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瀚文X鄭軒

 

 

 

身為全聯盟年紀最小的選手、藍雨最年輕的明日之星,年僅十四歲便離開家人的盧瀚文在生活上仍有許多不成熟是很正常的。藍雨隊員們也都會因此特別注意並關照他,就像是多了個需要操心的弟弟般,包容他偶而的任性、督促那小孩子的惰性。畢竟人家父母都把這樣的小男孩託付給他們了,怎麼能不好好負起責任呢?

舉例來說,這位在戰場上總是精力旺盛的小劍客有賴床的壞毛病,藍雨其他隊員們只得無奈地肩負起叫他起床的重責大任。

不過其實賴床也不算什麼大問題,就算是成年人也不敢說自己再也不會賴床。只不過是幫忙叫醒這種小事,藍雨的隊員們並不會介意,更反而因此覺得這麼拜託他們的小小隊友有種萌度上升的趨勢。

 

於是第一天早上,黃少天先自告奮勇地上陣了。

「──哇啊啊夠了黃少我現在就起床!我起床了!真的!」

莫約五分鐘後,藍雨全體隊員們便在餐廳聽見了樓上某房間裡傳來的慘叫。

──第一天,失敗。

為了避免藍雨未來的機會主義者被現任的機會主義者弄得聽力受損、心靈創傷而影響職業生涯,藍雨隊員們一致認同隔天應該由他們最靠譜的隊長來擔當教小孩子起床的重責大任。

隔天早上,喻文州便在眾人「熱情」的目光下上樓叫醒小孩。

這次沒有出現任何聲音。十分鐘後,大家便看見一臉慘白的盧瀚文和和上樓前沒什麼兩樣的喻文州雙雙來到餐廳,一言不發地坐進隊員們替他們留的位子裡。

……嗯,這算是、成功了嗎?

異常的氣氛讓其他人完全不敢開口詢問,就連黃少天也只是張著嘴巴,看看喻文州又看看盧瀚文,心理的彈幕已刷了千百遍卻不知怎麼地問不出口。

最後,盧瀚文先打破了沉默。

「……明天可以不要讓隊長來叫嗎?」

可憐兮兮的聲音讓眾人不忍心追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第二天,依然失敗。

第三天,輪到徐景熙。

這一次,盧瀚文沒事,卻是藍雨的守護天使哭喪著臉奔下樓。

熊孩子就是熊孩子,但怎麼沒人跟他說藍雨的小重劍賴床的時候是會踹人的啊!

看著差點被踹出一個黑眼圈的徐景熙,餘下的藍雨等人我看看你你看看我,誰也不敢接話。

他們的小少爺還沒叫醒呢,但徐景熙絕對是不行了,誰要替他去……再不快點決定,隊長的笑容會越來越恐怖的啊!

「……呃,要不、猜拳吧?」幾秒鐘的沉默後,宋曉提議。

因而在自古彈藥幸運E的定律下,鄭軒輸了。

「這真是……壓力山大啊……」他默默地看著自己出的剪刀,開口卻仍只吐出那句口頭禪。

頂著其他隊友那宛如「送靈」的眼神,鄭軒反倒是在說完話後便異常鎮靜地上樓了。

反正叫不醒便叫不醒唄、會被踹就被踹吧,沒成功的話頂多再換個人來就是了,有什麼關係呢?

