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賽塔X安地爾、賽塔X安地爾、賽塔X安地爾(一樣是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最初,他對於賽塔蘿林這名古老白精靈的印象,僅限於「亞那的幾位精靈導師的其中之一」罷了。

在藏匿術法的掩蓋下,他曾和凡斯稍遠地看過亞那和那幾位討論事情的模樣,但那時的他所在乎的也只是那位好友和平時的天然呆不同的認真面貌,甚至連那幾位古老精靈誰是誰都沒看清。

就算亞那曾經主動提起那幾名他所尊敬景仰的老師,對於目標早已放在妖師首領繼承人身上的安地爾而言,那也不過是其他次要的敵營資訊而已。

在凡斯死前,他對於那淡然而溫和的古老精靈的印象,僅止於此。

 

然而,在實際面對面之時,安地爾倒是馬上便認出了對方的身分。

行走於現世的白精靈本就所剩不多,有親身參與這場大戰的更是只寥寥數名,再以他記憶中亞那敘述的特徵推測,要辨認出對方並不困難。

「唉呀,您是那位……」

而那名精靈顯然也立刻認出了他。

「真榮幸,古老而避世的白精靈居然知道我?」

早料到來搶奪凡斯記憶和能力的行動會有不少的困難與阻礙,但會遇到認識的面孔倒是出乎安地爾的意料之外──雖然他和對方根本連認識也說不上。

眼下的時機其實並不適合細細打量,然而安地爾也忍不住多看了這名精靈幾眼,並發現對方的氣質竟和亞那有些相似。

也或許是因為精靈都是那個樣子。

「殿下自以為瞞過了所有人,卻不明白知情者皆在暗中向主神祈禱。」對面的精靈淡淡地回答,和亞那相似溫和但更加沉靜的雙眸掃視了鬼族高手背後的中低階鬼族、再偏頭看看自己的人馬,最後在對方帶著流金的藍瞳中停下目光,看得安地爾不由自主地繃緊神經。

「……就算殿下仍珍視這份友誼,後方也不是鬼族能進入的地方,請讓殿下安心地送別那位朋友吧。」

他看著那把指向自己的劍鋒,感覺到面部肌肉自主性地拉起了笑容。

「我也是他們的朋友啊,送行怎麼能不算我一份呢?」

 

後來那場戰鬥,足以令安地爾這樣的存在於千年後都仍不時憶起。

或許是因為那場戰鬥的目標、或許是因為那場戰鬥所代表的意義。

又或許,是因為那場戰鬥的對象、竟強到令他無法達成完整的目的。

 

* * *

 

儘管如此,等再見到那名精靈的時候,卻已相隔千年。

歲月流逝,他的目標仍是妖師、他仍替人保護著妖師,但那名妖師早已不是從前那個人。

而時間甚至也改變了古老的精靈。看起來少了點消極忍讓、少了點從容淡漠,多了些執著和精靈少有的熱血,也讓安地爾沒能在一開始便認出對方。

 

「……」

利用從天使那裡複製來的記憶、鑽漏洞逛著學園警戒較鬆的區域想找點樂子,安地爾在某偏僻角落的涼亭下看見那發著微光的身影時,難得無言了一下。

「又見面了,原來鬼族也會貪著月色的美麗來到此處散步嗎?」

而對方看到他時的第一句話更令他差點以為自己現在還披著那個天使的皮。

「一般而言,你們在這種地方看到我的時候該做的第一件事並不是打招呼吧?」

「在主神的庇祐下,任何種族都能享受這樣美麗的夜晚,相信鬼族也是喜歡美麗的事物吧?」

答非所問。「是不討厭。」這個對象絕對不行,問不出他想要的東西,「不過我可不想跟一位精靈相親相愛地賞月,我相信精靈也不希望完美的夜色有鬼族打擾吧?」

「──您應該很清楚,您在找的那一位現在不可能在這個學園裡。」

就在他轉身要直接離開時,對方從容但刻意的話語恰到好處地傳來,儘管什麼也沒做、卻令安地爾停下了動作。

「……精靈打算當個好心到會提供鬼族情報的大善人嗎?」

沉聲踏入涼亭,安地爾看見精靈美麗的臉龐上竟是掛著微笑。

「真要說的話,我也不過是點出了您早就知道的事實。」手裡甚至還輕輕捧著杯熱茶,賽塔抬眼望進站在身旁的鬼族那雙深色亮眸,完全沒有因對方的接近而做出任何明顯應對:「精靈不會提供鬼族情報,您無法從我這裡得到任何東西。」

對方的目光令他猛然地憶起千年前那次對話,且不知道為什麼因此突然感到非常不快,安地爾緩緩瞇起眼:「精靈,你在耍我?」

「論開玩笑的話,精靈是絕對比不過鬼族的,您太讚揚我了。」感覺到對方一下子散發出針對自己而來的強烈殺意,賽塔眨眨眼,將杯中的茶飲盡。

「不過,戰鬥的話可不一定。」

幾乎是在精靈說完話並放下茶杯的瞬間,充斥於涼亭內的尖銳殺氣也跟著立刻消失,彷彿那幾秒的劍拔弩張只是錯覺。

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恢復了無所謂的輕鬆表情,安地爾聳聳肩:「開個玩笑嘛,我現在可一點都不想和你們打起來,這邊已經有很多事情夠我忙了,何況我本來就不是來打架的。」他收起手中的黑針,攤手。

「就像你說的,我們可是很擅長說謊騙人開玩笑的喔。」

看看那雙空空如也的掌心,再望向鬼王高手那邪魅的促狹笑容,精靈也忍不住嘆了口氣:「既然您如您所說的那樣忙碌,為何您還要在這種地方浪費美好珍貴的時間開精靈的玩笑?」

「忙裡偷閒,散心充電,轉換心情。」

他發誓對方那瞬間的沉默絕對是精靈在無言。

「……那麼、我該說榮幸嗎?能參與您忙裡偷閒的寶貴時光。」

「哈哈哈!真不愧是能教出亞那那種學生的精靈,連思考邏輯都這麼令人嘆為觀止。」毫無保留地大笑出聲,現在真心心情變得很好的鬼王高手連想拍手的感覺都有了:「那三位所創建的學院果然不同凡響,竟然連這麼奇怪的精靈都可以在這裡就職,還是說就是要這麼奇怪才待得下來?」

「您這些話我就當作稱讚了。」

見眼前的精靈又悠哉地倒了一杯茶,安地爾抹掉被笑出來的淚滴,停下笑意:「……可惜我沒帶咖啡出來,忙裡偷閒也差不多該結束了。既然待在這裡也得不到想要的東西,就不打擾精靈賞月了。」

他再一次轉身離開,而對方也又一次在他的特殊陣法出現的瞬間看著他的背影發話。

「您知道的,這所由那三位所創建的學院,其實有很多和那時候的那些人有關的人物。」

這次,安地爾沒有中止法術,直接在對方語畢的同時消失在空間中。

 

* * *

 

「……精靈是不會給予鬼族情報的。」

涼亭裡,在月光不會被屋簷遮擋的角落,古老的精靈看向前來安慰自己的大氣精靈,溫和地勾起微笑。

而在學院的另一處,身為精靈石化體的三位校舍管理人其住所窗邊,則有一名鬼族悄無聲息地踏入。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