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銳衝出門時非常匆忙,自然是沒怎麼注意周遭的。

因此依照言情小說的尿性,他果不其然在剛衝出房間便撞上了人。

且對方還是個Omega……不過這不是重點,畢竟我們方銳大大已經有了個正把自己關在廁所的心上人,而被撞的那人則是個被標記過的Omega、是有主的,他們倆人是絕對不會擦出什麼火花的。

被狠狠一撞、差點沒跌倒的魏琛只覺得自己一把老骨頭都要被撞散了,雖然他根本還不到那個年紀。

「唉呦喂,方銳你這小子搞啥?想撞死你祖宗啊。」

儘管方銳訓練生時期的確是在藍雨訓練營裡,但那時魏琛也早就退役了,要說是祖宗也算扯遠了……不過這也不是重點。魏琛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而方銳要是真把這沒意義的感嘆詞回事也太無聊了點。

事實上,方銳根本沒聽清楚魏琛到底說了什麼,也沒心思和對方的垃圾話牽扯。心不在焉地隨便道過了歉,他轉身只想著要去找某人算帳,甚至視線連一秒都沒有放在被自己撞倒的對方身上過。

這麼明顯的異狀魏琛當然不會看不出來,「哎哎,你小子怎麼了?失魂落魄的是發生啥大事了,你媳婦生孩子了?」

方銳一震,陰沉臉轉回來看著魏琛。

「我操不是吧!你真的媳婦要生孩子了?」魏琛大驚。

不過好像沒聽說方銳這小子結過婚了啊……之前好像連固定伴侶都沒有不是嗎?怎麼突然就……

見對方鐵定是誤會了什麼,方銳又好氣又好笑,本來的氣勢和衝動也因此全給弄沒了,只剩下無奈:「魏老大你行行好吧,我孤家寡人一個隻身來興欣的,哪來的媳婦?」不,不對,這不重要。他怎麼就被垃圾話牽著走了呢。「……是說,你知道葉修那傢伙在哪嗎?」

「他剛出門呢,八成買菸去了。你找他做啥?」恢復理智的魏琛看看方銳陰晴不定的臉色、又望了眼對方身後門還大開著的寢室,頓了幾秒,忽然瞪大眼,「我去!不是吧!」不知道是自己頓悟了什麼,但這個似乎比方銳的媳婦要生孩子了還讓他驚恐。

方銳甚至還來不及問對方究竟想到了什麼,就先被激動地抓住了:「不是吧我說!方銳你真的喜歡莫凡那顆悶葫蘆嗎!」

「……」這下子方銳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啊?」

他已經開始搞不清楚現在什麼情況了。

該裝傻嗎?還是要否認呢?或者乾脆老實承認算了?是說話題是怎麼突然轉到這上面去的……

「……很明顯嗎?」最後他選擇這麼回答,算是變相承認,反正從他猶豫的態度對方八成也已經知道答案了。

不過他是真的很在意魏琛到底怎麼看出來的,他自認藏得蠻好的啊。

「……其實是老葉告訴我的。」魏琛給了方銳一個令他差點沒嚇到貼到牆壁上去的答案。「老夫那時還以為他是說笑的呢,真沒想到……」然而世界觀顯然也受到不少衝擊的魏琛根本沒注意到對方的驚嚇。

方銳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最好可以乾脆直接消失在這世界上算了。

這種事卻偏偏給他中意的對象的男朋友看出來了。他還能怎樣……能說什麼呢……

話說葉修該不會也告訴莫凡了吧?不過看莫凡的態度,應該是不知道才對啊。雖然那傢伙本來就一直都繃著一張臉沒什麼態度也沒什麼反應,但若知道自己的心思、卻仍不動聲色地繼續和他當室友,這也太不像莫凡的作風。

話又說回來,明明知道他的心意、還是放任應該是情敵的人繼續和自己的伴侶當室友日日夜夜共處一室,葉修這又是什麼心態?

相信他的為人正直真誠?還是根本就是瞧不起他這個Beta

Alpha了不起啊!

方銳忿忿地想,但依然越來越不懂葉修存的是什麼心思。

看著方銳如同號誌燈般變換的臉色,方才被那幾波驚嚇打通了任督二脈的魏琛這次反倒很快就看出他在想什麼。

「我說,方銳你不是不知道吧?」

「……什麼?」

「當初是莫凡那小子先跟葉修告白的。」見對方露出一臉我當然知道的表情,魏琛在方銳搶話之前先繼續說了下去:「但你知道當時葉修的回答是什麼嗎?

「他說,他的心裡已經有人了。」

張開了嘴卻瞬間不知道自己本來要說什麼,方銳愣了下,感覺自己不太明白、卻又模模糊糊地知道魏琛接下來要說什麼。

或許只是,他不願意承認自己明白罷了。

魏琛瞄了突然間又蔫了的方銳一眼,才再度開口。

「其實……」

其實葉修口中的那位心上人早已過世,也因此自那時開始,他的心中便再也裝不下別人、沒有愛上其他人的可能。在被告白時葉修也直接和莫凡講明了這點,但並表示若就算如此莫凡仍想要和他在一起的話,他也沒有意見。

──而最後,莫凡的選擇?

「他們在一起了不是嗎?」魏琛給了方銳一個「想也知道」的眼神。

「……」信息量有點大,某猥瑣大師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讓腦子恢復正常運轉。

他突然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是去痛揍葉修一頓、或是把那還窩在廁所裡的室友拖出來打得他爸媽都認不出來比較好。

……或許都不可行吧,那兩只可是Alpha呢。

這兩個渾蛋!一定要把事情搞成這樣嗎!

方銳只想仰天長嘯。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