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他發現那無聲無息接近自己背後的鬼族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正和一個較高階的鬼族打得難分難捨,他根本抽不出手防禦自己背後,而其他同伴們也都和他一樣分身乏術,就算注意到了自己這裡的危機,也無力伸出援手。

並且他也不希望他人被自己所拖累,因而沒有出聲求救,只是稍微分了點心使用妖師之力作出防禦,讓自己能在只受輕傷的情形下用背部接下偷襲者的一擊。

「嘎啊啊啊啊──」

但預期中的痛感卻沒有出現,反而被刺耳尖銳的慘叫聲所取代。

差點沒被這悽烈的慘叫刺破了耳膜,他吃痛地皺起眉頭,向面前的對手開出一槍水龍暫時逼退,然後趁著短暫的空檔向自己身後瞄了一眼。

偷襲者已經消失,他的身後什麼都沒有。

不過一顆透明的玻璃珠卻取代了偷襲者在他身後的地板上反射著熟悉的光芒。

 

     

 

自公會回報任務回來,褚冥漾踩著疲憊的腳步踏上三樓,在腦袋放空狀態下下意識地將手伸入口袋,摸出了幾顆玻璃珠。

反射著自窗外照進的月光,玻璃珠的光暈讓褚冥漾眩目了一下。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竟習慣了這樣的光芒?

「一、二、三……這次有九顆啊……」

終於減少成個位數了……他這樣算是有所成長了嗎?

不過要到什麼時候他才能成長到不需要靠那個人冒著違背誓言的風險幫助他的程度呢?……

在心中嘆著氣,褚冥漾打開房門,毫不意外地看見一個毛茸茸的黑影自他眼前竄過去。

望著出門前還安穩地放在桌上、現在卻移位至地板上的遙控器,褚冥漾沉默了一下,轉頭望著黑影逃離方向的虛空說:「不要坐在地上看電視,坐那麼近小心近視。」

虛空中沒有回應。

不過他倒也原本就不期望會有回應。

隨手將背包卸下,褚冥漾小心翼翼地讓手中的玻璃珠輕落在桌上,接著轉身再度朝著虛空說話:「呃……這些還給你了。」

他飄開視線,搔搔頭:「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