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最驚恐的事不是他毫無心理準備地看見了他的精神嚮導──一隻溫馴的小鹿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並毫不怕生地蹭上了自己的大腿。

其實最驚嚇的事情也不是他在看見他的精神嚮導後下一秒發現自己竟然可以感應到方圍幾百公尺內所有人的情緒與部分想法。

其實最震撼的事情也不是那些震得他頭暈腦脹、如潮水般湧來的陌生情緒和部分已轉化哨兵對著自己的方向猛地投來的明顯「慾望」。

──其實最讓喬一帆記憶猶新的,是當他還在消化這些變化與衝擊、而他那些還未轉化的室友們還毫不知情地對寢室外的騷動探頭探腦的時候,那個在這變化發生還不到十分鐘就衝進來的身影。

那時,還無法適應腦中龐大資訊、整個人暈呼呼的喬一帆呆呆地坐在床邊,看著那位剛好在這段時間來微草訓練營觀摩的全聯盟第一嚮導風風火火地衝進他們的寢室,毫不遲疑、連看也沒看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就往外扯。

「還好,這區都是些未轉化哨兵。」

他邊努力跟上對方腳步,同時聽到了這聲喃喃自語。

下意識地抬頭看了看這位拉著自己沒命朝外狂奔的前輩,喬一帆看見對方叼著菸的嘴彎起了一個明顯的弧。和腳下的匆忙不同,那微笑從容而散漫,眼中卻閃著玩味和有興趣的光芒。

「呵呵,大眼啊,你這個大禮我就收下了啊。」

彷彿在跑出訓練營這分分鐘內就已經轉了好幾百個念頭和打算,剛轉化的小嚮導看見聯盟第一嚮導的笑容佈上了幾分狡詐。

 

 

於是,轉化後,喬一帆被安置到了興欣營區。

那是國家剛成立的小據點,塔的設施和管理雖已初步成形,但也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補足,更別提用來訓練準哨兵準嚮導們的訓練部門這類非主要設施根本還在建構中。負責這個新據點的建立與壯大的第一嚮導葉修也正是為了興欣的哨兵訓練營才會跑到微草去觀摩。

而也由於這個原因,葉修才能立即感應到微草哨兵訓練營中初轉化的新生嚮導,並及時在他被騷動的新生哨兵們做出什麼事之前把他救出來。

不過,這當然不是喬一帆被安置到興欣的理由。

 

喬一帆的事情一出,微草高層立即一片凌亂。

一個被精神力解析儀判定為哨兵的孩子竟然轉化成了嚮導。乍聽之下似乎不過是件小事,只要將喬一帆重新登記為嚮導、並為這初生嚮導重新安排成為嚮導的一切就能解決,但事情偏偏並不是這麼簡單。

因為這代表著最嚴重的一件事──精神力解析儀是有誤差的。

而且這樣的誤差,很有可能會使現今建構起來的哨兵與嚮導管理一蹋糊塗。

無論是一群準嚮導中轉化出了一個哨兵、或者是一群準哨兵中轉化出了一個嚮導,那都不是件鬧著玩的事情。訓練營裡出了騷動事小,要是被塔外的普通人民知道了,他們還能信任精神力解析儀給出的判定、並放心地把那些珍貴的準哨兵準嚮導交給國家訓練與管理嗎?

社會會再次回歸精神力解析儀發明前、在孩子轉化前誰也不知道他是否會成為哨兵或是嚮導的情況。

微草軍區的哨兵管理部長王杰希立刻當機立斷地下令封鎖這個消息,並將這件事以機密文件呈報給塔長及以上的長官們,直接凌亂了整個聯盟高層。

之後聯盟高層立刻十萬火急地以《SG保護協議》相關緊急事項為由要求聯合國召開世界大會的事情就是後話了,而這也不關他們這些駐地軍人的事。

王杰希接下來的煩惱,是該如何安排喬一帆的去向。

照理來說,雖然喬一帆是因為精神力解析儀的判斷錯誤由準哨兵轉化成了嚮導,但他畢竟還是微草登記在案的實習兵,理所當然地可以直接將他安排到微草的嚮導訓練營就好,程序上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然而重點在於,儘管嚮導和哨兵訓練營是隔離開來的,但為了未來配對的順利、以及顧慮到年幼準哨兵和準嚮導們的人際關係發展,訓練營之間還是有交流的。準哨兵和準嚮導們成為很好的朋友的大有人在,彼此之間就算不認識也能看得面熟。如果喬一帆就這麼從哨兵訓練營改到了嚮導訓練營裡,鐵定會在這些孩子們中引發喧然大波,那他們之前壓下消息的功夫和為哨兵訓練營裡的騷動所圓的謊絕對白搭。

這種時候,王杰希真的很難定義剛好來微草觀摩的葉修到底算是天使還是惡魔。

「讓他來興欣吧。」無視辦公室裡禁菸的第一嚮導吸了一大口菸,呼地將它噴向了空調口:「興欣缺很多嚮導。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