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雜亂,慎入

※因為停在我很喜歡的地方所以我並沒有要繼續寫下去的意思(被揍

 

 

 

 

 

「……唉。」一踏進房間便嘆了一大口氣,里斯隨手掩上房門,連靴子也不脫,轉身一倒便直接躺上床,裝死。

……什麼也不想做,現在。

儘管方才對大小姐所說的都是事實……在「另一位」的宅邸裡所發生的事他真的都不在意。雖然被那位與在這個大宅是夥伴的凹臉後輩表象一模一樣的人那樣兇狠地驅離的確令人有點打擊,但里斯可以理解對方的行為,且他的心靈也還沒有脆弱到光憑那樣就能讓他一蹶不振。

對於大小姐們之間的「玩笑」,里斯本來就沒有真的當真,當時其實也並沒有要來真的的意思,僅僅只是配合演出罷了。

畢竟他清楚,那是不一樣的人。

令里斯消沉的並不是被「另一位」的戰士給狼狽地趕回來這件事──他之所以覺得鬱悶,是因為這整件事件無論是從開始還是到現在的落幕、期間從沒見「他」來關心過。

就連那時大小姐以半開玩笑的語氣當眾宣佈這個胡鬧的「約定」時,也不見「他」有所反應……別說是抗議了,根本就是一臉面無表情,好像這完全事不關己一樣。

難道說……自己在「他」心中,已經什麼都沒有、什麼人都不是了嗎?

比起生氣或厭惡,里斯更怕「他」把自己當成陌生人。

好像他們之前的一切都從沒發生過似的。

想到這裡,里斯只能再次大口嘆氣,幾乎是要把肺裡所有的空氣都擠出來般用力。

「叩、叩。」

正當某連隊前王牌決定放棄繼續思考以免自己深陷更悲傷的情緒,翻身打算就這樣直接睡一覺、把一切都拋至腦後時,房門卻突然響起清脆響亮的敲門聲。

「……艾依?」

嘴裡唸著與其說是可能的訪客、更不如說是房間主人自己所盼望的來者,里斯一反前一秒的頹廢立刻從床上爬起,迅速開門。

「下午安,里斯先生。」

然而站在門口的非但不是艾依查庫,卻是那位個子雖小卻實力高強、最近深受大小姐信賴的某暗房管理人。

一瞬間心中暗自失望了下,里斯臉上依然保持著笑容應對那有禮的笑顏:「下午安,布勞。請問有什麼事嗎?」

是大小姐在找他嗎?

「沒什麼,也不是大小姐派我來的,只是……我想里斯先生可能需要一點安慰。」說著,眼前的嬌小男人便將手上的托盤及擺在上頭的茶點稍微提高以展示給對方看。

「咦……?」里斯突然之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甚至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見對方這個樣子,布勞不禁又揚起更深的笑容:「很抱歉我不是艾依查庫先生……不過,作為朋友的體貼,里斯先生總願意接受吧?」

「那我也只能恭敬不如從命了,謝謝你的用心,布勞。」聳聳肩,里斯讓開身好讓對方能將一盤子的茶點端進房間。

「不會,畢竟幫大小姐分憂也是我的職責之一嘛。」

「……還真是盡責呢,真不愧是侍者。」聽到這種不知該說是過度保護、還該算是體貼用心的發言,里斯只能苦笑。

「哪裡,只是做自己能做的事情罷了。」自動忽略掉對方的半嘲諷語氣,布勞嘴角勾起更大的弧度,將茶點連同托盤擺到房裡唯一的小桌上。

「……一般的戰士可不會做到這個地步吶。」

「……」正在倒茶的布勞聽見這句意有所指的話語,很明顯地頓了一下。

「呃……啊、抱歉──」

「不,里斯先生不用道歉,您說的沒錯。」很自然地繼續把茶倒好,彷彿上一秒的奇怪反應完全沒有發生過,布勞保持微笑,將點心裝盤:「的確,只要是為了大小姐,我可能什麼都願意做吧……什麼都做得出來。」

「欸……」察覺到氣氛得莫名改變,里斯尷尬地搔搔頭:「呃……也是啦,畢竟是大小姐嘛。」

糟糕了……好像不小心開啟了大小姐廚的開關了啊。

這個大宅所存在的複雜人際關係對於習慣直線思考的里斯而言有些太過麻煩,哪些該說哪些不該說他還是會常常搞不清楚,一不注意就會把氣氛搞砸。

不要變成棘手的狀況啊……

「是啊,畢竟是大小姐。」

應和著里斯的話,布勞端著切好的派,笑咪咪地遞給眼看有些手足無措的房間主人。

呆呆地接過盤子,眨眨眼,里斯看著某暗房管理人看起來毫無因這段對話產生任何疙瘩或負面情緒的無雜質笑容,鬆了口氣、再次回以微笑:「對啊,大小姐可是喚醒我們、帶領我們的人啊,而且還是那麼嬌小可愛的外貌──欸?!」

順著對方的語氣,打算就這樣輕鬆聊天的里斯話才說到一半、連派都還沒咬下去,就發現自己的視野內的景象突然從房間光禿禿的牆壁背景變成上方的深色天花板。

而唯一沒有變化的只有眼前某侍者那完美的笑顏。

「只要是為了大小姐,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所以、抱歉了,里斯先生。」

……呃?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