神領域的掌控,其實在嚮導的專業教育裡能教的也並不多……畢竟那是一種嚮導的本能、就另一方面來說是根本不需要教就能會的,更何況每個嚮導的習慣操作方式都不同,能教的理論知識頂多就只有一般哨兵的精神領域的粗略劃分與如何控制力道而已,其餘的就只能讓嚮導們自行摸索。因此葉修認為,與其教了那麼多有的沒的理論知識,不如直接讓這名青澀的小嚮導直接實戰還更有效率些。

……雖然這實戰訓練實在來得太突然。

毫無心理準備的喬一帆在心亂如麻的狀況下糊里糊塗地聽完了葉修的講解,之後便全憑下意識聽從前輩的命令閉上眼睛、放出自己的精神力。

然後?在喬一帆的記憶中,就沒有然後了。等他回過神來,他已經在半恍惚的狀態下拍暈了那名哨兵,門內傳出的強烈敵意與焦躁也消失無蹤。那位帶領著自己的大神還讚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上前打開了那扇其實並沒有上鎖的門。

那哨兵就躺在距門口不遠的紙箱後方。喬一帆有點意外地發現對方身形其實算不上強壯、甚至能以瘦小來形容,纖細的四肢和單薄的身軀,讓人無法將他和一路打趴了十幾個現役哨兵的事蹟連在一起。短短的黑髮遮不住那縱使昏迷也凶狠地皺在一起的細眉,一身黑的打扮讓他原來細瘦的身形更顯嬌小、也同時反應出對方疏離孤僻的性格。

喬一帆呆了呆,對方無法抑止的哨兵氣味細細鑽進鼻腔,令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彷彿踏上剛淋過雨的濕潤草地。

「看來應該沒什麼問題,哨兵果然就是耐打。」檢查完之後很順手地拍了拍倒在地上的黑色腦袋瓜,葉修站起身,從口袋摸出菸盒,看向因為緊張和努力過頭而開始頻頻走神的後輩:「後續就讓老魏他們收拾吧,我先帶你回興欣。」

他伸出手,稍微頓了半秒,轉換方向,隨意而輕鬆地揉揉對方的頭髮:「你做得很好,一帆。」

 

 

聯盟總部,最高層,主席辦公室。

某馮姓主席看著剛剛以超急件送到自己手中的秘密文件,覺得心臟一陣一陣的絞痛,臉色由紅轉青、再變為蒼白。看得一旁的文書官膽戰心驚,趕緊在他們的長官昏倒之前將藥和溫水遞了過去,見對方抖著手服下才稍微鬆口氣。

又花了點時間緩過氣息,馮憲君用力閉了閉眼睛。

桌上那份密件仍躺在那裡,並不是他頭暈產生的幻覺。

深吸口氣做了心理建設,他小心翼翼的再次拿起那份文件閱讀……內容也並沒有變。馮憲君心中淚流滿面。

精神力解析儀的判定失誤,居然一口氣就連續爆發了兩件!還通通都在他們聯盟的區域內!這簡直和飛來了一顆西藏高原一般大的隕石直接撞裂了國土的機率差不多。

且這次是直接在普通人之中所發生的轉化,有一大堆人都看見了那哨兵在城裡上跳下竄的,這消息該怎麼封鎖呢……說是逃跑的哨兵嗎?這麼拙劣的謊言肯定一下子就會被拆穿的吧。

他怎麼就這麼倒楣呢……

馮憲君又看了眼文件,盯著上頭那雖然字體很規矩地排列著、但不知怎麼地在他眼中就是亮晃晃得刺眼的名字看,更加有種心累的感覺。

兩次,兩份有關錯誤轉化的密件上都有這個名字。

葉修。馮憲君開始覺得搞不好根本是這傢伙帶來了厄運。

 

 

儘管剛來到此地便發生了點小插曲,興欣全體對於喬一帆的加入仍是抱持著歡欣鼓舞的態度。

全聯盟嚮導的數量本來就不多,初建立的興欣塔更是人手缺乏到只擁有個位數的嚮導辛苦地處理所有工作。雖然有著能夠以一抵十、還順便包辦哨兵工作的葉修在,但他也無法分身去同時處理轄區內的所有事務。在這樣人力需求十分迫切的狀況下,任何一個人手對於興欣而言都是雪中送炭,更何況是個珍貴的嚮導,簡直就是在沙漠中發現了個能游泳的大綠洲那般令人感激涕零。

因此喬一帆才剛被葉修拎去和身為塔長的陳果打了個招呼、甚至還沒來得及熟悉這新環境,就見陳果大手一揮,宣布興欣塔全體放半天假為喬一帆開慶祝會,好好替他們的嚮導生力軍接風。

「……」

好不容易終於從一陣混亂的打招呼自我介紹與被自我介紹中脫身,甫一踏進被簡單布置過的餐廳便立刻被團團包圍的小嚮導趕緊溜到角落去,心有餘悸地嘆了口氣。對於陳果等人的用心他受寵若驚、對於眾人的熱情他膽戰心驚,在微草當慣了不受人注意、甚至被故意視若無睹的小透明,喬一帆實在無法適應突然被當成主角與眾人焦點的感覺。儘管很感謝興欣眾人對他的重視,卻也覺得有些吃不消。

