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X辛巴達

※雖然說這一篇算是堆積在私噗裡的舊文章,但我還是要講一下,辛巴達大冒險65話的辛巴達超級好吃的啦! (前後有關連嗎

 

 

 

 

 

 

「……」

自早晨溫和的日光中清醒,他略顯遲緩地睜開雙目、眨了幾下,透過剛清醒而尚未完全對焦的視線盯著對面牆壁的雕花,還在熱機的腦子迷茫地有種那牆飾好像和原本的不一樣的錯覺。他搔了搔臉,覺得自己大概是有些宿醉、連視覺都還沒恢復正常,於是他翻個身決定再回到夢鄉溫存一趟。

然而他一轉過身,落入視線的卻是一張他非常熟悉、卻應是不可能在此時此刻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英俊臉龐。

「喲,早安啊,阿里巴巴。」

那個紫髮的男人露出完美的笑容,抬起光裸的手臂打招呼。

「……咦?!辛辛辛、辛巴達先生──?!」

名叫阿里巴巴的青年一秒嚇醒。

「嗯、對,沒錯。」彷彿對方認對人叫對名字就是什麼天大的厲害事蹟似地,辛巴達燦笑著點點頭。

「為、為什麼辛巴達先生您會在這裡?!」整個人震驚得從床上跳起,原本的睡意和餘醉早就不知道蒸發到哪裡去,阿里巴巴這也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除了本來就習慣裸睡所以不意外的辛巴達之外、自己竟也是一絲不掛。

他差點在自己的偶像面前罵出了家鄉的髒話。

「問這問題的立場好像反了喔,阿里巴巴。」這樣糾正著,辛巴達的表情和語氣裡卻沒有困擾或不滿之類的情緒,反而用饒富興趣的眼神看著現在陷入慌亂、表面卻仍努力保持鎮定的青年:「這裡是我的房間。」

「……咦?」正忍著想抓頭髮大吼大叫的衝動,阿里巴巴花了一點時間才把辛巴達的話輸入進腦子裡去,僵硬地轉頭環視房間一遍,最後、對上辛巴達帶著笑意的視線,石化。

──原來那個牆飾看起來不一樣不是我的錯覺?!

怎怎怎怎怎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在辛巴達先生的……不、不對,現在與其回想原因不如先想想該怎麼辦才對!我……不過不知道原因好像也沒辦法想出該怎麼辦啊啊啊啊啊!

因為突來的異常事態,某金髮青年的思緒呈現打結的狀態。

總、總之!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我跑錯房間是事實!所以應該……先道歉!對!道歉!

而精神的自我防衛中樞也在混亂中讓阿里巴巴下意識忽略了比起睡錯床更嚴重的全裸事實,只看見了比較簡單的問題。

「呃、那個,真的非常對不起!辛巴達先生,我──」

「……你為什麼要跟我道歉?」

但對方顯然不會讓他的精神那麼好過。

還是在笑著,然而那雙瞳和話語中又多了一股不容忽視的嚴肅與認真:「因為什麼而道歉?」

「欸?」腦袋有點過熱的阿里巴巴被這反問砸得措手不及:「因為我跑錯房──」

「……你忘記了?」

某大王的聲音陡然低了好幾度。

「咦?」

某前三王子茫然。

怒極反笑,無意識地霸氣外露的七海霸王立刻爬起身、按著對方雙肩將某後輩壓回床上,由上而下盯著阿里巴巴驚疑不定的雙目,就像愀著什麼獵物:「你,最好馬上給我想起來──昨天晚上的事。

「否則你就別想出這個房間。」

「欸?!」

昨天……

昨天晚上,因為隸屬七海聯盟的某國使者來訪,辛德利亞王國照例為對方開了歡迎宴會,舉國上下又歡鬧了一番。

阿里巴巴也跳了舞、吃了豐盛的食物、喝了點酒,但並沒有到醉的程度。然而現在正壓著並瞪著他的這位王那時卻是有點失常地已經喝到爛醉,為避免酒後失態只得早早將人送回房。然而好巧不巧,本應負責搬運工職務的八人將們也有一半都喝到掛了、不然就是肩上早已扛了不只一個人……到最後不知怎麼著,搬運……護送辛巴達回寢室的工作竟落到了阿里巴巴頭上。

然後……然後他就拖著還有點微醺的腦袋將辛巴達先生架回房──多虧了在雷姆一年多的劍鬥士訓練而變得強壯且高大了多的身體,這件工作並不會太吃力──接著,他把人搬上床。再來……

──啊咧?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那、那個,辛巴達先生生生,我、我們該不會……」阿里巴巴抖抖抖地好不容易才說完一句話。

「嗯,我們做了。」立刻回給青年肯定句,辛巴達停頓了幾秒,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地又補了句:「你上了我喔。」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真的非常對不起!」因為被壓住而跳不起來的阿里巴巴只能驚惶失措地四肢亂揮:「居、居然做出了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怎麼了……總、總之之之,非、非常對不起!」

