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部分里斯與馬庫斯R卡捏

年齡操作,里斯設定14歲

※未完,但是不一定會補上後續(欸

※企劃網站:http://ulmagic.weebly.com/

※後續可前往企劃網站閱讀(建議順序閱讀:里斯→馬庫斯),不過沒有看企劃文章應該也不影響此篇的閱讀

 

 

 

 

 

 

 

......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少年看著眼前的景象,張開嘴想要大喊,卻發不出聲音。

準確來說,是他的聲音已經傳不到這個世界。

遺留下來的,只有上一秒悲鳴般的呼喊。

 

「不──!」

 

馬庫西瑪斯!

 

 

那是個魔物大肆作亂的年代。

沒有人知道準確時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是從哪裡出現的。剛開始只是一兩起人類在荒野裡被不知名野獸所傷的事件,接著次數逐漸增多、並開始有人死亡。但在這時,人們都還以為只是野獸數量因不知名原因增多、或突然變得比較兇猛罷了。

等到某個村莊突然在一夕之間完全消失,人們才意識到不對勁。

對手並不只是普通的野獸而已。

根據在首都受到襲擊後才緊急召集而來的軍方高科技部隊所公布的調查報告內容,襲擊者是前所未見的未知生物,不知道來源、不曉得攻擊目的、更不知其對付方法。

他們將之稱為「魔物」,並承諾會持續努力消滅它們,以保護所有人的安全。

但實際上,他們保護的只有「首都內」所有人的安全。

軍警人力有限,魔物所攻擊的時間地點又無法預測,再加上那些所謂「上流階層」的「關心」,他們光是應付與保護那些達官貴人就自顧不暇,根本不會理會其他鄉下小鎮與村莊的死活。

反正那種小村子滅了一兩個也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在那些人心中,不過是地圖上稍微缺了一角、或是報表中減損的某個數字而已。

因此為了生存,各個小鎮與村莊的人們分別各自組成了自衛隊,以設法與仍擁有許多未知數的魔物抗衡。

然而雖然在經驗的累積下勉強發現了部分魔物的消滅方法,小型而攻擊力不高的魔物也能由一般民眾靠著武器消滅,但也只是拖延了一點點被滅村的時間。

無法預測的襲擊而不斷發生,身邊的人們依然不斷消失與死亡。

那就是,里斯所出生的年代。

 

就算在這樣隨時與死亡相伴而被迫早熟的時代裡,里斯也是相較於其他同年齡的孩子更加提早熟識何謂戰爭、死亡、血腥、與魔物。

母親早逝,從里斯小時候開始,身為小鎮自衛隊長的父親就一直是他的驕傲。也因此在他很年幼時便跟著父親加入了自衛隊,跟著一群大男人們一起站在前線保衛他們的小鎮。然而里斯並不是為了充數而勉強跟著上戰場的,自幼跟著父親訓練,年紀尚輕的他早就擁有不輸成人的高強實力,甚至在自衛隊裡他的實力也能夠打敗大部分的大人,稱得上是數一數二。

里斯一直認為這就是他的職責與生存目的。

活在這個小鎮,在自衛隊中為鎮民驅逐魔物,也許有一天會子承父業地成為隊長,然後結婚生子,再培育下一代保護這個小鎮......自從父親被魔物所傷而從戰線退下之後,他更覺得自己應該會就這樣走完一生。

他沒有什麼不滿,畢竟眼前就擺這這樣的現實,且這個樣子也挺適合他。

但事實卻偏偏並不是如此。

那天,因為一句話,里斯的生命轉了七百二十度的大彎。

 

「里斯你、有沒有興趣成為魔法少年呢?」

 

