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勞教授,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那時候,正是往常的下午茶時間,直爽的葛萊芬多女孩一如他們學院精神那般眨著無所畏懼的大眼睛,完全沒意識到這麼做其實有些突兀地、向布勞拋去一個問題。

然除了特定某些事情外都很隨和的他只是揚起平易近人的笑容,一點都不介意對方的冒失而給了肯定的回應:「是什麼事呢,露緹亞小姐?」

「──聽說布勞教授擁有強大的心靈之眼、能夠預知出準確的未來,是真的嗎?」

此話一出,現場瞬間靜默,只剩零星幾個被紅茶和餅乾屑嗆到的咳嗽聲。

「……」少見地反應不過來,布勞的微笑僵了兩秒,才在眾人炙熱的目光注視下再次給予正面的答案:「雖然說並不是什麼值得隨便張揚的天賦,但我也不會為了否定你的猜測而說謊。」

頓了好一會兒才理解這段話的意思其實就是承認,露緹亞激動地朝布勞的方向探過去,就差沒忘形地拍桌站起:「那……可以拜託布勞教授幫我看看我的未來嗎!」

本來就知道布勞才能的幾位教授又差點把茶噴了出來,奮力地在某占卜學教授因紅茶被浪費而發飆之前嚥下去,接著又是一陣此起彼落的嗆咳。

而在場的幾名學生反而是因這訊息量太過驚人、暫時無法動作,幸運地逃過了一劫。

「……」

對看一眼,教授們很有默契地放下杯子,決定等風頭過了再碰那杯現在可能會成為殺人兇器的液體。

「……能讓我知道露緹亞小姐之所以這麼要求的理由嗎?」換上了難得一見的認真嚴肅神情,布勞沒等露緹亞回答、直接繼續說下去:「知道未來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同時也存在著風險。露緹亞小姐你──」

「不論多少錢我都願意付的!」用力打斷布勞未完的話,露緹亞睜著大大的眼睛直視對方,表達她勇於嘗試和絕不後悔的決心。

「噗──!」

這次不是噴茶。

「……」大概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某占卜學教授有些後悔自己平時的言行帶給他人的不良印象。

直接對弗拉姆下了禁言咒、再把牠丟到角落自己去笑個夠,布勞無視正在悶笑的路德和梅倫,重新露出了完美的微笑:「……我不是那個意思,露緹亞小姐。你必須知道,未來是一個非常不確定的概念,同樣的過去可能通往許多各種不同的結果,因此能夠做出準確占卜的才會占卜師非常稀少。

「而這也就是為什麼占卜學這堂課不是以你們的占卜內容作為成績依據的原因,因為我並不期望不過是上了幾堂課的你們能做出任何準確的預言。」在同事和學生面前做出以上發言的布勞喝了口紅茶,似乎完全沒有這些話其實很有問題的認知。

「相對的,一個準確的占卜所預言的便是絕對會發生的未來,無論在過去做了多少、或是什麼樣的努力都不可能動搖分毫,是注定會實現的命運……也就是說,占卜其實並不能幫助我們躲避災厄與命運,只是提前知曉會發生在未來的事實罷了。」抿了抿唇,布勞凝重地盯著葛萊芬多女孩率直的雙眸:「知道這樣的預言並不算是什麼好事,只會是負擔。就算如此,露緹亞小姐,你還是想知道嗎?」

不曉得是因對方說出的事實感到驚訝、還是這位教授竟以如此嚴肅的態度長篇大論的一番而受到驚嚇,現場又是一片安靜。身為當事人的露緹亞也愣了好一會兒才遲疑地開口:「呃……我……」

「如果聽我這麼說之後露緹亞小姐仍然想要知道自己的未來的話,我是不會拒絕的。」見對方一臉不知所措,有著一張娃娃臉的占卜學教授收回有些逼人的視線,俏皮地眨了下眼:「不過就算要放棄也沒關係,或者只是來聊聊煩惱的話也歡迎。雖然我可能無法給予他人的人生什麼建議,但隨時都有足夠的紅茶能招待為未來所苦的學生。」他微笑。

「……」

少見地漲紅了臉卻說不出話,露緹亞吶吶地點頭。

「……是我的錯覺嗎?布勞教授剛剛看起來好可靠喔!」

「史普拉多!」

「呃、那個……大衛,這種餅乾真不錯呢,是蜂蜜公爵的新產品嗎?」

「欸?……喔這是家庭小精靈他們給我的,說是新作品想請我嚐嚐──」

相較於某兩位教授為了化解尷尬氣氛所做的努力,布勞倒是不知什麼時候已恢復平時悠哉的模樣,自顧自地陷入紅茶的世界中。

看著某占卜學教授一臉幸福地啜飲紅茶、同時頭也不回地揮動魔杖自角落的櫥櫃中挑出下一罐要沖泡的茶葉,剛才真的有被對方氣勢嚇到的露緹亞頓時有點心情複雜。

「──對於布勞最後的那項提議,其實露緹亞小姐真的能考慮看看。」

葛萊芬多女孩聞聲抬頭,只見坐在她旁邊的梅倫朝她展露出那能在變魔術時迷惑觀眾目光的笑容。

「雖然看不太出來,不過那傢伙其實意外擅長當個傾聽者。露緹亞小姐如果有煩惱,不妨請他聽你說說。反正布勞他一直都待在北塔裡耍自閉,也不用擔心他說出去。」梅倫聳聳肩,給了葛萊芬多的魁地奇隊長一個惡作劇時才會出現的眼神:「順便幫我喝光他的寶貝紅茶。」

忽略掉對方最後一句話,露緹亞認真地點頭回應:「好的,我會考慮看看的,謝謝教授。」

「別擔心,梅倫以前也有過好幾次被輔導的經驗喔,聽他的準沒錯。」

「……你以為是誰害的啊!」

免不了你一言我一句地再次吵了起來,某兩名教授陷入常見的幼稚爭執中而把露緹亞丟在一旁,茶會的氣氛卻也因此恢復本來的熱鬧。

而在這之後,都沒有人再提起露緹亞和布勞的那段對話內容,兩名當事人也表現得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因此這事件便很快就被眾人拋諸腦後。

然而沒有人想到,其實露緹亞說會考慮看看的回答並不只是場面話。

她真的有認真考慮,並在葛萊芬多特產的勇氣驅使下行動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