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熟悉的CP就不要亂寫

※否則就會變成黑歷史

※雖然這篇真的黑到可以當墨汁了,但因為實在黑得太經典(?)所以還是搬過來了(標準到底

※馬頭丸的女裝可愛到人神共憤(不需要特別強調#

 

 

 

 

 

閒閒地窩在樹枝間發呆,馬頭丸感受著春季溫暖的微風吹拂臉龐,舒服地瞇起眼睛,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放鬆地向後倒在樹幹上。

幸好牛頭丸不在……不然要是這個樣子一定又會被罵……

今天一早,牛頭丸就被牛鬼派了個任務出門去了,而且是很難得的單人任務,雖然牛鬼沒有特別表明,但牛頭丸也說了叫馬頭丸不准去只要看家──也就是等於放了他一天假,讓他悠閒到幾乎要在這舒服的溫度和氣氛中睡著。

「……」

「若菜夫人!我把鍋子拿來了!」

「嗯……融化成這樣夠嗎?」

「糖也要篩嗎?」

「這裡還有杏仁喔!」

「咦?巧克力怎麼倒不出來?」

「啊啊啊啊冰麗!你怎麼把剛融化好的巧克力又結凍了啦!」

「咦欸欸欸欸?!對、對不起!」

不過這一陣兵荒馬亂的聲音倒是讓馬頭丸想睡都睡不著。

「……嗯?」忍不住被勾起了好奇心,馬頭丸站起身往聲音來源張望著,正好看見雪女冰麗慌慌張張地往聲音傳出的房間快步走出來。

想也沒想,本來就總是以直覺行動的馬頭丸立刻跳下樹、在門口攔住人:「怎麼了?你們在幹嘛啊?」說著往冰麗身後的房間望了望,想看清楚裡面的人到底在做什麼。

「呃?!」被突然出現的人影嚇了一跳,冰麗眨了眨眼,隨即在迅速反應過來後當機立斷地用身體擋住「廚房」門,還伸手遮住馬頭丸的視線、不讓他看見裡面的情形:「呃……什麼都沒有啊,我們只是在……哎呦這……」

因為冰麗的阻撓,馬頭丸只看見了裡面有好幾個女妖怪嘰嘰喳喳地邊談笑邊不知道在做什麼,於是更加疑惑:「你們在做什麼?在玩嗎?我也可以玩嗎?」

「不可以!」向來溫柔的雪女突然大吼,大聲到不只是馬頭丸、連自己也都有點嚇到:「……總而言之我們不是在玩啦。這裡沒有你的事情……呃、你去找別人玩啦……」

「冰麗?」因為那聲大吼而探出頭來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奴良家的女主人在看見門口的兩「人」後微愣:「發生了什麼事了嗎冰麗?……欸、馬頭丸?」

「若菜夫人!」馬頭丸在冰麗開口前搶先了一步:「你們在做什麼啊?好玩嗎?我也可以加入嗎?」

在玩樂方面馬頭丸向來都很有行動力。

「咦?我們在做巧克力啊。」若菜愣了愣,一笑:「因為今天是情人節,所以我們正在做巧克力分給大家喔,馬頭丸也要來做嗎?」

「呃、若菜夫人……」

「我要!」冰麗還來不及抗議,馬頭丸就先答應了:「『巧克力』就是那種看起來黑黑但是很甜很好吃的東西嗎?『擒』人節又是什麼?」抓住人的節日嗎?是妖怪的特殊節日嗎?我怎麼沒聽說過?

難不成是奴良組本部特有的節日嗎?好像很好玩!

完全不知道馬頭丸的理解和實際上有很大一段差距,若菜因為眼前戴著頭骨的孩子天真爛漫的模樣笑了開來:「對啊,就是那種巧克力。情人節就是要送巧克力給別人的日子喔,馬頭丸也來吧。」

「若菜夫人!……」

「好啊!」馬頭丸很高興:「不過我要送給誰呢?」

送巧克力就可以『擒』人嗎?好奇特的習俗!