「怎麼躲到這兒來了?你可是今天的主角呢。」

正想著要把自己縮進陰影中的喬一帆聞言嚇了一跳,抬起頭,便見葉修手中端著一盤食物、悠哉地晃了過來。

「呃……前輩……」

「別慌別慌,不是怪你的意思。」擺擺手,葉修暗磋磋地跟著縮到了這個角落裡:「怎麼說呢……其實你不用有太大壓力,就當成是他們在找機會玩兒罷了。」指著餐廳中央已經全然忘記初衷、開始划拳打鬧的哨兵們,他無奈地搖搖頭,臉上卻是笑著。

「不過你能來老闆娘是真的很高興。興欣太缺嚮導了,她一直很在意,所以八成是有些興奮過頭吧。」否則也不會突然腦熱說要開個長達半天的歡迎會──他們的塔長個性雖然率直單純,卻也還沒到衝動隨便的地步。

「我會加油的。」喬一帆站直身軀,點點頭。

「哎哎,我不是那個意思啊,怎麼想到那兒去的,放輕鬆點。」對於小孩子過於認真的個性有些無言,葉修又忍不住伸手揉亂對方的頭髮,帶著明顯的胡鬧擾亂成分,「不巧我們的其他嚮導現在都不在塔裡,晚點再介紹給你認識,順便到時帶你熟悉一下興欣塔的環境和之後你的工作。現在就先什麼也別想,放鬆休息,今天那一下你也累了吧。」

「好、好的。」狼狽地躲開對方繼續揉頭的動作,喬一帆不自覺脹紅臉。

聳聳肩,葉修沒再說話,低頭專心吃著自己的晚餐。剛剛已經被眾人餵飽也灌飽了的喬一帆轉回目光,望著自己未來的夥伴們打鬧嘻笑、聽著簡直不把餐廳屋頂掀掉不罷休的吵鬧、感受這個團體中所有人共有的溫暖情緒,一抹淺淺的笑容在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過程中出現在臉上。

等到疲累的精神令喬一帆忍不住又發起呆來,半神遊的模樣甚至讓葉修都開始考慮是否要先帶他去宿舍休息時,突然一股不屬於餐廳中任何一人、突兀又強烈的思緒猛的鑽入喬一帆腦中,令生嫩的小嚮導嚇了一跳,差點沒跳了起來。

「怎麼了?」感覺到後輩情緒變化的葉修詫異地問。

「莫凡……呃、今天下午帶回來的那位哨兵,」頓了下,喬一帆完全不明白這股「就是這樣」的感覺到底從何而來。

「他清醒了。」

 

清醒時,莫凡視線所及的是一片雪白。

白淨的天花板、牆壁、床鋪、門板,這房間內部全由白色所組成,令剛醒腦袋還轉不過來的莫凡差點以為自己死了來到天堂。

回過神來後才分辨出自己只是被人帶到了陌生的房間,儘管潔白乾淨的內部讓人聯想到了醫院,但繚繞在房中那明顯而溫和的蟲鳴水流聲卻彰顯了此地的不同。還記得昏迷前所發生的事,已在沉靜的空間中冷靜下來的莫凡有點疑惑,起身探查這間房間。

這房間只有兩扇門,沒有窗戶。他伸手試著轉動門把,發現一扇門後是個簡易的衛浴間,而另一扇卻打不開、大概是出口。

「……」

──他被關起來了嗎?

『你還好嗎?』

就在莫凡有些不悅地察覺了自己的處境並開始思考該如何脫身時,一道令他有些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突然傳入他腦中,嚇得他一愣。

他轉頭掃視了房間,沒有其他人。

這個聲音是直接在他的腦子裡冒出來的。

『抱歉把你弄昏……雖然當時的狀況別無選擇,但還是很抱歉。』儘管莫凡沒有回應,但哪個聲音的主人好像不認為這有什麼關係、也不覺得尷尬,逕自「說」了下去。

『如果有哪裡不舒服請告訴我,我……可能控制的不是很好──』

莫凡終於知道他為什麼會覺得這個聲音熟悉了。

那是他昏迷前最後聽見的那道聲音。

『……你是誰?』不知道對方聽不聽得見、但也不曉得該如何像那樣心電感應般地傳話給對方,莫凡只好在心中想著他的問題,嘗試「對話」:『這裡是哪裡?』

你們是誰?

出乎他意料地,對方竟然真的「聽」得見:『我叫喬一帆,而你現在則是在興欣塔的隔音室裡。』

至少還知道興欣是什麼的莫凡頓了下:『……聯盟抓我做什麼。』

他們不是應該去培養訓練珍貴的哨兵和嚮導嗎?為什麼浪費時間在他這種普通的小人物身上?他一個拾荒為生的小市民身上也不會擁有聯盟想要的東西吧?

『……』

不知怎麼地,莫凡突然覺得對方除了那句問題之外、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心中隱藏的所有疑惑,彷彿會讀心一般。

『……因為你是哨兵啊。』重重地強調強調那兩個字,那道「聲音」堅定、卻又小心翼翼地宣告,那令莫凡感到無法消化的事實。

……什麼?

『精神力解析儀也是會出錯的,你並不是普通人。』那人不知怎麼地稍微有些激動了起來,『你是個哨兵──所以才會在這裡。』

「……」莫凡徹底懵了。

……今天是愚人節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