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他還真沒見過對方喝過除了咖啡以外的飲料

打從第一次對方強制招待自己開始不論對方遞給自己的是什麼、他總見那人手上捧著的一定都是咖啡

無論是獨酌對飲或者是多人茶會這個的機會當然是相對地少了很多),不管是怎樣的時間、地點、場合、或時機,他從不曾在對方杯中見過咖啡以外的東西。

甚至連食物都很少吃,但就是不會一天沒有咖啡。

永遠都是那千篇一律的咖啡。

嗯、好吧,也許咖啡的種類是有所不同吧,只是他分辨不出來。

總而言之,那人嗜喝咖啡的程度讓他幾乎要懷疑對方是不是咖啡因成癮了不然怎麼會連水都沒見他喝過、卻無時無刻總見他端著一杯咖啡在啜飲。

其實你根本把咖啡當水喝吧……?

……不、可能不只──

──其實咖啡根本是你的生命靈藥對吧……喝下去就會恢復體力值這樣!

所以你才要喝這麼多嗎?!因為你每次都用一些很耗體力值的技能!

既然如此只要把你的咖啡拿走你就掛了是吧!你的罩門是咖啡啊?!

原來如此!

一切都真相了!

每次想起這件事,褚冥漾最終都是用這段有如自暴自棄的腦殘猜測絕望地下了有和沒有一樣的結論。

因為探討這種事情根本不會有答案,只會令人有想要乾脆把它當做普通習慣無視的無奈又無語地複雜心情而已。

……由此可知,當他有一天看見對方手上拿著的不是咖啡而是紅酒時,內心是多麼地震驚。

雖說不能說是嚇很大,但那種震撼也不是「驚訝」就足以形容的。

紅酒欸!他不是在喝咖啡竟然是在喝紅酒!

居然是紅酒

他震驚到甚至沒有腦殘只能不斷地強調眼前的事實好似這麼做就能讓內心的震撼少一點

才剛沖完澡,腦子也因為熱水的作用有點暈,現在的他不太能接收這種衝擊……

只見先他一步沐過浴的那人身穿飯店提供的白色浴袍,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而獨自窩到了陽台上,在這不被房間內燈光打擾的夜色下憑欄眺望。

仍帶著水氣的髮絲貼著那人的面容、頰上殘留著被蒸氣薰出來的紅暈,身體尚未退去的熱度使得膚上掛著幾顆汗珠、晃蕩著的赤足因為浴袍的設計而將那優美的線條展露無餘,本就帶著金光的湛藍眼瞳更被外頭的五彩繽紛映出了流光,一手支著頰、一手靈巧地用四指夾著高腳杯,低聲卻又愉悅地哼著歌,嘴角帶笑。

對方就這樣在夜色的襯托下散發出寧靜平和氛圍的景象,讓褚冥漾不禁一瞬間看得失神。

那瞬間,他幾乎要以為他看到的是別人,而不是那個在他同伴間只要提起便人人喊打喊殺的鬼族高手。

然後就在看到高腳杯中的紅酒時因震撼而清醒過來。

微慍地努力阻止全身血液流往某個部位,他困窘地搔搔頭以掩飾自己的失態,接著在發現其實對方根本沒注意到自己、掩飾完全沒意義時頓了一下,最後嘆口氣、邊罵自己白癡拿起毛巾默默主動走上前去。

而在他把毛巾往對方頭上蓋下去之前,那人就先開口了:「不用擦沒關係的,反正我不會感冒。」

「……」

……原來你還是有看到我嘛。

你既然有看到我不會表示一下啊?出個聲或眼神示意也好啊!我還以為你恍神了,結果又突然出聲是要嚇誰!

習慣性地腦殘該幾句,褚冥漾還是沒因對方的話停下手上的動作,毛巾直接就往那人的頭頂上蓋下去,接著繞到他背後緩緩擦拭著那頭藍色長髮:「……就算你不會感冒,還是擦一下比較好吧……濕著頭髮吹風很容易頭痛的。」雖然說你這老妖怪可能也是不會吧哈哈哈……

但對方並沒有褚冥漾意料中的反對,只是在他剛開始擦拭時稍微僵了一下,接著很快地恢復平常的態度聳聳肩:「……這種事無所謂。」語畢提起酒杯、輕啄了一小口紅酒。

他看著對方的動作,猛然地又想起了方才的震驚。

在幾秒中的猶豫後,他不禁忍不住開口問了:「呃、你……喝的是什麼?」

那人從毛巾底下抬眼看了他一眼,輕嘆口氣後,用一種「你竟然連這種東西都不知道啊真是可憐」的遺憾語氣回答:「紅酒啊。」說著還晃了晃杯子。

……廢話。

啊我要問的又不是這個!

我當然知道那是紅酒啊! 我還沒那麼沒常識連紅酒是什麼都搞不清楚好嗎!不要用那種眼神!

我是想問你這個靠咖啡為生的老妖怪為什麼突然換紅酒喝了啦那個不是你的生命靈藥嗎

……我當然知道好嗎。」沒種把剛剛那一瞬間就冒出的一長串腦殘都說出來,他再度嘆了口氣:「只是……怎麼會是紅酒?」在這之前他真的以為對方除了咖啡不會碰其他飲料的。

「冰箱裡就有啊。」那人先是用著輕快的語氣說出這個事實,然後愉快地感受到褚冥漾因這個答案而黑線地沉默後,才再度開口解釋:「而且這瓶紅酒剛好很適合這個夜景呢。」

?」

意外單純的理由令他微愣

不然你以為是為什麼呢?」感覺到褚冥漾不知不覺停下了擦拭的動作那人偏頭扯掉了毛巾、轉過身面對他,倚著欄杆笑望。

「呃、也沒有啦……我只是……」有點不習慣……

但還沒等褚冥漾把話說完,那人便笑著遞給了他另一杯紅酒堵住他了接下來的話:「哪、要不要試試?」

而那眼神、那笑容……彷彿是在邀請他什麼。

不只是嘗個味道這麼簡單。

他不由自主地接下酒杯。

 

那一夜,他記得在那之後還有很長的一段後續,然而細節什麼的卻在酒精的催化下記得不太清楚了,唯獨那紅酒滋味記的牢牢的。

入口的口感滑順、卻後勁十足,味道豐富多變,然而在你想要進一步仔細探尋裡頭的層次時、又立刻從你手中溜走消失,完全無法捉摸。

只好再品嘗下一口。

期望下一次能更了解。

然而永遠不知道這層面紗後面還有多少層、卻無法放棄。

無法停止探索。

無法停止。

……他不確定這種酒到底適不適合配夜景,雖然那人是這麼說。

但他知道,這款酒會讓他想到誰。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