「……」數次抗議都被忽略的冰麗決定放棄。

「嗯……馬頭丸的話,應該是送給牛頭丸吧。」若菜笑著提供了馬頭丸一個可能會讓旁人有點驚恐的建議。

「……!」至少雖然已經走遠但還是聽得一清二楚的冰麗就很驚恐。

總覺得……好像是在害馬頭丸……

雖然看法和女主人一樣,但絕對不會這麼建議的冰麗突然覺得有點罪惡感。

「咦?是這樣嗎?」其實根本沒搞清楚狀況的馬頭丸居然也就這麼接受了這個提議。

欸欸欸?原來我是應該送給牛頭嗎?那這個『擒』人節又是要抓誰?

然而這一點點的疑惑很快地就被好奇與興奮所取代,馬頭丸毫不猶豫地跟在若菜身後進了廚房。

──百年後,每當馬頭丸想起這段,他都很想打死以前的自己。為什麼那時候他沒有聽冰麗的話轉身就走呢?!

我果然是個笨蛋笨蛋笨蛋!

 

     

 

做好巧克力的當天晚上。

拿著若菜幫他包裝好的巧克力,不知道為什麼,馬頭丸突然覺得有點害羞及困窘。

糟糕糟糕,怎麼辦啦,一定會被牛頭取笑的啦!

從來都沒有這麼慎重地送一個東西給別人,馬頭丸因為緊張過度而顯得有點焦躁。

搞不好還會被罵……說我像小孩子一樣無聊……

馬頭丸已經不知道這種混亂的心情是什麼了,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只是一個習俗啊……只要照習俗把東西交給對方就好了!

對!就是這樣!只要照習俗把巧克力送出去就好了!

就在馬頭丸做著不知該算是自我打氣還是定心的內心吶喊時,紙門也在同一時間被拉開了。

「哇!」還沒有心理準備的馬頭丸就這樣被驚得跳了起來。

「……你在幹嘛啊笨蛋馬頭,幹嘛大吼。」被對方的大叫聲嚇到,牛頭丸有些不悅地皺眉。

「沒……沒、沒事……」冒著冷汗,馬頭丸乖乖地坐回原本的墊子上:「你回來了啊……」

「嗯。」點點頭算是回應,牛頭丸很自然地坐到馬頭丸的對面:「我不在的時候你應該沒有做什麼蠢事吧馬頭?」

「沒有啦!我才不會做蠢事!我什麼時候做過蠢事了啦!臭牛頭!」馬頭丸又在一次從位置上跳了起來,這次是因為生氣:「你為什麼每次都覺得我會做蠢事啊!」

「因為你是笨蛋啊。」理所當然。

「……臭牛頭!」馬頭丸生氣地揮著拳:「你這樣我不給你巧克力了啦!」

「……巧克力?」聽到了某個關鍵字,牛頭丸呆呆地看著氣呼呼的馬頭丸,連要取笑對方的滑稽樣都忘記:「……什麼巧克力?」

「我今天跟若菜夫人她們一起做的巧克力啊。」想到巧克力,馬頭丸突然又困窘了起來:「若菜夫人說今天是送巧克力給別人的節日,所以我就跟著做了……」

「……」很顯然是知道今天是什麼節日的牛頭丸也不知是因為狀況太過突然還是由於心情太過激動,整個人似乎是反應不能,只能繼續呆望著從身後拿出一個小禮包的馬頭丸。

「嗯……喏、給你,『情人節快樂』。」說著奴良組女主人教自己說的祝賀詞,馬頭丸慢吞吞地遞出了巧克力:「……若菜夫人說這是習俗。」

真的是好奇怪的習俗。而且明明是『擒』人節,卻沒有抓人的習俗,為什麼反而是送東西呢?

馬頭丸默默地思考著已經存在自己心中一整天的疑惑,過了一會兒才發現對方一直沒有接下禮物,只是定定地看著自己,眼神中好像有著些什麼情緒,臉上卻沒有表情,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看得馬頭丸再度冷汗直流。

呃呃呃呃……牛頭該不會生氣了吧……他明明有任務我卻在家裡玩……糟糕糟糕要被罵了啦……

幾秒鐘後,牛頭丸伸出手。

「……謝謝。」

「啊不要打我!……咦?」正準備抱頭逃走的馬頭丸愣住,看著小心翼翼收下巧克力的牛頭丸,瞪大眼睛。

「……嗯?」察覺了對方驚疑地視線,牛頭丸抬頭、挑起眉。

「呃沒事!」

……牛頭丸居然沒罵我欸……

……該不會生病了吧?

