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任務回來,打開家門,原本預計不會看見的熟悉身影卻在客廳裡安穩地看著電視,褚冥漾不禁疑惑:「你怎麼還在?」

「……怎麼?我不能待在這裡?」正在看DVD卻被打擾,安地爾不悅地挑起眉。

「……」原本已經繞到對方後面想要做點什麼的褚冥漾默默退後:「……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今天……我以為你會跑第一個去排隊呢。」

唉,偷襲失敗。

「排隊?」這次換安地爾疑惑了:「什麼排隊?」

「你不知道嗎?」雖然好像不太應該,褚冥漾覺得他已經驚訝到無法以言語和肢體表達,表現出來的震驚遠遠不及真正的:「今天星○克有星冰樂買一送一啊!」天啊,這個咖啡成癮以咖啡代替能量的千年咖啡魔居然會不知道這個消息?

嚇死我了,今天是愚人節嗎?

還是安地爾生病了!

天啊!連鬼族都會感染,什麼可怕的超級病毒!

因為消息的突如其來以至於沒有察覺對方已經開始腦殘,安地爾沉默了。

「……」

……為什麼他沒有收到消息?

那幾個該死的中低階鬼族都幹什麼去了!

「所以你真的不曉得?」看著反常陷入沉默的情人,褚冥漾瞪大眼。

完了,咖啡魔都不咖啡魔了,要世界末日了!

「……」安地爾沒有回答,悶悶地轉回去看電視。

「那你現在要不要去買?」

「……」現在那裡一定很多人……

他才不想去人擠人排隊。

一堆小種族好擠又好吵,而且萬一遇到哪個袍級還要被迫打架,多掃興?明明他就只是去喝咖啡的。

「……算了,反正又不是以後就喝不到。」

他的咖啡必須是完美無缺的,可不能因為這些小事和小種族就被破壞。

「……」褚冥漾覺得他好像可以看得見對方的心中自言自語。

怎麼辦,他還是覺得眼前這個年齡不曉得是他幾倍的老妖怪好可愛。

於是他咳了一聲,忍住笑:「還是……我去買?」

「……」有一點訝異地微瞄了對方一眼,安地爾沒有回頭,聲音還是悶悶的:「不用,星冰樂不是當場喝就不好喝。」

……靠,還真是講究。

只不過是咖啡,有必要想這麼多嗎?你到底是對咖啡多執著!

只不過是杯星冰樂啊!

褚冥漾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該笑。

儘管他是省事多了沒錯,但是安地爾變得悶悶的讓他好不習慣啊……總感覺有點驚悚……

雖然說他這個樣子鬧彆扭還蠻可愛的啦。

於是褚冥漾嘆了口氣:「好吧,不要就不要……我還有事,我出去一下喔。」

連頭也沒回,安地爾只是揮了揮手表示「聽到了」跟「再見」。

褚冥漾差點爆笑出聲。

「……呵,那待會兒見。」

噗,原來沒喝到星冰樂對他來說打擊有這麼大嗎──

──大到連我說謊都沒發現。

 

    

 

「我回來了──」

「……你是跑到哪裡去了,小妖師?這麼久──呃、你跑去做了什麼啊?」DVD也看完了,等到有點不耐煩的安地爾才轉過頭正準備質問,就看到滿身大汗的褚冥漾狼狽地用袖子抹著汗,活像是剛用百米速度跑了馬拉松似地氣喘如牛。

自從對方考上袍級之後,安地爾就已經很久沒看到他這麼狼狽的樣子了。

而那個人居然還有餘裕對著丟出問題的他傻笑。

「沒什麼啦,我只是──」聳聳肩,褚冥漾又抹了把汗,才獻寶似地將手中的袋子遞給對方,臉上笑容燦爛:「──跑去買了這個而已。」

看著被塞進自己手中的星冰樂,安地爾愣住,呆了好幾秒都沒有動作。

「啊,不用擔心新不新鮮的問題啦,為了讓它們保持在剛做好沒多久的狀態,我把它們的融解率和散熱機率降低了,應該沒多少變化才對,保證新鮮現做喔!」以為安地爾沒有動手是為了某個講究的堅持,拿著毛巾擦汗的褚冥漾連忙解釋。

……他當然看的出來好嗎。

一接到袋子他就發現了,所以他才會不知道怎麼反應。

「……妖師之力是讓你這樣用的嗎?」

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呃、欸,反正都是有可能達成的『未來』嘛,我只不過是選擇了機率比較小的那個讓他成真而已啊哈哈哈……」自己也覺得有些心虛,褚冥漾乾笑。

……他不敢再告訴安地爾其實他拿妖師之力做的不只這些,他還在排隊時利用力量把店員們的失誤率降低、流暢度提高,讓排隊隊伍流動得更快,因為排隊的人實在太多。

沒辦法,他必須選擇最不會影響到歷史與時間流動的方式使用力量,不然在他身邊跟前跟後的重柳不曉得什麼時候會跑出來捅他刀。否則,老實說這種使用方式實在太拐彎抹角,又很沒效率。

……而且……很耗體力……

「……拿妖師之力用在這種地方,你是笨蛋嗎?」安地爾沒有看著他,只是死死地盯著袋子,表情被散落的藍髮遮住而看不清:「又不是不會用降溫的符咒,你白癡嗎?」

才剛結束任務回來就跑去做這種事,你神經嗎?

……你嫌自己的精神力太多嗎?

「那種東西我用起來不是會把星冰樂結凍、就是只會吹微風而已啊……」

「都已經是袍級了這種符咒還用不好,公會當初是放水你才過的嗎?難怪會這麼快就被鬼族打進去……」還是沒抬頭,安地爾轉身想找個地方遠離笑容太過燦爛的對方。

他絕對不會承認他是想逃避什麼。

然而才一轉身、還沒邁出步伐,他就感覺到一個沉沉的重量往自己肩膀壓了下來。

「……褚冥漾!」

「……讓我這個樣子趴一下……」語氣中感覺得到他的精疲力盡,卻還是充滿笑意:「果然不該在出完任務後用這麼多力量……我有一點想睡了……」

「要睡就去床上睡!」對方整個人都掛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就連安地爾都有些吃不消,而且自己的心情才剛被動搖,現在的他實在不喜歡這個姿勢。

「……嗯……?你就喝你的星冰樂就好啊……不用管我沒關係……」

「……」聽著已經有點意識模糊的對方在自己耳邊的含糊言語,安地爾無言。

你這個樣子讓我就算想喝都沒辦法喝啊!

而且重點不是這個!

默默地氣著自己居然如此動搖,安地爾洩氣似地喃喃自語了句。

「……我一個人怎麼喝兩杯啊,笨蛋嗎你。」

可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