他現在全部想起來了。

昨晚送人回房間之後的後續,還有細節……眼前這個男人從未在外人面前展現的誘人姿態、攝人心魂的主動求歡、不曾感受過的危險荷爾蒙、不知是否受酒精催化而生的熱度、黏膩卻莫名覺得好聞的汗水交融味道、強壯精實並擁有絕佳柔軟度的身軀、佈滿傷痕仍顯得美麗的肌膚、勾人的呼喚和狹窄緊密的──

不、不行,他不能再想下去了。雖然很丟臉,但他對於小兄弟的抑制力真的沒那麼好。

「呃,也不用道歉成這樣啦。其實說起來,也不能算是你的錯。」對於阿里巴巴終於回想起昨晚的一切很滿意,辛巴達在對方比較冷靜之後才放開鉗制,翻身倒回柔軟的床鋪裡:「主要原因是我喝醉了,所以我才……連累了你真抱歉,阿里巴巴。」

「呃?!不!辛巴達先生不需要道歉,畢竟是我──」

「你想說是你佔了我便宜嗎?」無奈又好笑地看向阿里巴巴被堵得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模樣:「阿里巴巴,你到底是處男還不是啊?我都搞不清楚了。」

「……欸?」

「原本想說你看起來一付未經人事的樣子,沒想到技巧還蠻好的,正在感嘆你去雷姆這段時間果然成為男人了呢……結果一醒來你卻又表現得好像閹了一樣,害我的好心情全沒了。」一臉愜意地吐出亂七八糟的話語,不知是對阿里巴巴改觀的關係、還是想說反正該看的不該看的也全都看光了所以沒差,辛巴達整個人呈現阿里巴巴前所未見的放鬆態度,出口的話語也完全是肆無忌憚:「所以,阿里巴巴你到底是不是處男?」

「呃……」

「啊,不對。我們昨晚都做過了,再怎麼樣你也不是處男了。」

「……」

「不過你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技巧啊?難不成你真的有和男人做過嗎?」

「欸……辛巴達先生……」

回答是昨晚辛巴達先生指導有方呼弄得過去嗎?

──這種問題不管回答是還不是都怪怪的啊!

阿里巴巴一臉苦逼地對上辛巴達莫名熱切的視線。

「我──」

「辛,你起床了嗎?」時機抓得巧妙、彷彿完全明白房間裡頭發生的所有事情,賈法爾的聲音適時地插入,不僅打破了阿里巴巴的尷尬處境、更成功將辛巴達的注意力轉了向:「早上有和那位使者的會議,該起床準備了。」

「啊,我已經醒了,馬上起來。」

「那我這就去叫人來。」明顯地停頓。「……那阿里巴巴需要一起請人幫忙梳洗嗎?」

──他鐵定全部知道!

「呃,不、不用了。謝謝你,賈法爾先生。」

啊啊啊啊啊他好想挖個洞躲起來,哪裡有個洞讓他塞進去──!

「啊,對了,阿里巴巴,夏洛爾岡請我轉告你,他等等會在練劍場等你。」

「……那個,賈法爾先生?」

「嗯?有什麼事嗎?」

「我可以請問一下,究竟有多少人知道我……呃、現在人在這裡嗎?」

好吧,不管怎麼樣他都問不出口究竟有多少人知道和辛巴達先生昨晚……的事,所以只能拐了彎這麼問。

大概也知道阿里巴巴真正想問什麼,賈法爾的聲音聽起來有一點在偷笑:「我想大概全部的人都知道了吧……不過你們在裡面做了什麼就只能靠大家的想像力了。」

「……」

阿里巴巴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想舉刀自盡。

 

 

 

 

 

 

「「你您辛苦了。」」

看著眼前一個笑得一臉曖昧、一個只有一貫的默然表情的兩個好友,阿里巴巴再次有想死的衝動。

「……他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了啊。」因為經驗值不一樣所以立刻就發現問題點的辛巴達露出一臉複雜的表情。

「呃?」

「昨晚和辛巴達先生商談一夜辛苦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事情,但需要讓阿里巴巴徹夜找辛巴達先生討論、鐵定是什麼大事吧。若有需要,我也會出一臂之力的,請不用客氣。」

嗯,摩爾迦娜思考的方向很正常。

「阿里巴巴你還好嗎?需不需要休息?昨晚一定很激烈吧,如果睡眠不足要說喔。」

……阿拉丁你到底幾歲啊!

「阿拉丁,我覺得你才是誤會最大的那個。」辛巴達笑得燦爛。

「……」聽懂了辛巴達的意思,阿里巴巴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不知道應該先向阿拉丁糾正他的誤會、還是該再一次對辛巴達下跪謝罪。

……啊,或者選擇重新投胎會比較快一點?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