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6無料

※配對亂七八糟,但真正準確來說其實所有人都是大小姐的後宮(淦

※但是大小姐還沒有出場

※單就這一篇而言配對是布勞→古魯瓦爾多←弗雷特里西、隱藏版奇伯,預計會有閃里但不知道寫不寫的到(靠

※又是一個坑

 

 

 

 

 

 

弗雷特里西是偶然發現那家茶館的。

那天他閒得發慌,跑去自家兄長所開的店想要難得地閒話家常一番,卻好巧不巧撞見了他那雙胞胎兄弟和另一位男人的不可告人之事。壞了別人好事的他理所當然立刻被趕了出來,只能無所事事地在街上胡亂遊蕩。

雖然兄長和那個男人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但是實際看見果然又是另外一回事。覺得有點受到衝擊的弗雷特里西邊走邊恍惚地想,不太確定自己現在的心情是珍貴的寶物被搶走後的煩躁、還是希望自己也能擁有一位那樣對象的憧憬。

伯恩那裡看樣子暫時有好幾天不能去了,那這段時間我要去哪裡打發時間才好啊……

大概還有某種有家歸不得的哀傷感。

啊,上次好像聽誰說過這附近好像有新開了間鋼琴酒吧,去那裡看看好了。

這麼想著,弗雷特里西卻在此時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剛才恍神得有點嚴重,竟不知不覺間走到了陌生的巷弄中。別說是要找到那間還未去過的酒吧了,他連要怎麼沿原路走回去都不曉得。

搔搔頭,短髮男子為自己的愚蠢嘆了很大一口氣。左右張望了下,幾乎是憑直覺走進右手邊那間小小的店面,打算找個人問路。

他直到推開門後、掛在門把上的鈴噹響起輕亮的金屬碰撞聲時,才意識到這其實是間佈置得頗有特色的下午茶餐廳。

「那個,請問──」

「服務生!!!」

遲疑了一下才走進這他平常會嫌娘而根本不會踏入半步的小小茶餐廳,弗雷特里西在尋找著人影的同時剛開口問了個頭,就被一聲不是針對他的怒吼硬生生截斷。

「……」

杵在門邊,弗雷特里西呆呆地看向應該是聲音來源、位於櫃檯後方房門半掩的房間,不太知道現在到底應該怎麼辦……他該轉身走出去找別人嗎?

有些尷尬的沉默持續了幾秒鐘,那聲怒吼的主人似乎才查覺到他吼的對象並不在場,邊碎碎念著邊從裡面走了出來:「奇怪人怎麼還沒到……不是說過不准遲到否則就──咦?」明明是由正對面的門走出、卻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地完全沒有和還呆著的弗雷特里西對上視線,灰髮男子直接轉頭看牆上的時鐘,而後一愣。

「……原來還沒開始啊。」

有著精緻五官的青年斂下眼瞼,用不明的複雜語氣喃喃自語,終於轉過頭來面對眼前的客人:「……有什麼事嗎?營業時間還沒開始。」方才出現一秒不到的某種情緒已消失無蹤,好看的臉上面無表情、語氣也高傲近乎冰冷。要不是對方的眼神平淡而慵懶,弗雷特里西幾乎要以為對方在跟他挑釁。

「呃……」

正常來說,面對這樣的態度,他應該選擇立刻離開,另覓店家問路才對……反正就這種情形看來,就算問了路,對方大概也不會給予什麼好回答。

但弗雷特里西既沒有開口問路、也不是選擇轉身離開。

「可以先看菜單、等開店時間到再點餐嗎?」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說,但等到他反應過來、嘴已經比腦子先行動了。

「……」灰髮的青年有點意外地挑起眉,卻沒有拒絕,只一言不發地拿起一旁的菜單遞過去:「……自己找位子。」

看了看被湊到自己眼前的菜單和對方再次轉開的視線,弗雷特里西不知怎麼地突然起了玩心:「……真冷淡啊,我可是客人欸。」

「就說了營業時間還沒到。」豎起細眉,青年漂亮的赤色雙瞳狠狠地朝他瞪了過來:「服務生還沒上工,外場也不是我的工作,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完他就轉身走回吧檯後的小房間、關上了門。

「唉呀。」

苦笑著,被甩了門的弗雷特里西仍沒有離開,逕自找了個空座位坐下,翻看起菜單。

──並分神注意著門後那人的動靜。

雖然這樣一點意義也沒有。那扇門的隔音效果做得不錯、弗雷特里西是半點聲音也聽不見,但他就是沒辦法不偷偷猜測對方在裡頭做什麼。

依照他對自家兄長店面格局的印象為基礎推測,裡面應該是廚房、儲藏室以及通往樓上的樓梯。而對方剛剛說自己不是外場,那是不是進了廚房呢……

一邊想著就算知道了解答也沒有意義的猜想一邊翻閱菜單,就在弗雷特里西終於拉回專注力認真把紙上的字看進腦子裡時,身後的鈴鐺聲巧合地響起。

「……咦,有客人?」

弗雷特里西聞聲抬起頭,便和一名看起來似乎是中學生的綠髮少年錯愕的視線對個正著。

……難不成他就是服務生?

