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他是被陽光曬醒的。

清晨的陽光其實不算刺眼,但在這間採光良好的房間窗戶大開的情形下,還是有一定程度地擾人清夢。

他就是在這樣其實有些夢幻的晨光圍繞背景中迷迷糊糊地醒來,然後瞬間突然有種昨晚那一切都是夢的錯覺。

畢竟正值血氣方剛的年輕大好時光嘛,說是做春夢也不是不可能啊哈哈哈……

他不知道自己這算不算是有點在逃避現實,因為在此同時心中某部分的自己卻又很矛盾而篤定地知道昨晚那一切都是真的。

有點混亂,或許是光線太過絢麗的緣故,照得他以為自己仍身處夢中。

然而待他一轉頭,看見枕邊幾絲深藍如海般的髮絲時,他雙眼迷茫地眨了眨,隨後,撐大。

那不是夢。

他瞬間清醒,接著才突然意識到他的房間繚繞著從門外傳來的咖啡香。

於是他以最快的速度起身,連撞翻了衣架也不在意,甚至沒注意到自己現在是怎樣地衣衫不整,好像怕什麼東西會在這短暫的時間突然消失似地、直奔廚房。

 

「喲、早啊,小妖師。」

背著光,他所尋找的那人就輕靠在餐桌邊,身上垮垮地穿著不同於以往的輕便T恤和短褲,散發出慵懶居家的氣質、又意外地和這人很相配。手裡端著一杯仍冒著蒸汽的咖啡,仍是那副好似什麼都無所謂的從容、微笑地望著他,然而這次這人沒有逃也沒有躲、更沒有一如往常的消失,目光甚至稀奇地率直望入他的雙眼。

他眨眨眼,還是有點不太真實的感覺。

「你……穿我的衣服?」

不太靈光的腦袋使得他一出口就是這種破壞氣氛的悲劇。

……好吧,他承認自己或許就算是完全清醒狀態或許也會是一樣悲劇。

但只見眼前的那人卻被他這問句逗笑了,呵呵呵笑到他甚至有些惱羞才勉強停止:「呵……對啊,不然能怎麼辦呢、我的衣服昨天晚上都被弄髒了啊。」然後輕描淡寫地反擊了一句。

一下子就堵得他不知道該回什麼好。

「又是咖啡……一大早就空腹喝咖啡對胃不好吧……」於是在短暫沉默之後,他只好尷尬地另開話題。

那人笑了笑,聳聳肩。

「……該不會你不會做早餐吧……」不會吧……難不成這間廚房裡這個人唯一會用的東西叫咖啡機嗎?

他忍不住嘴角上揚。

為有關眼前這人的小小發現而高興得抑不住笑容。

「……」只見那人飄開視線、但沒有反駁:「……反正我等一下就要走了──」

那人未完的話語被他突然的舉動給截斷──他伸手拂上對方臉頰動作輕柔卻堅定地將那人的臉轉回向自己、強迫對方直視自己的雙瞳:「那、也先吃完早餐再走吧?」

他看見對方因為事情太過突然而微愣的表情,笑容更大:「我來做吧……只是簡單的烤吐司而已、可以吧?」

雖是問句,但他有自信、眼前這人一定不會拒絕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