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漾安(褚冥漾X安因)】架空OOC、屁孩國中生X家教老師

※今天為漾安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好奇心②看著我再説一遍③認真裝病

 

 

 CP:褚冥漾X安因、褚冥漾X安因、褚冥漾X安因(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有時候,所謂的日久生情不過是那樣地簡單,卻也常如同無法預測的大地震一般令人措手不及。可能甚至等到造就結果的真正原因早已過了許久,當事人才會恍然大悟、原來這些其實都早就發生。然而儘管事情的開始並非無跡可尋,但也像是蘋果必定會受地心引力而掉落的定律、無法阻止與控制。

不過若要以那些青少年學者專家所述、用「好奇心」或是「下位者的崇拜」來解釋這樣的感情,褚冥漾又會覺得非常不甘心,就和以往總是被大人們拿「等你長大就知道了」當不是答案的答案搪塞時一樣賭爛。

就算對於這方面的參考基本上都只來自於老媽老姐常看的電視劇、和學校女生常聊到的八卦與言情小說劇情內容,褚冥漾自認為還是可以靠這點知識判定,自己現在的感情八成就叫做「戀愛」。

於是他的初戀就這麼愣頭愣腦地冒出了嫩芽、還我行我素地就在沒有任何灌溉和施肥的情形下成長茁壯,等褚冥漾意識到時,他早已位於思緒會開始有事沒事就往那人身上飄去的重症末期。

N次在那位有著極端好運的好友提醒下拉回神,褚冥漾抱著頭,真正感覺什麼叫做大事不妙。

這已經不只是「我發現我喜歡上他了但他會不會喜歡我呢我去告白會成功嗎」這樣清新可愛單純的問題。

因為,他喜歡上的那個對象、是他的一對一家教老師。

而今天,也是那一周一次的固定上課日……前幾天才確認自己感情的褚冥漾認真開始考慮,是不是要乾脆裝病請假、讓對方取消這周的課算了。

畢竟有自覺和沒自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回事,就連他自己都非常疑惑,過去那段時間自己到底是怎麼就這樣保持冷靜撐過來的。

現在的他,完全沒有自信可以用平常心和對方在自己房間裡單獨相處兩三個小時。

對於正值熱血衝動的青春期國中男生而言,那是種酷刑。

就算明知如果被發現家裡他是裝病的,他也可能會有被老姐撕成碎片的危機,但和接受幾小時的酷刑比起來……決定長痛不如短痛到爆的褚冥漾於是在放學前幾分鐘發了訊息給對方,解釋了他覺得身體不舒服想取消這周課程的事情。

就某方面而言,他認為他這種說法其實也並沒有說謊。

對方很快便回覆了。

『咦、沒事吧?還好嗎?要好好休息喔。』那人一如往常地溫柔體貼,和他那惡魔般的老姐不一樣,是個天使。

這溫柔的關心差點讓褚冥漾想要跪下來發訊息回去招認兼懺悔。

不過下一條訊息卻在他真的要跪下來之前便傳了過來,上頭的內容則是讓某個國中生嚇到差點摔手機。

『但是我車其實已經到你們學校附近了耶,要不要順便載你回家?』

……啊啊啊如果這是報應來得也太快了吧!

『對不起我錯了我其實是騙你的我並沒有生病。』於是褚冥漾一秒就承認了,就算被說孬也無所謂。

『果然如此。』對方依然回得很快,後面還附了一個吐舌頭的貼圖。

『我就覺得奇怪呢。除非病到連手機都拿不起來,否則漾漾是不會亂逃我的課的,對吧?』

對方的說法讓他的心因羞愧和自責而抽痛,但同時也因那人竟如此了解自己而開心,儘管這句話中其實隱隱帶著某種散發黑暗氣息的威脅。

只是傳了幾條訊息就這個樣子了,那等真正和那人面對面時,他的心底又會蔓延出多少令他躁動不已的情緒?他不敢想像。

而他更是一點也不想面對自己這彷彿少女般、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地等著待會見面的心情。

……他深深覺得自己病得不輕,且無藥可醫。

  心情複雜地把臉埋進掌心,無視台上老師瞪視的褚冥漾就這樣懸著一顆可悲的脆弱少男心,直到放學的鈴聲響起。

 

* * *

 

等到終於開始了和對方一對一的課後輔導,心思完全不在課業上的某國中生自然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不管他如何努力想要轉移自己糟糕的注意力,對方詳盡而不繁瑣的優秀解說卻仍然是從他的左耳進去右耳出來、再從右耳回去左耳、最後依然還給那個人。

褚冥漾覺得很無奈也很無辜,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對方那隨著室內照明而一閃一閃反射光芒的金色長髮實在太干擾人的注意力了。

是說他記得對方的頭髮從他們剛見面時就一直是這樣又長又柔順的狀態。且因為髮色的關係、總是比他那惡魔美女老姐的黑髮反射著更加炫目的光芒,不知道是不是有用什麼東西保養過……還是其實跟那張臉一樣根本是天生麗質?

明明是男的卻天生麗質成這樣也太犯規了吧!

邊胡思亂想著,褚冥漾有些下意識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一搓閃過眼前的金髮。而這稍大的動作自然不可能不被坐在旁邊的那人注意到。

「……漾漾?」

安因覺得有點困擾。

他當然有發現自己負責指導的孩子今天上課時頻頻走神的狀況,但由於不清楚其中原因,所以除了不斷提醒對方回神之外、他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對方一直是個體貼乖巧而機靈的孩子。雖然可能是因為家庭教育和成長環境因素而顯得不太有自信、並相較於其他同齡的男孩有些懦弱,但也非常聽話認真。儘管仍會有這年紀的孩子普遍都有的懶惰與粗心,不過基本上大部分的時候都不會讓他煩心,像現在這樣連上課都不專心的情形更是第一次。

難道說……他先前說的身體不舒服是真的?

「漾漾,」想到這裡,安因不禁有些擔心地探頭過去,想看清自己的學生是否有神色不適的徵兆:「你不舒服嗎?雖然我剛剛在LINE裡那麼說,但如果你真的不舒服還是要說出來喔,我們可以先暫停今天的課沒關係。」

然而那孩子卻似乎被他突然的靠近嚇了一跳,愣愣地眨了眨眼,用非常呆的表情看著他,吐出氣音組成的句子:「……」

「呃、漾漾你說什麼?」他又靠近了些,想要辨識出對方細如蚊蚋的話語。

「……安因的睫毛也好長喔。」

但他聽見的卻是那個孩子以不算小聲的音量、啞著聲音說出的這句話。

而在安因反應過來之前,他的唇就在下一秒、被一個霸道失禮卻生澀的吻給封上。並在極近的距離下,看見那雙沒有雜質的明亮雙瞳逐漸從失焦裡回過神、接著便在意識到發生什麼之後陷入極度的驚慌狂亂中。

在感受到冒犯之前,某教師卻反而是先被這幕給逗樂了。

以至於他慢了好幾拍才感覺到遲來的熱度襲上臉頰,甚至連對方結結巴巴的道歉都沒能聽清楚,原地當機。

 

 

 

 

 

 

……不知道有沒有TBC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