「抱歉請稍等我一下!待會馬上來為您點餐!」少年接下來的話立刻印證了弗雷特里西的猜想。只見他稍嫌慌亂地背著大背包、小跑步奔進櫃台後方的空間,並喚著方才的灰髮男人:

「店長、店長!您怎麼沒有先──」

「唉……?這些就算我不在您也可以自己來的吧,店長……」

「真是的,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自己遲到了。」

「……不不不,我保證我絕對沒有責怪您的意思──然後我好像聞到不太妙的味道喔?」

灰髮男子說了些什麼他聽不清楚,但弗雷特里西大致上也能從少年的話中推測出完整的對話。

真沒想到,原來那個冷冰冰的男人居然是這家店的店長啊……

「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請問要點餐了嗎?」過了好一會兒,終於著裝完畢的少年來到他的餐桌邊,熟練地勾起完美微笑:「您是第一次來吧,需要為您做介紹嗎?」

「不,不用了。我要一份B套餐。」本來就對下午茶沒興趣的弗雷特里西隨意地選了一份為迎合大眾口味而擺上菜單的熱食。

「好的。」並沒有持點餐單的服務生只是笑著點點頭,似乎早已背下所有餐點:「那請問您要什麼飲料呢?我們的招牌是大吉嶺與伯爵紅茶,熱飲很不錯喔。」

本想照平時的口味選個清爽的冷飲,弗雷特里西聽了對方的話後轉念一想,決定不遵循往常的習慣:「那……給我一壺伯爵紅茶吧,熱的。」

「好的。」

從頭到尾保持不變微笑的年輕服務生俐落收回已經不需要的菜單,走進吧檯後方往門口裡頭說了幾句什麼。接著打開了吧檯角落的高木櫃,從裡面拿出了全套精緻且看起來價格不斐的茶具。

……咦?是服務生來泡嗎?

接著便見少年熟練地將方才從廚房裡拿出來的熱水注入壺中溫壺、憑著經驗放進適量的茶葉、沖泡,並再等待茶泡開的這段時間溫好杯。所有動作一氣呵成,毫無遲滯且動作流暢到一種賞心悅目的地步,就連只是因無聊而無意間督見的弗雷特里西都忍不住暗自喝采。

「……真厲害。」

「咦?」盯著不斷漏下沙子的沙漏,少年聽見此時唯一一位顧客沒頭沒腦冒出的評語,愣了一下。

「你的動作好熟練啊……小小年紀來打工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泡茶的手法還這麼專業,很厲害啊。」弗雷特里西沒什麼顧忌地直接把自己的感覺說了出來,語氣裡是由衷的佩服。

「欸?謝謝誇獎。」聽見這樣一番稱讚,稚氣未脫的臉龐露出有些害羞的笑容:「這不過是熟能生巧罷了,只是因為興趣與家業的關係而對紅茶稍微有些研究,況且這也是工作啊。」

他頓了頓,有些無奈地繼續說下去:「這畢竟是我做了多年的正職,沒有這種程度就太說不過去了……雖然不知道您誤以為我是多小的孩子,但我已經是個大學畢業的社會人士了喔。」

沙漏的沙終於漏完,「少年」靈巧地提起茶壺,將泡得恰到好處的紅茶倒入溫熱的瓷杯中。

「……咦?!」弗雷特里西花了好幾秒才把對方最後的話中內容輸入腦子裡,受到很大的驚嚇:「你、你幾歲?!」

「我今年二十五。」無論從各角度看起來都只是個十幾歲少年的青年笑著將那杯紅茶端了過來,不發出一點聲音地平穩置於餐桌上。

參雜著些許得意的笑容在那張娃娃臉上綻開了明亮的神采,使得他看起來似乎又小了好幾歲,彷彿真的是個天真的孩子。

「在餐點來之前先喝點茶暖暖胃吧,若要續杯請搖鈴吩咐我就好。」他向整個人呆愣掉的弗雷特里西示範了搖鈴的使用方法,便有禮地彎身告辭,回到吧檯後方忙碌。

「……」看著那熟練且充滿幹勁地佈置著開店準備嬌小的身影,弗雷特里西在半恍神中拿起那還冒著熱氣的杯子,想也沒想地喝了一大口。

「好燙!」他低呼,吐了吐舌頭。

──不過味道還不賴。

杯裡色澤飽滿的紅茶反射著明亮光澤,同時也映出男子嘴角上揚的弧度。

「喂!快送過去。」一盤冒著蒸氣的菜餚被從門旁的小窗口推了出來。

「啊,來了!」

 

這家店,很有意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