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是「黑降赤」

※配對是「黑子X降旗X赤司」

※配對是「黑子X降旗X赤司」的3P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

※配對都已經那樣了內容更不用提ry(講清楚#

 

 

 

 

那天,是個和以往的日子沒什麼兩樣的傍晚。

門鎖傳來轉動聲的時間也一如往常,玄關的壁鐘指針正好走到五點三十分過十一秒。然而當名為黑子哲也的男人照著多年的習慣趕至門口迎接比自己稍晚下班的同居人時,眼前的景象卻令甚少有表情變化的他都錯愕地眨了一下眼。

「呃、嗨?黑子,打擾了……」

他那高傲而警戒心重的同居對象,居然帶了一隻小動物回家。

而且,還是張黑子也很熟悉的面孔。

「……降旗君?」

 

* * *

 

等黑子在同居人和過去隊友的交互敘述下、終於把事情搞清楚的時候,壁鐘的時針已經走到了六。

「所以……降旗君就被赤司君撿回來了?」已經完全恢復鎮定的黑子用淡然的語氣問道──雖然他的表情其實本來就從一開始完全沒變過。

根據赤司的說法,他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瞄到了熟悉的怯弱身影不知所措地站在路邊,在意地多看了兩眼才認出了那是曾經和自己對峙過的對手。而畢竟對方是自己同居對象曾經的隊友、自己和那人也算認識,從國中到現在依然不改帝王本色的紅髮男人便難得好心地上前主動搭話。而後才在一番「關愛寒暄」之下得知,眼前這就算出了社會也和高中時一樣易受驚嚇的男人,其實是正在為最近幾天的住處煩惱才會這樣子站在路邊。

黑子覺得自己大概可以想像得出那個畫面。

也難怪既使「寒暄了一番」、赤司君也能在和平常一樣的時間到家了,畢竟對方是降旗君嘛。

「呃、可以不要用那種說法嗎……」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沒錯。」某帝王霸氣地點了點頭,直接截斷旁邊的抗議。

「原來如此。」同樣把那聲抗議當作沒聽見的某真‧一家之主將淡藍色的眼眸轉向一旁的前隊友,「既然赤司君都同意了我也不會反對降旗君暫住,不過、我能問問降旗君突然沒有地方住的原因嗎?依降旗君的個性不像是會讓自己一夕之間突然流落街頭的人啊?」

「呃!我……」降旗一下子又陷入結巴狀態,慌慌張張的樣子就算歲月流逝也絲毫未改變。

看著高中畢業後便甚少見面的友人這副模樣,黑子也不禁有些感慨的情緒。

「難道說,是被追債了嗎?」於是他面無表情地再次開口:「如果是這樣的話,請原諒我必須拒絕降旗君的請求,畢竟引來黑道之類的人物是很麻煩的。」

「欸?!黑子,不、不是那樣的──」

「雖然對降旗君感到很抱歉,但我有保護赤司君不受到傷害的責任,我不能讓可能會危害到赤司君安危的人住進這個家──」

「哲也,夠了。」直接打斷同居人準備發表的長篇大論,紅髮的男人露出了外人少見的困擾表情,「不要再捉弄他了,這個人好歹也是你高中同學吧。」赤司有種想扶額的衝動。

……原來是開玩笑的嗎?

黑子你這些年是怎麼了,怎麼變成這樣!我記得高中的時候你不會這麼壞心啊!

還是其實你本來就是這種人以前都是我誤會了嗎!

在赤司一說才發現自己被愚弄的降旗在內心崩潰大吼,不過礙於現下有求於人,他也不敢把自己的吶喊就這樣喊出來,只露出了更加哀怨的眼神。

「咳,抱歉、降旗君,因為看到你還是和高中一樣、就突然有點想捉弄你。」說著令自己高中隊友更加想吐槽的理由,縱使開玩笑也不曾動過哪怕半根眉毛、黑子以可能只有同居多年的赤司才看得出來的方式正色,重新發問:「不過,突然沒有地方住的原因真的沒有辦法告訴我們嗎?」淡色的雙瞳毫無情緒波瀾,卻反而讓被盯著的對方備感壓力。

「呃,嗯、真的很抱歉……」不知是受緊迫盯人的視線影響、還是本身的個性使然,降旗把頭垂得更低了,「我只會打擾你們一天而已,明天我會再想辦法找個臨時住處的,所以──」

然而這次換成黑子打斷了他的話語:「降旗君你在說什麼呢?如果把剛剛那個玩笑當真我會困擾的。」

膽子並沒有隨著年齡增加的某人聽著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抬起頭,便看見那雙總是平淡無波的淺藍浮出了好久不見的笑意。

如果他沒記錯,自己上次見到對方這樣的笑,已經是高中畢業典禮的時候了。

只見那依然沒揚起多少弧度的唇、以對方盡可能溫和的語氣吐出了話語:「如果是降旗的話,要待多久都沒關係,請不用介意。」

「──對吧,赤司君?」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