向來消極的藍雨彈藥師很快就想開了,只是在走到盧瀚文房門前時忍不住又喃喃唸了句「壓力山大」,並同時敲了兩下。

「……」

裡頭沒有回應,看來小重劍仍在呼呼大睡。

「……小盧?」等了一陣子仍沒聲音,鄭軒慢慢吞吞地打開房門:「還在睡嗎?」

「……」

床上的那一團被子繭非常明顯。

一眼就看見了自己的目標、也清楚那目標擁有一定程度的攻擊力,就算是習慣懶散的鄭軒也以有點慎重的心情走到床邊,小心掀開被子一角。

「小盧?該起床囉,再不起床隊長他要──」

然而他才剛說了句開頭,還在想是要用恐嚇的、還是要用他其實不多的武力值逼小孩子起床,就看見盧瀚文原本緊閉的雙眼在他剛喚了名字時便唰地睜開,那孩子獨有的清澈雙目立刻和他四目相接。

鄭軒愣住。看見那雙還有些迷茫的雙瞳漸漸轉變為清醒,接著那雙眼的主人也看著他露出了有些錯愕的表情:「……咦?鄭前輩?」

「起床囉,小盧。」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氣氛有點怪的鄭軒乾巴巴地重複了台詞,罕見地不是那句壓力山大。

「呃、欸,好、好的。」莫名有點狼狽的盧瀚文慌慌張張地掀開棉被坐起身:「但今天不是徐前輩……」

「景熙被你踹得再也不敢進你房間了。」鄭軒據實以告,完全沒有想幫小孩留面子的意思:「但我剛剛叫你的時候沒見你踹人啊……奇怪……」

盧瀚文沒回應,只是匆忙地刷牙洗臉換好衣服,和態度比他還不緊張的鄭軒一起下了樓。

在餐廳裡等著他們的藍雨眾人覺得驚奇。

居然打破了黃少的紀錄!還是那個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的鄭軒!

難道說,他其實叫小孩起床特別有一手嗎?

懶得解釋的鄭軒便就這樣被眾人封為小孩子的鬧鐘,從此背負叫小劍客起床的重責大任。

臉好像有點紅的盧瀚文張著嘴,像是沒全醒似地頓了兩秒,最後點點頭同意了。

雖然覺得盧瀚文的樣子有點奇怪,但不擅長也不喜歡糾結太複雜事情的鄭軒很快便將小隊友的異樣拋到腦後,笑笑地和現在心情彷彿解決了什麼野圖BOSS般的眾人熱熱鬧鬧地去吃了早餐,開始了在戰隊裡正常的一天生活。

日子便就這樣繼續下去。多了個工作的鄭軒每天都會在去餐廳前先去盧瀚文房間叫醒他。剛開始的時候,鄭軒往往才叫了個名字,便會看見小劍客緊張地從床上彈起。搞得他看了都有點心疼,忍不住安慰對方別這麼緊張,說著時間還早、繼續睡一會兒也沒關係之類的安慰話。要是有旁人見了,八成都要搞不清楚鄭軒到底是來幹嘛的。

然而到了後來,不知道小隊友是習慣了、還是真的聽從那些安慰話而不緊張了,鄭軒發現他越來越難叫醒。

不過也只是到他需要多花點時間才能把人叫醒的程度罷了,無論如何盧瀚文仍會乖乖起床,因此鄭軒也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

有時候他甚至會趁著對方沒醒,看著盧瀚文稚嫩的睡臉、偷捏幾把,順便感嘆一下年輕真好啊細皮嫩肉之類的,以此自娛。

……好吧,他承認,他對這任務還蠻樂在其中的。

不知不覺已不會在敲小重劍房門時覺得壓力大的鄭軒看向翻著身、仍不肯清醒的盧瀚文,忍不住又用力戳了對方臉頰兩下,帶著點洩恨般的味道。

沒想到這一戳,對方還真的被他戳得吃痛地睜開了眼。

「……鄭前輩?」眼睛睜開了,但眼神很顯然還在夢鄉,盧瀚文迷迷糊糊地衝著有點被嚇到得鄭軒露出了純真的笑容:「前輩,我喜歡你喔。」

下一秒,小劍客便又受到夢神召喚而閉上眼,噗通一聲倒回床上。

「……」

鄭軒覺得自己一定出現了幻聽。

否則,他怎麼會聽見那聲「噗通」也在身體裡面響呢,還有回音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