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門被敲響,但房間裡頭卻沒有傳來回應。

然而敲響房門的人卻不以為意,彷彿根本沒有要徵求房內那人的同意似地,逕自在門上的密碼鎖上輸入密碼,大搖大擺地就直接打開門。

坐在書桌前的喬一帆早已闔上書本,抬頭望向來人。

「前輩……」

他笑著,但他清楚自己現在的微笑只會是苦笑。

對於自己現在的處境,他真的沒有辦法真誠地發自內心笑出來。

自那天的騷動後,喬一帆便被安置在了這間位於微草未結合嚮導宿舍的房間,並從此被限制了出入自由。門上的鎖只能從外頭藉由密碼和身份辨識開啟,除了幾名定時送換洗衣物和伙食給他的女嚮導和幾個知道內情的軍官外沒有人能打開,在獲得准許前他也不可能自行外出。美其名是保護他剛經歷過轉化和這次事件的衝擊,要他好好靜養,但喬一帆很清楚,這只是一次所有人都沒明說的軟禁。

不是他不願意回應訪客,而是他清楚對方是否來訪根本和他的意志無關。

雖然不清楚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件事已帶給整個聯盟、和全世界哨兵嚮導相關部門的衝擊,不過喬一帆也能輕易地察覺得出自己身上所發生的意外狀況非同小可。畢竟在他所讀過的歷史和紀錄中,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雖說精神力解析儀的發明不過幾十年,但在這段時間內卻從來沒有出現過像他這樣的誤判案例,這絕對是第一次……這點喬一帆可以非常確定,因為他還曾就這個問題向那堂課的老師討教過。

而塔對待自己的方式,更是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呦,還挺有精神啊。」擺了擺手代表打招呼的葉修一屁股坐在房間唯一的床上,見那有些落寞的小嚮導轉過了椅子面對自己:「昨天教你的那些練習得怎麼樣啊?」

對於葉修對自己精神的評論只是再次苦笑了下,喬一帆老實地回答了對方後一句問句:「學會了感知範圍控制後現在已經不會被附近的情緒影響了,精神障壁和暗示還在練習……不確定效果到底如何。」他搔搔頭,對自己悽慘的進度感到汗顏。

但葉修聽了卻沒有表現出任何失望的情緒,反而呆了一下,眨眨眼,目光中似乎微不可見地閃過了什麼:「你已經學會控制感知範圍了?到什麼程度?」

「咦?」

「先描述一下你最小能把範圍縮到哪裡吧。」想了想,葉修說了個比較明確的方向:「這個房間的大小?還是你周圍的幾公尺?」

「最、最小大概是半徑一公尺。」被這樣明確地詢問反而讓他更緊張,喬一帆結結巴巴地回答:「不過我現在都維持在房門口左右的距離……比較輕鬆。」

葉修點了點頭:「你有試過瞄準一個目標去感知嗎?」

「呃,沒有……」

「今天可以試試。」就像是出家庭作業那樣,葉修隨口便在對方的練習清單上又添了一個項目:「可以先從近的目標開始,再逐漸嘗試遠的目標。感知得越精準、距離越遠越好,不過這整層都是些厲害的嚮導,小心不要做過火,去打擾到別人的精神障壁了,人家要是反擊起來可不是你受得起的。」

「好、好的。」

咬著沒有點著的煙,方才因想著什麼而有些走神的葉修這才察覺對面著位小嚮導的侷促,忍不住輕笑出聲:「別緊張,不是你做得不好,反而超乎我意料之外地好呢。」

雖然說剛開始察覺到喬一帆的最大感知範圍時他就覺得對方是個人才了,但沒想到比想像中還要好。不僅學習能力很強、進步得相當迅速,且因為那認真努力的個性,不會隨便嘗試取巧,就連葉修隨意派給他的自主練習都很紮實地在做。

這孩子擁有非常好的嚮導資質。

想到自己原本只是想教這孩子一點基本能力以應急、卻不知不覺變成現在這樣的定時訓練,葉修有種挖到了大寶的感覺,下意識用力把濾嘴咬扁。

難得地,他突然覺得就這麼把人搶走有點心虛。

但心虛歸心虛,某第一嚮導的臉皮並沒有變薄:「……我說一帆啊,你要不要來興欣啊?」

「咦?」迷惑又錯愕地看進對方懶散卻認真的眼睛,喬一帆不太理解這位前輩為什麼這麼問:「……為什麼?」於是他反射性地以有點失禮的方式反問了。

「……他們什麼都還沒有告訴你嗎?」見對方的困惑後臉色一變,身上的慵懶氣息消失,葉修表現出了某種明顯地不悅,不過喬一帆卻能感覺出那並不是針對他:「大眼什麼都沒告訴你?」

「部長?部長還沒來過……」

「那傢伙到底在幹什麼……」那是小聲的喃喃自語,感覺卻和大吼一樣怒氣沖沖。「這種事能連當事人都瞞嗎……轉化後的他們已經不能算是普通孩子了啊。」無意識地從口袋中摸出了打火機,葉修正要點火才想起這間房間警報器多得光灑水器就能淹死他,只好百般聊賴地抽出一根新菸叼在嘴裡。

「那啥,小喬啊,我也不知道這件事由我跟你說到底合不合適──」

「前輩。」然而喬一帆卻在中途打斷了葉修,以有些緊張慘白的臉色,努力使得聲音保持平穩:「您是要說,我已經不能繼續待在微草的事嗎?」

儘管對於上級的擔憂顧慮、以及問題的考慮不甚明白,儘管他並不清楚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很有可能會帶來什麼衝擊,但他畢竟是個嚮導。雖然還稚嫩,但也是個能察覺他人情緒、甚至心中想法的嚮導,就算是只待在這間房間裡,他也能感覺的到大部分的人對於他所投射的情緒,並藉此判斷出自己身陷的狀況。

更何況,那些被派來照顧他的溫柔女嚮導,雖然被下了封口令、卻完全沒有要隱藏她們腦中思緒的意思。

沒有人告訴他,但他早就猜出了自己的未來。

「……對。」訝異了下,不過轉瞬便想到喬一帆會知道這件事的原因,葉修也不囉嗦,直接給了肯定的答案:「我想你也知道你這件事引起了不小的騷動,而上面下令要先把這次事情的原因壓下來,等那些科學家們搞清楚精神力解析儀到底有沒有問題……也就是說,你身為一個準哨兵卻轉化成嚮導的這件事不能暴露,不能讓你在微草成為嚮導。」

看著眼前被太多措手不及的變化壓得喘不過氣的少年,葉修再一次認真地望進對方的眼中:「所以我邀請你,來興欣吧。」

「雖然其實只要不待在微草,你要去哪裡都沒有問題,不過既然有緣被哥撞上了,就跟著哥走吧?」彷彿前一秒的認真是假象似地,他一下子又變回之前那樣漫不經心的樣子,語氣裡充滿不正經:「興欣正在發展階段,還很缺人手,就算是你這樣的小嚮導也是能大有可為的,升官之路一路平坦喔。」

這下子,就連有些陰鬱的喬一帆都忍不住噗哧一笑。

葉修見狀,也笑了:「好吧可能還是沒有那麼容易……不過你想想,眼下你好歹都得要重頭再來一遍了,不如、就來和我們整個興欣一起重新開始吧?」

一起重新開始,多麼不負責任的話,但對現在真的得砍掉重練的喬一帆來說,卻起到了安慰的效果。

因為,這彷彿是在對他說:你不是一個人。

「好。」於是他聽到自己說:「我跟前輩走。」

 

「──去興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