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勞中心,布勞X大小姐有、王子X大小姐有

※對不起這東西充滿了作者的私心(依舊瑪莉蘇

※據說這篇發表的時候剛好出阿奇R5(?

 

 

 

 

 

 

 

今天布勞似乎一整天都怪怪的。

「……」人偶少女皺著眉頭,用力到連堅硬的塑膠額頭都看得到皺紋的程度,看著今天第二度只一回合就被殺死的愛將被里斯抬下場,眼神中不是憤怒、而是心疼與不解。

早上闖森林時還沒有很明顯的異狀,頂多是攻擊力似乎不如往常,人偶少女也就沒有注意到對方的反常,於是便和往常一樣等自己體力快要消耗完後、緊接著帶人打對戰……然後狀況就出現了。

不僅以往的攻擊力沒有發揮出來,防守似乎也吃力異常,竟然一連兩次對戰都只站了一回合就被對方殺得狼狽不堪,令人偶少女大吃一驚。

雖說她並不像其他某些姊妹那樣重視輸贏,但戰士的不尋常的狀況還是會讓她非常在意,尤其這次出了狀況的還是那位、向來總是擋在最前方英勇作戰的布勞。

人偶少女不禁一邊指揮對戰、同時一邊心神不寧地擔心在一旁躺著的布勞的情況,戰局便也在不知不覺來到了尾聲。

儘管這次布勞的失常使的戰況變得更加驚險,然而在古魯瓦爾多的奮力支撐和里斯強硬的攻擊下,他們還是險險地得到了勝利。

但還沒來得及自驚險的戰況中鬆口氣,人偶少女便立刻急急忙忙地衝到在戰鬥結束的同時於聖女的魔法中立刻復活的布勞身邊──甚至顧不上躺在一旁同樣剛復活的古魯瓦爾多。

「布勞!」

所以當布勞一睜開眼睛時,所看到的便是自家大小姐充滿擔憂的玻璃眼眸在自己眼前放大了好幾倍的景象。

「呃、大小姐……」

「嘖。」一旁慢了幾秒睜開眼睛的古魯瓦爾多略帶不悅地撇過頭。

全身的傷勢也因為魔法而復原中的里斯見狀,忍不住拍了拍某王子的肩膀,偷笑。

而不知是因為古魯瓦爾多和里斯的反應而感到尷尬、還是對於自己的失常覺得丟臉,之後某暗房管理者便不再開口說一句話,就算人偶少女因為擔憂而向他拋了一大堆連珠炮似的慰問也沒有回應,只是在接下來的獎勵遊戲中默默地動用了自己的公權力協助人偶少女直接骰到了最高階、彷彿是要贖罪一樣。

但是人偶少女才不會因為這樣就罷休,畢竟她要的不是道歉或贖罪,而是弄清楚自家戰士是不是出了什麼狀況。

「……布勞,你真的還好嗎?」手收起自獎勵遊戲得到的兩張布勞金卡,人偶少女依然擔心地看向正準備從骰子上跳下來的暗房管理者。

「請不用擔心,大小姐,我沒事……呃?」

話還沒說完,腳剛著地的布勞就是一陣踉蹌,同時緊接而來的則是自家大小姐的驚呼和眼前的天旋地轉。

「咦──?布勞!」

 

*   *   *

 

睜開眼,進入視線的便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花紋。

「……」

怎麼回事?

「你在兩小時前昏過去了。」似乎是看穿他的疑惑,一旁的淡漠嗓音適時地給了解答,站在窗戶旁的沃肯玩弄著手上的大針,口氣聽不出是無奈還是無聊:「在這個世界還會因為身體不適而倒下還真少見啊……聽大小姐說你是獎勵遊戲過後就昏了過去?多注意自己身體啊,暗房管理人。」

「呃,我是怎麼……」

「嘻嘻,你發燒了喔布勞。」早上因為被羅布叼去玩而沒有跟著布勞出門的弗拉姆突然從枕頭旁邊飛出來,嘻皮笑臉地說著:「不是感冒,但好像是因為太操勞,布勞你看看你。」

「使魔你終於有精神開玩笑了啊?剛剛還慌慌張張死都不肯離開暗房管理人的枕頭旁邊……」

「哇啊!」弗拉姆慌忙衝到沃肯臉前阻止他說下去。

「……真的很抱歉給各位添麻煩了,這次是我自己的疏失,對不起。」

「你對我們道歉做什麼。」布勞道歉的同時房門突然被踹開,手上捧著一盆清水的紅衣少女大剌剌地走了進來:「要道歉的話去找大小姐和王子殿下他們吧,尤其是大小姐、剛帶你回來的時候她簡直慌張得像是瘋了,還是被王子殿下帶去花園安撫的。」