說出這句話的人,是一個同樣已待在自衛隊多年、同時是里斯父親好友和自衛隊副隊長的男人,里斯很尊敬對方、並把他當成另一位老師般地對待。

因此在男人說出這句話的瞬間,里斯一秒的想法是對方喝醉了。

不然就是他自己喝醉了。

「......不要露出那種在猶豫到底要拿水潑我還是潑你自己才好的表情。我很認真、也沒有喝醉,除非你光聞酒吧裡的酒精味就會醉,那我也沒辦法了,里斯。」瞄了眼里斯手上那杯因為未成年而特地點的無酒精飲料,男人敲了敲那杯他根本還沒沾上一滴的啤酒:「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我相信你也清楚吧?你應該算是隊裡頭腦最清楚的其中幾個人之一了。」聽著只殺掉一隻低等魔物就在酒吧裡狂歡的自衛隊員的吵鬧聲,男人聳聳肩。

不過他也沒有要阻止他們的打算,畢竟沒有人有能夠阻止別人為自己的「存活」慶祝的權利。

「......我不懂叔叔說的意思。」里斯沒有說謊,雖然他很了解對方最有可能用這種意有所指的方式說明的事情是什麼,但要是猜錯了不就糗大了?

搞不好對方只是想說下次集體訓練要加倍之類的......嗯,喝飲料喝飲料。

「少來了,我知道你也很清楚再這樣下去卡南是保不住的。」用只有里斯聽得到的音量說出了會讓整個鎮的人們都臉色大變的話,男人神色自若地看著少年默默放下玻璃杯:「魔物越來越強、數量也越來越多,現在的我們幾乎只靠你和某幾個人在支撐,雖然還勉強過得去,但要是有一天出現了連你都殺不掉的魔物呢?」

制止了里斯皺眉想要出口的反駁,男人繼續說著,語氣輕鬆得好像他不過是在談論一週後的節慶祭典、而不是一件攸關生死存亡的大事:「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但因為我們沒有別的方法,所以也只能這樣下去。不過,今天有個人來找隊長和我,他帶來了新的辦法、也是希望。

「那個人說他來自一個不屬於任何政府的組織,一直以來都在研究對付魔物的方法。現在他們已經發現了能夠有效對抗魔物的戰鬥方式,但卻由於招募不到合適的人才而無法實行,只能到處在各個地方尋找人才。那個男人來到我們這裡也是為了這個目的。

「所以我就立刻向他推薦你,你有興趣嗎?」

「你突然這麼說我也......等等,難道說那個有效的戰鬥方法就是你剛剛說的要成為魔法少年嗎?」里斯心中的疑慮開始由對方是否喝醉轉變為對方是不是年紀大了頭腦不清楚,才會被這種聽起來就很可疑的說法所騙。

我記得叔叔的年紀應該和爸爸差不多大啊......有這麼快老年癡呆嗎?

「......我知道聽起來很像騙人的,我一開始也不相信,但那個人後來證明給我看了。」男人回想了下那個情景,舉起啤酒喝了一大口:「那個人用『魔法』在我面前殺死了一隻高級魔物。」

原來還想發問的里斯瞬間閉嘴。

「他們說他們在尋找適合那種『力量』的年輕人......詳細情形可能要由那個人解釋給你聽比較清楚,但只要學會了那種力量,就能夠輕易地打敗魔物了。」轉頭看著盯著玻璃杯沉思的里斯,男人輕拍了幾下對方的頭:「就算之後要拒絕也沒關係,要不要先見見那個人?」

又沉默了幾秒,少年點點頭。

 

 

在見到里斯的第一眼,那個來自外地的男人便雙目一亮,好像非常中意似地,立刻展現了極大的熱情向他介紹關於那個組織的一切。

對方說他叫做海根,來自一個由眾多有錢平民集資組成的部隊,專門研究如何對付魔物。

畢竟他們雖然有錢,卻無法拿錢自魔物那裡買到生命。

「我想你已經聽說我是來招募人才的事情了吧。」使用的是肯定句,那位穿著西裝的男人在餐桌對面淡淡地說:「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雖然並沒有對外公開,但其實你拒絕後要說出去也無訪,反正等第一批魔法少年訓練完成後大家也都會知道了。」

