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來的傢伙是個很吵的人。

在方銳搬進上林苑的第一天,莫凡便清楚地體認到了這個事實。

「嘿,早啊!」

「要來PK幾場嗎?最近對氣功師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哼哼,看哥秒掉你!」

「哈哈!看招!」

「欸、呃?莫凡小朋友你下手也太狠──」

「啊咧?已經這個時間啦?走吧走吧去吃飯。」

「欸別走那麼急啊好歹吃飯做個伴飯也比較香嘛──」

「啊,回來啦?」

「時間到了,去會議室吧?」

「哈哈哈真不愧是哥的氣功師!」

「睡前再來一場怎麼樣?……欸別又不理我啊!」

「我知道了,你是怕了哥對吧!」

「咦?激將法也沒用?」

無論是必要性的消息傳達、還是無意義的單純問候、甚至於沒營養的垃圾話,莫凡一視同仁,通通沒反應,直接當對方自言自語。

以往他只要這樣子給人釘子碰,時間一久,對方總是會失去耐心或興趣、自討沒趣地自行遠離,很快便能恢復他的清靜……然而這個人卻好像看不見這些似的,不厭其煩地逮到機會便鑽到他身邊,自得其樂說得很歡。似乎得不得到反應已不是重點,純粹只是對方自己想講、所以隨便抓個人罷了。

但憑著在網遊拾荒生涯中培養出的細心和敏銳的觀察力,莫凡發現對方這麼纏人與煩人的原因好像並不只是如此。

偶爾在方銳莫名自動地來搭話時瞟過去一眼,莫凡總會在那閃爍著歡快神采的雙眼中察覺一絲期待。

……期待?是在期待什麼?對誰的期待?

儘管觀察力敏銳、但理解力卻因缺乏同理心而基本上是在零分邊緣徘徊的莫凡完全想不透。

而他也懶得去猜。

礙事的傢伙就要避開,避不開的就要想辦法應付一下、藉機脫身。這是莫凡拾荒多年的心得,也是行為準則。

於是在看見對方不知是今天第幾次不死心地追了過來、張口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莫凡面無表情地面對面迎上去。

「不要。」

連方銳要說什麼都不打算聽,明明不算高的單薄身軀在那瞬間似乎添上了不知從哪生出來的磅礡氣勢,配上千年如一日的面具表情,毫不留情地將拒絕直接丟到對方臉上。

反應不及的方銳只能把這記吃了個全,愣在當場。

而莫凡也沒管方銳有什麼反應,說完他想說的話後便扭頭離開。看那速度,八成是還惟恐對方再次纏上來。

剛好走過來的葉修和陳果看到這幕,覺得自己彷彿能看得見方銳頭上的血條。

「抱歉啊,那小子一直都是這個樣子。」覺得自己不能放任方銳繼續原地掉血的陳果趕緊開口,走過去關心兼安慰:「就連我們相處了這麼久也一直搞不定他……你別放心上啊。」

其實打從安排方銳搬來時陳果就一直忐忑不安。莫凡的性子他們所有人都清楚,也是因為同樣原因才一直沒有和任何人同房。而結果新請來的全明星級別大神卻就只能這麼填上這個其他人剩下的空位,令陳果覺得非常對不起對方。

「老闆娘。」

「如果實在是受不了的話還是我另外安排個房間給你?女孩子可以先去網吧那擠一擠……呃、什麼?」

被喚得一驚,陳果戰戰兢兢地反問,心想著完蛋了人才來沒幾天就要被氣跑了都是因為那個小子──

本來就對莫凡特別不待見,而現在她幾乎是連火氣都有點了。

「沒事的。」

但方銳卻沒有陳果預期中的生氣或是鬱悶等負面情緒,反而衝著她燦爛一笑,高昂的狀態一點不減:「我逼得有點急了。您也知道嘛那小子就是那樣,是我太過了。」

「欸?啊……」

和想像中出入太大,陳果有點反應不來,最後只茫然地回了句你們沒事就好並點點頭,目送著那瀟灑的背影上了樓。

「……」

一旁的葉修這時才咬著菸湊過來,跟著陳果一起看著方銳的身影消失在樓梯上端,若有所思。

「……事情好像有點好玩了。」他慢悠悠地下了註解。

和陳果不同,他剛才所看見的方銳血條是瞬間滿血的,彷彿莫凡的那句不要其實是個高暴擊的聖回復術,直接給人加到溢出。

聳聳肩,葉修對於陳果針對他那句話而投來的疑問回以一個高深莫測的表情,轉身走向電腦進行他的飯後運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N
  • 這對好可愛啊~
  • 對八!(歡欣鼓舞

    留芳‧伊 於 2017/05/23 00: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