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是個沉默的人。

這事實方銳大概在來參觀興欣不到半天的時間中便有很深的體悟。

說是沉默或許還算小瞧了,那個頭不高的小夥子壓根是對任何事情都毫無反應。無論旁人說什麼、做什麼,同他有沒有關係,他總愣是像個蚌殼似地一字不吭,不僅連單純的狀聲詞都沒有,甚至也不見那張木然的臉有半點變化,方銳都要懷疑對方是否顏面神經失調。

要不是他操作的海無量曾在這樣的沉默中被那與莫凡形象極為契合的忍者在競技場中爆掉了不只一次、要不是他偶然瞟到幾次他面對蘇沐橙的親近時僵硬的反應,說這傢伙不是個活人方銳搞不好也會信了。

和周澤楷的不擅言詞與害羞內向不同,他是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和旁人有交流。

對於像方銳這種無時無刻不噴幾句垃圾話、有事沒事就想擠兌人幾句否則就會死的人來說,和這種毫無反應的對象相處實在是無趣至極。就連拳頭打在棉花上都比這強,好歹棉花絮還會飛起來,莫凡卻是連眨眼都吝於給。

決定好要加入興欣後,方銳曾又不死心地嘗試和對方搭了幾句話,好為未來的隊友相處奠下良好的基礎。但在每次都碰了釘子無疾而終的結局下,他終究選擇放棄,省得自討沒趣還被拉黑。

──但當幾天後方銳提著行李搬進上林苑、從陳果那得知了房間的分配後,向來瀟灑的他仍是有幾秒鐘淡定不能。

上林苑裡一共六間雙人房,在他搬來之前已入住十人,除去女孩子住的兩間,方銳理所當然地只能直接填補上最後一個空位。

進了那在這之前都是作為單人房使用的房間,方銳看著新室友在頗響亮的關門聲後仍沒有任何反應,別說是扭頭甚至連移動都沒有、只埋頭做著自己的事的背影,那感覺變成了蛋疼。

「……嗨?」不管怎麼說,他還是再次試著打招呼。

一身黑漆漆而略顯單薄的背影卻是穩如泰山,動也不動。

「……呃……你好啊?」方銳再接再厲。為了未來的宿舍生活,他必須繼續努力。「總而言之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室友了……請多指教?」

「……」

……好吧,至少我努力過了。

方銳打了gg

頹著肩默默地走到屬於自己的那張床邊,覺得這種沉默的空間非常有壓迫感的方銳整理起自己帶來的家當,同時在心中以各種說詞說服自己這種室友也沒什麼不好的、至少像獨居一樣自由──

才有鬼。

他這時候才突然發現自己搞不好是個挺怕寂寞的人。

這太荒謬了,說出來搞不好連那斯文的前搭檔都會毫不留情地嘲笑他。

「……」

「……請多指教。」

然而就在方銳陷入這波不知是自嘲還是自憐的心理活動中,一聲低低的、卻在這靜謐中清晰得彷彿放大了好幾倍的聲音傳進了他耳裡,令還在為未來的自己默哀的某人一愣。

他快速轉過身,看著那稍嫌矮小的男人仍保持著和原來相同的姿勢,微屈著身、專注地盯著螢幕的默然表情好似什麼也發生,方才明顯是猶豫了好一段時間才開口的回應彷彿也不是來自於他一般。

方銳眨眨眼,笑了。

原來只不過是觸發條件困難了點,那麼就好辦多了。

想著,方銳竟開始對未來富有挑戰性的宿舍生活充滿期待。

似乎會很有趣。

那猥瑣流的創始者笑得瞇起了眼,一如他的稱號。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