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吧。里斯默默地替對方把未說出的事情在心裡接完。

「經過我們的科學團隊針對魔物長時間的研究,他們得到了一個結論──魔物來自於異世界,並由該世界的特殊能量組成、透過由那個特殊能量所建造的開口來到這個世界襲擊我們。」男人替自己和身為介紹人的副隊長倒了酒,並給了里斯一杯氣泡飲料:「他們將那個特殊能量稱為『魔力』、並把那個入口命名為『渦』。」

雖然身為科學團隊卻這麼命名很可笑,但也能由此而知他們是如何看待這項新發現──未知、無法掌控、深不可測、充滿無限可能性、卻也不知該拿它如何是好。

想要解毒,就必須以毒攻毒。科學家們決定朝著以這股能量為攻擊力的方向研究更有效的魔物消滅方法,在經過無數次的設計與測試、失敗與重新開始的輪迴後,他們終於研究出了最有效的戰鬥方式。

「那就是找尋一批適合的男孩子,穿上我們的科學團隊設計的特殊魔力裝置,成為『魔法少年』。」等服務生上完菜,海根才繼續說道:「據說是因為12到18歲之間的少年魔力類型最穩定,但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還要看體內的魔力量和類型......而你的資質非常好,不僅擁有足夠的魔力量,也有豐富的戰鬥經驗和基本的戰鬥技巧,正是我們需要的。雖然說最後選擇權還是在你,但我還真的非常不希望你拒絕。而且這對你也有好處吧,里斯?」

有點想問對方到底是怎麼看出自己的『魔力量』的,但里斯仔細想想又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也不是那麼想知道......好奇心是會殺死貓的。

「訓練過程中的所有花費和生活費都會由組織承擔,我們也會給你和你父親一筆金額不小的補貼,而且就算在那裡你也能隨時和你父親通信,並保證學成之後你就能返回家鄉──畢竟我們的目的本來就只是消滅魔物而已,在哪裡消滅都是一樣的。」慢條斯理而優雅地使用著刀叉,海根看向對面的少年:「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疑問嗎?」

早已不知道自己在吃些什麼的里斯嚼著嘴裡的晚餐,嚥下:「那個......我可以看看『魔法』是什麼嗎?」

 

 

當海根在里斯眼前以一顆灌了魔力的特製鉛彈將一隻高階魔物瞬間炸得粉碎時,里斯幾乎是立刻就在內心同意加入對方。

自衛隊的副隊長說的沒錯,那是一種新的力量,同時也卡南的新希望。

但由於還沒和父親討論過,里斯便請海根給他幾天時間考慮。

「你自己決定就好。」然而,聽完自己兒子解釋了整件事情和自己的想法後,年長的拉法基先生連表情都沒變,直接回給里斯這句話。

......他怎麼會有父親可能會阻止自己的錯覺?

於是幾天後,里斯收拾好簡單的行囊,告別家鄉,跟隨海根前往組織的基地。

 

「你好,你就是里斯吧?」

一到達外觀樸素而龐大的基地,里斯便立刻被帶到一間純白色調的小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半阿爾雷見方的小桌子和兩把椅子,同樣也是乾淨的白色。桌子上擺著一顆雞蛋大的透明球,看不出是玻璃還是什麼樣的材質製成。

