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魯瓦爾多升R3紀念

 

 

 

 

 

 

殺、殺、殺、殺、殺、殺……

難得地能將那黑暗的欲望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他彷彿撲火的蛾一般直接讓自己淹沒在那無止盡的殺意之中,忘我地只看得見眼前的生命與死亡。

他很快樂,也很空虛。

終於、能將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有如神一般的優越感,驅使著他不停地進行手上的攻擊。

──殺戮。

無論是眼前還是腦中,都唯有一片腥紅。

 

感覺到那不算陌生的、由記憶的幻象中回到星幽界現實的知覺轉換,在儀式進行開始便閉上眼的古魯瓦爾多突然有點不太敢睜開雙眼面對現實。

藉由幻象而重溫的感覺還殘留在手中,腦中消不去的欲望與殺意彷彿他還未從那血紅的世界中脫離般不斷將他拉回幽暗的深淵,現在的他無法回到「現在」。

不是貪戀那盡情殺戮的時光……這點他早就在星幽界的戰鬥中獲得滿足,而是他不太想以這樣黑暗的狀態面對他現在擁有的另一個生活──不太想用這個樣子面對其他可稱之為「夥伴」的戰士們、不敢帶著這樣的殺意去面對「大小姐」。

他需要一點時間來調適。

「……古魯瓦爾多殿下?」

……而這聲呼喚又更讓他不想睜眼了。

心想著如果是被這個傢伙叫醒的話、不如直接在這裡睡到隔天早上,古魯瓦爾多把眼皮閉得更緊。

「古魯瓦爾多殿下、王子殿下。」光聽聲音都可以想像出那張秀氣的臉龐上所掛著的完美到欠揍的微笑:「您應該清醒了吧?古魯瓦爾多殿下……您再假睡,我就要親下去了喔?」

──某王子一秒用力睜開仍帶有殺意的血色雙瞳。

「……滾開,不然殺了你。」

已經俯身到一半的某侍者笑瞇瞇地退開:「唉呀呀,您清醒了就早說啊,我還以為您受儀式影響真的變成了睡王子、需要吻您才會醒過來呢。」

「……殺了你。」

「您可別誤會,我也不是很想親。」依然笑容可掬,語氣卻陡然降低了好幾度:「只是覺得與其到最後讓大小姐出馬,不如我自己來而已。」

「……果然還是應該殺了你。」

古魯瓦爾多在說話的同時伸手拔劍,然而在劍勢揮出去之前,布勞卻搶先撒了方才收集起來的時間碎片,讓劍又瞬間回到拔出刀鞘之前的時間。

「雖然在這個世界並不會『死亡』,但我還是不想要平白無故受傷啊,還請手下留情。」布勞笑得一臉淡然,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

「……」

「也就是說──您現在這個樣子、是會給大小姐帶來困擾的,懂我的意思嗎?」

「……」方才為了揮劍而半坐起身的古魯瓦爾多這才發現某人偶並不是沒有說話、而是完全沒有在現場,不禁愣了一下:「大小姐呢?」

難道說……看了我的記憶之後,她……

「大小姐回房間去了。」有點愉快地看見還處在半茫然狀態下的某王子因這句只說了一半的話而大吃一驚,布勞頓了下才慢條斯理地繼續說下去:「雖然我很想說大小姐是在看過了您的回憶後對您心生厭惡而再也不想看到您……但大小姐只是認為您這次應該也是需要時間自我調適,為了給您獨處的空間所以先行離開而已。」

「……」儘管很感謝人偶少女在這方面的細心,但古魯瓦爾多更想知道大小姐為什麼不是乾脆放他一個人待著就好、而是還留了一個欠殺的侍者在這裡干擾他的寧靜。

「本來大小姐是想讓您自己一個人待在這兒的……但我怕您在半夢半醒間會出事、所以自願留下。」就好像看穿了古魯瓦爾多充滿煩躁的疑惑似地,布勞又多補充了一句。

──不需要!

「……我回房間。」

「請記得先消去現在身上的殺氣再去找大小姐,王子殿下。」對著那焦躁地想離開現場的背影這麼說,布勞語氣中沒有笑意:「不要讓大小姐擔心。」

「……不用你說。」

 

     

 

只想著要回到自己的空間,古魯瓦爾多匆匆地踏過樓梯與走廊,直接打開房門。

──然後愣住。

「……」

不是說要給他獨處空間的嗎?

不是說要讓他自我調適的嗎?

不是要先等他從太過鮮明的過去抽離出來嗎?

不是……說好要讓他獨處的嗎?

……那現在在他床上的那隻人偶又是怎樣?

「古魯瓦爾多!」難得地不是用憤怒的語調喊著某王子的全名,手裡抱著娃娃的人偶少女一看見房間主人回來了,就立刻以她所能做到的最大幅度的彈跳從床上撲到古魯瓦爾多懷裡。

「……你怎麼會在這裡?」古魯瓦爾多只能用一個問句表達出他現在資訊量龐大的複雜情緒。

在這種時候見到充滿活力的某人偶的確是會讓他心情變好,也讓他的心理狀較容易態調適回到「現在」,但就自尊而言、他實在不想讓看起來無憂無慮的大小姐看到這樣被死亡圍繞的他。

就算知道人偶少女也已經看過他的記憶,他還是……

或許,也包含著害怕吧。

──每一次的恢復記憶,他都害怕對方會因此厭惡自己。

「我……」人偶少女語塞。

因為對方每次恢復記憶的儀式完都會要求自己一個人靜一靜,所以人偶少女才會決定直接自己先行離開……但是後來她卻光是在等待古魯瓦爾多清醒的時間就焦躁得再也等不下去,著急地只想見到某王子。

就算她知道其實根本沒甚麼好擔心的,除了布勞和古魯瓦爾多可能一言不和打起來拆掉大宅的危機以外。

但是在看過那樣的過去之後,人偶實在無法就這樣冷靜地等待對方自行調適,然後理智地直接繼續進行母親交待的任務。

尤其對方還是古魯瓦爾多……是特別的。

也許這樣的我已經不太適合這個任務了,母親。

「我……我只是想來嘛!怎樣?不行嗎?這房子我的耶!」

但我現在還是「大小姐」──

「呃……」不明白人偶為什麼突然生氣,這下換古魯瓦爾多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所以、我可以對戰士為所欲為吧,母親?

「決定了!我今天晚上要睡這裡!不接受抗議!」

「……你要跟我擠一張床嗎?」

「當然是你睡地上啊!」

「……」

 

想安慰、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然而也無法完全理智地當個旁觀者,自己就是這樣的半調子。

──但就算最後拿回了你所有的記憶之後,你也不會拋下「大小姐」離去的吧?

 

……拜託不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