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覺得很鬱卒。

今年的聖誕節,不同於以往閒閒沒事做地吃蛋糕收卡片用嘲笑掩飾對眾閃光的忌妒之心,他第一次有了想約的人,因此他於是很興奮地從一個月前就開始計畫起這一天,想讓今年的這個特別的節日變得更特別。

但在他規劃好了行程、準備好了要送的禮物、婉拒掉了所有邀約、甚至連要說的話都擬好草稿演練過了之後,到了平安夜他才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人,要去哪約?

他忘記自己根本沒有對方的連絡方式,根本找不到人。

褚冥漾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自己真的需要砍掉重練,比習慣了的天生衰運更讓他想一頭撞死。

衰就算了,我這樣根本智障吧……

……真想找牆撞……

目死到了天邊,褚冥漾整個人趴在桌上,乾枯。

仔細想想……他二十四小時監視我的話應該都有看到我做的這些準備吧……所以他應該是知道我想要做什麼的才對……那他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現身表示什麼的意思就是說……

……他根本不想理我吧。

似乎人一旦憂鬱起來就會越來越消沉,褚冥漾的思考方向愈加負面,但是他卻無法停止自己這樣。

也是啦,以他的個性會讓我約嗎哈哈哈哈。

像我這樣一個啥都做不好、一天到晚腦殘但是遇到真正重要的事的時候腦子卻沒什麼用──例如這次──還事事需要別人擔心收尾、不但弱爆有時還會帶衰別人的人,他根本就沒看在眼裡吧。要不是因為我的妖師身分,我們根本不可能有所接觸、更別說是連繫了。

但正因為自己是妖師,褚冥漾也根本就沒有臉、更沒有資格要求他們能有至少像普通人一般的相處。

連「朋友」都不能,何況是……

褚冥漾覺得眼眶有點熱,趕緊眨了眨眼,深呼吸幾次,平復差點收不回來的情緒,就怕被不知道躲在哪裡的對方看見自己的糗樣。

然後下一秒,他便自嘲了起來。

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希望,他卻如此渴望對方到連示弱都不願意。

不願意放棄。

雖然明知是徒勞無功。

突然,手機響起,驚醒了又沉入自己思緒中的褚冥漾。他慌慌張張地接起手機,小心地控制聲音不讓還未收拾好的情緒溢出:「……喂?」

「漾漾,」手機中傳來的是千冬歲的聲音:「抱歉那麼突然,但是我們這邊突然有一個任務需要妖師的力量輔助,真的很需要,你可以來幫忙嗎?」

「……現在嗎?」

「對,可以嗎?」千冬歲的聲音帶著歉意:「我知道你這兩天好像有事所以推掉了所有任務……但是公會裡我也找不到別人了。」

褚冥漾幾乎是瞬間做出反應,連自己都不曉得這到底算不算是有經過思考的選擇:「好,我去。」

「呃?」千冬歲好像也有點反應不過來。

「嗯,我會去。」不知是為了讓誰相信而加強了語氣:「所以,任務內容是什麼?」

 

     

 

不出褚冥漾所料,等到任務結束、他回到自己住處時,平安夜已經過了。

千冬歲要他去的是個蠻大型的任務,總共動用了幾十個各色袍級來處理。雖然因為分工和任務性質的關係並不辛苦或有什麼生命危險,但卻會耗掉很多時間。

所以他才更要去。

而且使用妖師的力量時需要一定的專注度,他才沒辦法胡思亂想。

接下來……就只要度過聖誕節這一天就好了……

就和以前一樣,看電視打電動吃東西睡覺,一天很快就會過了……

拖著其實運動量沒有很大、但因為用精神力過度而步履有些蹣跚的身體,褚冥漾全然沒注意到腳邊竄過的東西和房中閃過的黑影,像一具行屍般慢慢踱進屋,開燈。

然後被眼前全身包得黑漆漆的人形嚇到。

「哇!」

也不知是因為看到意料之外的人、還是人太黑他以為看到鬼。

房中那人挑眉。

「呃呃……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被嚇到的只是……」見對方不悅,明明是被嚇到那一方的褚冥漾只能趕緊道歉:「……是說,你怎麼會來?……」