一名穿著白色實驗袍的女性坐在面對里斯的那張椅子上,手中拿著一疊資料,對著他微笑:「先坐下吧,然後請用雙手握住桌子上的魔力球。」

依言坐到對面的位子上,里斯頓時覺得有點緊張,遲疑了幾秒才小心翼翼地抓起桌子上的透明小球。

「它能測出你的魔力特質,並依照你的本質量身設計出最適合你的裝備和武器喔。」

剛開始什麼都沒發生,令里斯腦中瞬間冒出了是不是他其實根本沒有所謂魔力、待會他們就會叫他立刻回家的想法。但在這時,那顆透明球體便開始出現變化──先是由里斯掌心接觸到的表面開始流出一點點煙霧般的紅色流體,而後逐漸向內部擴散,透明的部分一點一滴由鮮豔的紅所取代。很快地,整顆球體便只剩下了艷麗到刺眼的紅,並隱隱發著紅光,彷彿一顆漂亮的紅寶石。

看到這幕的女科學家大吃一驚,手中的資料啪答一聲掉到地板上、四散了一地,而她卻彷彿那只是疊廢紙般地看都不看一眼:「火屬性?完全的火屬性?!居然有純度這麼高的案例?!太驚人了!」她伸手想拿起里斯手中的魔力球看個仔細,卻在碰到的瞬間像是被電到般地縮回手。

「呃?你沒事吧?」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不明白女科學家突然興奮起來的原因,里斯被對方彈起來的樣子嚇了一跳,關心地問。

但那名女性卻反而邊甩手邊笑了起來:「沒事,我只是被燙到了,真不愧是高純度的火屬性魔力球啊。」笑得好像一個剛得到新玩具的孩子,女科學家以太過興奮而有些混亂的話語解釋著:「因為是你自己的魔力球,所以你不會有感覺,但這顆球現在的溫度可是非常高的喔。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案例......孩子、里斯,你一定會成為一個非常厲害的魔法少年的!」

她花了一點時間才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彎腰拾起地上散亂的資料。這時,魔力球又出現了變化。

「啊,你的裝備和武器要出來囉。」看著開始小幅度快速震動的魔力球和因這狀況而不知所措的里斯,女科學家開心地解釋。

「我最喜歡這個部份了!」

 

 

後來里斯才理解那位女性為什麼在看到自己的魔力球後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在培育基地裡的生活其實不算辛苦,真要說起來,在卡南時他還做過更多更艱苦的訓練,有時里斯反而會覺得在這裡過得太過愜意,幾乎令他坐立不安。

除了排定的魔力操作訓練、魔法武器練習等課程,組織也替這些半大不小的孩子們安排了武術、劍術、射擊等戰鬥相關的基礎訓練。因為被帶來這裡的少年大部分都是以魔力量為判斷標準挑選來的,並不是每個人都擁有基礎的戰鬥能力,而在來到這裡之前就有和魔物戰鬥經驗的更是少之又少。像里斯一樣身經百戰的少年可以說是非常特別的存在。

他現在終於了解當時海根那番話的意思。

戰鬥相關課程的內容實在是無聊得讓里斯差點打瞌睡。不過幸好教練們也不是死板板的教育者,為了配合部分戰鬥能力突出的少年的程度,他們也給予少年們若達到標準便可以用自由練習取代課程的機會,也能順便鼓勵還在基礎訓練的少年們。

因為這個機制而在武術和劍術課得到自由時間的里斯在其他人都在劍術練習的時間來到綜合訓練場,一眼便在空蕩蕩的訓練場中看見熟悉的身影。

「馬庫西瑪斯!」

達到標準這個說法說起來容易,但那些教練也都不是什麼慈悲的佛祖菩薩,所設定的「標準」並非有一點雕蟲小技便能達成。各種戰鬥課程總合起來,能過關的也只有兩隻手數得出來的人數。而在劍術課上得到「特赦」的,也就只有里斯和眼前這個人而已。

由於加入的時間差不多,來自首都的馬庫西瑪斯大概是里斯在這裡第一個認識的人,但又因為兩人都不是特別喜歡說話的個性,他們直到劍術課時才逐漸熟識。

準確來說,是一起在劍術課得到自由時間、才在訓練場裡混熟的。

說是「打出來的感情」好像不太對,但似乎也沒有別的詞彙能描述他們這樣的相識經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