「……好的,謝謝你。」

「多妮小親親!難得有機會,來讓把拔抱一個!」

「才不要!敢過來就跟你絕交喔!」

「嗚喔喔不要跟把拔絕交!把拔不敢了!」

將某紅衣人偶和醫生吵鬧聲隔絕在房門裡,布勞伴著飛在他身旁的弗拉姆一起走下樓梯,感覺有些心情沉重。

怎麼辦,讓大小姐擔心了啊……

在這個世界裡竟然還會病倒,也太遜了一點。忙碌並不構成理由,他在專職暗房管理人時甚至比現在更忙,所以一切只是因為自己太大意、沒有照顧好自己才會變成這樣。

但是大小姐一定會自責吧。

感覺到了布勞的低氣壓的弗拉姆難得地一路上都沒有說半句話打斷布勞思緒,只安靜地比個手勢告訴布勞大小姐現在人在客廳。

在門口深吸一口氣,布勞才帶著連上場對戰都不會有的壯烈心情踏進客廳。

裡頭的所有視線理所當然地瞬間都集中到了某暗房管理者的身上。

「──布勞!」而當然,最先有反應的便是他們的大小姐。

「大小姐──唔喔!」

只見嬌小卻很堅硬的人偶少女直接朝剛進客廳的自家戰士懷中撲了過去,撞得布勞差點往後退了兩步。

「布勞!你沒事了嗎?!」

……原本是沒事了現在快要變成有事了啦!一旁見到此景像的所有人心裡一致地吐槽。

「……嗯,我沒事了,大小姐,很抱歉讓你擔心了。」大約頓了半秒才回答,暗房管理人微笑。

其他戰士們忍不住在心中佩服起對方身為侍者的忍耐力。

「真、真的嗎?」仍然掛在對方身上不肯下來,人偶少女仰頭和布勞對視,眼裡視滿滿的擔心:「可是沃肯說……」

「這次倒下完全是我自己的失誤,很抱歉讓大小姐受到驚嚇了……但請你不要自責,否則我會很過意不去。」輕撫人偶的假髮,布勞又好言相勸了好一會兒之後才讓人偶少女從自己身上乖乖下來:「下次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我很抱歉。」

「唔……我不是怪你啦……」一直被道歉的人偶少女眼神反而轉為困擾。

其實也是想趁機吃點豆腐的……

大概知道人偶少女在想什麼的雪莉有點看不下去地假咳了一聲:「呃嗯,那個,大小姐、今天是不是……」

於是人偶少女這才想起來某件事。

「啊啊對喔!」

突然以對肢體不方便活動的人偶來說非常快的速度朝里斯衝了過去,人偶少女在布勞一頭霧水的視線下自里斯手中接過了某樣東西後又朝暗房管理者跑來,僵硬的臉上綻開她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微笑:

 

「生日快樂,布勞。」

 

某侍者立刻錯愕地瞪大雙眼。

「本來想在今天對戰完之後開個派對什麼的幫你慶祝的,但是你突然出事所以我就亂成一團……最後只能給你禮物而已。」

將手上包裝的精緻的盒子遞給對方,人偶少女低著頭,不曉得是由於不好意思還是其他原因:「呃,啊還有弗雷好像有做蛋糕──」

 

「……謝謝你,大小姐。」

 

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回自己聲音的布勞用著略微顫抖的語氣,揚起所有人所見過、最真心的笑容。

 

 

當天晚上。

「欸欸,布勞,大小姐給你什麼禮物啊?」

「……增高墊。」

「噗!哈哈哈哈哈──嗚喔!」

伸手將讓弗拉姆瞬間安靜,布勞默默地把大小姐給的禮物塞進鞋子裡。

 

 

晚餐後。

「吶,王子殿下,你還在生悶氣啊?」

「……少囉嗦。」

嘖,會這麼生氣的自己真像個白癡。

 

 

不知道準確時刻。

「大小姐,聽說我的記憶今天也已經開放到最後階段了。」

「嗯,喔。」坐在里斯腿上喝紅茶。

「……」

果然是我們家的大小姐。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