馬頭丸默默地有點擔心。

 

     

 

一個月後,很快地又到了白色情人節。

「喏。」訓練休息時間,牛頭丸突然遞給了馬頭丸一個包裝精緻的小禮盒。

「……欸?」還沒有從警戒狀態中完全恢復的馬頭丸反應不太過來,還在呆愣中就接過禮盒:「這是什麼?」

「巧克力啊。」

「欸咦?!」馬頭丸一聽,高興得兩眼都放光了:「我最喜歡吃巧克力了!好甜好好吃!……我可以現在吃嗎?」

因為在休息時間吃東西通常都會被罵,馬頭丸於是習慣上必然小心地徵求起牛頭丸的允許。

「隨便你。」臉上佈上了馬頭丸難以察覺的淡淡紅暈,牛頭丸撇頭看旁邊,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反正那是回禮。」

歡呼了一聲拆起包裝紙,馬頭丸聽到後面那句話,不解:「嗯?回禮?什麼回禮?」

「……就上個月的回禮啊。」牛頭丸突然好像對地上的影子很有興趣:「……上個月情人節的回禮。」

「唔……」歪著頭、嚼著巧克力,馬頭丸好不容易才從腦子裡找到了那段記憶:「喔!你是說那個明明是『擒』人節,卻不抓人、反而是送巧克力給別人的奇怪節日嗎?原來還會回禮嗎?」

「嗯、對……等等。」反射性地點頭點到一半,牛頭丸覺得自己似乎聽到一大段很離奇的解釋,面色不佳地轉回頭:「你剛剛說……說什麼?『擒』人節?抓人?」

……這個笨蛋該不會完全沒搞清楚那個節日的意義吧!

「對啊,照字面解釋不是『抓人節』嗎?為什麼是要送巧克力給別人啊?我真是搞不懂欸。」然而馬頭丸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一顆顆美味的巧克力吸引住了,絲毫沒有察覺身旁的強大殺氣。

「……因為那個本來就不是抓人節。」

「咦?那是什麼節啊?牛頭你知道嗎?」馬頭丸驚訝地轉過來,然而在發問過後立刻因視線接觸而感覺到了牛頭丸的異樣:「……呃、怎麼了牛頭?……」

「……我現在就讓你知道那是什麼節。」

「欸?咦?呃咦咦?!牛頭你要幹嘛?!等一下!欸欸欸?哇啊啊啊快放開我啦!──臭牛頭!──」

 

✽   ✽   ✽

 

同一時間,奴良組二代目夫人的房間裡正開著白色情人節的婦女茶會。

「欸?!──原來馬頭丸是男生嗎!」某女主人因為得知某件事實而發出了驚呼。

「……果然,我就知道若菜夫人誤會了……」一旁的冰麗捧著冰沙,小小聲地嘆了口氣。

所以那時候她才會死活都要阻止馬頭丸進來啊。

「……因為他長得那麼可愛,我一直以為馬頭丸是女生呢。」有看過馬頭丸睡顏的若菜掩嘴讚嘆:「沒想到居然是男生啊……怎麼辦,馬頭丸一定是沒搞懂情人節的意思,我居然還叫他把巧克力送給牛頭丸欸,這樣會不會害們很尷尬啊?」

「啊,這一點若菜夫人倒是不佣擔心啦。」用極為優雅的動作喝著紅酒,毛倡妓搧搧手。

「欸?」若菜眨眨眼,不解。

「就是說啊,夫人不用擔心的。」跟著附和,笹美卻完全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只是淡定地喝著茶。

「呃、是嗎?」

……是啊,該擔心的應該是我們的眼睛吧。

吃著冰沙,冰麗有一點哀怨地想。

為什麼我一個好好的普通少女要被兩個男人放閃呢……真是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