「……」

「呃……」

「……不是你叫我來的嗎?」重柳悶悶的聲音透過布料傳出。

「……啊?」

「不是你寫字條邀我來吃晚餐的嗎……」重柳除了悶之外似乎還逐漸多了些怒氣:「結果你還出任務。」

「……啥?」

「……」

「……等等不要拔刀我是真的不知道啊!」邊大叫邊驚恐退後,褚冥漾本來就在今天耗到沒剩多少的腦汁開始糊成一團:「什麼字條!我沒寫啊!」

拔刀拔到一半的某人定格:「你不是叫……拿給我嗎?……」他說著轉頭看像那隻蜘蛛。

只見某八腳動物雖然腳比較多但還是晚了一步,逃脫計畫沒有成功才剛爬到窗框就被主人的視線盯到僵住不敢動。

「……你做的?」

「……」蜘蛛還是不敢動,甚至不敢轉頭對上主人的視線。

「──?」重柳瞇起眼睛。

蜘蛛立刻從窗台上彈下來抱住重柳的大腿。

於是褚冥漾就看見這一人一動物在自己眼前上演著奇妙的對話和溝通景象。

「講清楚說明白!」

「……!……!……!」

「什麼!」

「……!……!……!」

「……」

「……!……!……!」

「……你!」講到最後,重柳突然又拔刀了。

「!!!!!!」蜘蛛這次用比剛才快了三倍的速度逃逸──逃到褚冥漾背後。

「欸?!」褚冥漾驚恐。

你們吵架不要波及我啊你們!

我不要被掃到重柳的颱風尾啊你這隻臭蜘蛛!

「……你讓開。」雖然公私分明地沒有把怒氣波及到褚冥漾身上,但是重柳壓抑住的怒火還是讓褚冥漾暗暗心驚。

怕蜘蛛真的被重柳給殺掉而產生什麼嚴重的後果,褚冥漾只得頭皮發麻地一邊詛咒一邊護住蜘蛛:「等、等一下……有話好好說嘛……」

「……」握著拔出一半的刀子,重柳靜靜地盯著擋住蜘蛛的褚冥漾。

「……呃、呃所以,那、那張紙條是你的蜘蛛給你的?」

「……」沉默,點頭。

「紙條也是他自己寫的?」

「……」悶。

「……這隻蜘蛛他真的會寫字?」褚冥漾不太確定自己到底是驚訝還是無言。

居然還會寫字……這是什麼異常的蜘蛛!

大就算了,還會寫字!

你們其實根本是養蜘蛛精吧!

「……他說你準備了很久,雖然忘記沒有連絡方式是你自己腦洞,但是就這樣放棄太可惜,所以幫你邀。」

「……」

……還真是謝謝你喔。

臭蜘蛛。

誰腦洞啊!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腦子又有多大!

「……我們沒有聖誕節。」就在褚冥漾還因為某個詞而在心中腹誹某蜘蛛同時偷偷向後踹幾腳時,重柳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讓褚冥漾愣了愣以至於差點被反擊的蜘蛛咬到的話:「所以我不知道你這幾天是在忙什麼……也沒有禮物……」

褚冥漾恍然大悟。

原來他一直都沒有表示什麼是這個原因嗎?

「……不需要準備禮物啊。」領悟了這件事讓褚冥漾一整個神爽,心情莫名地舒暢,膽子也突然大了起來,笑容滿面地接近已經放下武器、有點困惑的重柳。

「嗯?但是……說你們都會交換……」

最後兩個字還沒說出口,重柳的話就被褚冥漾的下一個動作消音了。

「……」

「禮物,我就收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