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in HP世界觀

 企劃網站:http://ulinhp.weebly.com/

※寫給潔ㄉㄉ的交換文

※梅倫X路德

※但我總覺得要反過來看好像也可以(欸

※雖然CP是那樣但是某人超搶戲的辣(淦

 

 

 

 

 

 

他其實一直都在追尋著對方的身影──雖然不僅是他自己、連對方也不願意承認這樣的事實。

總是互相爭執不下、卻也同時是對方非常重要的存在,儘管兩人都不否認這點,卻也沒有承認過。

心思單純的他並不能理解這樣的狀況是何時、又是如何建立起來的,只知道等他意識到自己的心情時,對方已以這種微妙的平衡關係建立起一道難以突破的高牆。

他們是朋友,或許雙方在對方心中的存在還比這詞彙重要得多,但也沒有更進一步的關係發展──雖然他也無法想像他們之間若有進一步的發展會是什麼樣的情形。

但不代表他不嚮往。

然而對方表現出的態度卻讓他無法為了更進一步做出任何舉動,無論是害怕這樣微妙的平衡會就此崩壞、還是擔憂這種感情根本只是他單方面的一廂情願。且不知怎麼地,他總覺得就算那人有著和自己相同的心情,也不一定會接受他的感情。

那人就是這樣地捉摸不定,就算認識了這麼多年他也從來沒搞懂過。

飄忽難辨、無法揣測,卻又是自顧自地不斷往前進,彷彿如果沒有跟上便會被那人拋下。

逼得他必須不斷追在後方。

 

「……所以你這次來,就只是想表達你進入發情期了嗎?」那位和他們同樣認識多年的老朋友與老同事聽完他這一連串接近牢騷的抒發,露出古怪的表情,輕巧地放下手中的茶杯。

那表情與其說是困擾……不如形容為嘲諷更加恰當。

「現在是冬天欸,梅倫。」而且是兩倍的嘲諷。

把帶著關愛視線飛近他的弗拉姆揮開,梅倫脹紅了臉找不出反駁的話語:「有必要說成那樣嗎……情況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樣分明就是那個傢伙的錯吧。」

明明不是沒有察覺到他的視線、也並非對於他的態度渾然未覺,但那個人並沒有表現出拒絕,反而一點點地將自己拉進他的生活圈內。

梅倫永遠都記得學生時期的那些時光,對方邀請自己成為他們之中的一份子時的種種細節。

是那傢伙先對他伸出了手。

然而現在卻又將他置之不理。

「如果不想理,一開始放著不管不就好了嗎?」

為什麼要先給他期待,再用無形的距離感將他疏遠在一段不上不下的距離外?

「關於剛開始路德為什麼會那麼做我倒是能替你解答。」苦笑著搖搖頭,把自己埋進扶手椅中的布勞嘆口氣,以一種半是憐憫半是捉弄的眼神看向他那明明不擅長想複雜的事情卻偏愛鑽牛角尖的多年好友:「雖然當時我們有一部份原因是因為覺得好玩,然而另一個原因則是由於看不下去。

「對於被拋棄在路邊的小動物,是人看了或多或少都會產生一點惻隱之心的吧。」

「什──」

「當然並不是指現在的你。」搶在梅倫抗議地站起前先截斷他的話,勾起淺淺微笑的占卜學教授替兩人空了的杯子又斟上冒著蒸汽的紅茶:「就連我都沒有預料到最終我們三人會變成像現在這個樣子,以路德那種總是自以為毫不在乎的個性,八成會更加適應不良吧。

「我想他大概從來都沒想過,你會『追得這麼接近』。」

梅倫愣了一下,隨後瞠大雙眼。

 

或許之所以會一直維持這樣不上不下的狀態並不是對方想要耍他。

而是對方也不知道該拿這樣的距離怎麼辦。

梅倫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可能……畢竟怎麼可能呢,對方可是那個傢伙啊。

「你沒聽過麻瓜中有句俗話叫做:『愛情會讓人變傻瓜』嗎?還是你那為數不多的智慧也因為相同原因而被降低了,親愛的麻瓜研究學教授?」

想起布勞的那句調侃還是讓他不太爽,但他依然無可反駁。

他那娃娃臉的老朋友一直都是他們三人之中看得最清楚的一個。

「怎麼了,梅倫?」自大疊的藥草學相關資料中抬起頭,因為專注於書籍中而難得沒有心思捉弄對方的路德挑起眉:「真難得你會來主動找我啊。」

「抱歉。」他率直的道歉讓對方訝異地愣了下。「但能給我點時間嗎?」

既然對方拿這樣的距離不知所措,那就由這邊先拉近吧。

就像一直以來一樣,追上去。

「我認為,我們應該好好聊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