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EG02衍伸,黑all

※可能有點髒

※黑子巨巨是爽人

 

 

 

 

 

 

「呃……請問現在是……?」

落完狠話暫時結束騷動後、很快地離開了那條瀰漫著放蕩與墮落氣息的街道,幾名大男孩在赤司的指揮下迅速將黑子帶回去原來練習的體育館處理傷口。當某位女經理慌慌張張地撲上某個不知該說是膽子最大還是白目的始作俑者,並一邊含著淚、一邊反在傷者的溫言安慰下替對方包紮時,那被冠上「奇蹟+1」之名的高中生們卻是一反幾十分鐘前的激動與憤怒,冷靜且沉默地看著他們之中最柔弱又最強大的隊友那彷彿面部肌肉僵化的側臉,至某人的傷被妥當處理完為止、沒有人開口說一句話。

而後還紅著眼眶的桃井和留下來看看狀況的景虎便都被赤司以禮貌而不容反抗的微笑打發走,被幾個熟悉的隊友們圍在正中間的黑子才後知後覺地嗅到危險氣息。

「雖然說依黑子你的意思決定明天再用籃球教訓那些渣滓,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已經原諒了你的擅自行動。」

他們偉大的控球後衛隊長對著坐在椅子上仰頭發問的傳球員嫣然一笑,彷彿美麗卻有毒的一品紅。

「就算是小黑子,做錯事還是要處罰的喔。」

某高中生男模燦爛地露齒而笑,歡脫地發出了令黑子一秒轉開視線的閃亮光芒。

「嘛……雖然那些人態度的確令人不爽,但阿哲你今天的所作所為也讓我蠻火大的。」

他的前搭檔看著他,嘆了一口氣。

「我一直以為黑子很懂得盡人事的道理……你今天的作法實在令我失望。」

某三分球神射手用他空著的手推了下眼鏡。

「小黑你真的很擅長惹麻煩欸──要怎樣才會學乖呢?」

因為仰角過高的關係,黑子完全看不出他們個性率直的中鋒在背光下的表情。

「……」

縱使面對一群面色不善的美國人也從未退縮的幻之第六人突然覺得下面一緊:「……各位,明天還有比賽──」

「有差嗎?WC總決賽前一天晚上也因為黑子你的關係不小心熬了夜,我們最後還不是打贏了?」某人現任搭擋的發言瞬間令在場其他人的眼神變得更加微妙,尤其向來鎮定的某隊長更是少見地變了臉色。

「火神君,請不要用那種說法……」雖然並不算說錯,但很令人遐想啊──

「既然如此,」無視現下被他們當作關注焦點的半透明人種薄弱的抗議,赤司笑彎了那對漂亮的貓眼,「相信接下來的懲罰內容對哲也來說應該不算什麼才對。」

看著疑似變了色的左瞳,名為黑子哲也的少年吞了吞口水。

 

* * *

 

事實證明,他的隊友們還是很有身為球員的意識的,隔天依然神采奕奕地參加球賽,甚至有比平時更加精力旺盛的傾向、攻擊力也上升了。

坐在場邊的黑子深深認為那不是錯覺──那些多出來的精力根本算是從他這邊補來的。

不知道應該要慶幸自己的隊友們沒有氣昏頭選擇開發他的菊花而只是把他當人型按摩棒,還是要埋怨他們彷彿當他飲水機差點沒玩了一整個晚上而榨乾他,黑子的心情非常複雜。

「……」

看著場中再度進球的隊友、以及身邊躍躍欲試的大型貓科類動物,某傳球員眨了眨仍毫無情緒波動的雙目,心裡突然升起了這樣好像也算值得的念頭。

……不過這種加狀態的方式需要很長的冷卻時間就是了。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