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谷出久總攻,一攻多受

※原作世界觀基礎的ABO設定

※配對角色包含:爆豪勝己、轟焦凍、切島銳兒郎、死柄木弔、常闇踏陰、心操人使

 

 

 

然而就在紫髮少年以為自己的這番發言會帶給天真的對方錯愕與驚嚇時,卻有些意外地看見了綠谷出久少見的動怒。

「……你是認真這麼想的嗎,心操同學?」以大得令人生疼的力道抓住眼前的人,綠髮的少年甚至連聲音都氣到有些發顛:「Omega更應該好好愛惜自己不是嗎!……不,這跟性別沒關係,無論如何,怎麼能用這麼無所謂的方式糟蹋自己呢!」

心操人使瞬間覺得,在看到對方憤怒表情的那刻、心中竟升起一絲期待與竊喜的自己才是最無藥可救的大白癡。

「……原來你在意的部分是那個?」

嗯,不過仔細想想,這個超級英雄會往那個方向思考其實還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所以真正該檢討的,果然還是竟會以為對方的憤怒是因為忌妒的自己吧。

「……什麼意思?總之心操同學你別做傻事──」

「我想你並沒資格管我要怎麼做。總之,我自己可以去保健室,放開我。」

心操人使終於忍不住在最後的三個字上使用了「個性」,不過對方不出他所料在回答之前就放開了他,因此紫髮的少年在獲得自由後也同時得到了言聽計從的奴隸一名。

「……你這傢伙真的是笨到無藥可救。」

這下子反而讓人不想去保健室了啊。

「……不,我果然也沒資格罵你笨。」輕聲的喃喃自語中帶著嘆息,似是終於忍受不住發情期前兆的難受,心操人使身形一晃倒在對方肩頭,接著立刻被雙目呆滯的綠谷出久穩穩地接住──完全依照紫髮少年腦中所想的畫面。「……外表還真看不出來,其實你本來的力氣也挺大的?」

輕輕將頭轉向一邊,心操人使將臉面向對方的脖頸處,已開始變得灼熱的吐息直接噴在那最敏感的位置──同時也是Alpha散發出信息素的部位──完全不想管綠谷出久此刻的心情是要崩潰還是要驚恐,反正這人現在又表現不出來:「既然你是什麼都知道的,那就給我記好了──

「無論即將或是正在發情的Omega,都是最忍受不了在意的Alpha的信息素的,你這沒有自知之明的傢伙。」

 

 

最後綠谷出久是以被心操人使洗腦中的狀態進入保健室的,身分是某紫髮少年的人形拐杖。

「反正大家都看得出來你是被我的『個性』控制的,只會被當成路過運氣不好的衰人而已,不會傷害你形象的,放心吧。」這是心操人使事後給他的回應。

不知應該先反問「那要是你自己的形象變成路過的Alpha都好的Omega怎麼辦」、還是要先為自己在走廊上不小心以信息素影響到對方而道歉,綠谷出久只能無言地看著施打完抑制劑後躺在床上的心操人使,反而像是某種沉默的抗議。

「不過,你的信息素是怎麼回事,雖然味道淡得不可思議,但是這樣到處亂竄的,是嫌被你擾亂內心的受害者還不夠多嗎,花花公子。」

「欸……我也不想啊……」綠谷出久有點委屈,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眼前這人也算是罪魁禍首之一吧,但怎麼現在的狀況卻好像變成只有自己是加害者呢。「本來就是想確認是不是信息素失衡才來保健室的,因為好像只有小ㄕㄥ、呃不是每個人都聞得到……但如果心操同學也有聞到的話,應該就是信息素失衡沒錯了吧。」結果又回到原點了啊。

「……那應該就是了吧。」注意到了對方避開得相當刻意的名字,心操人使眨了眨眼而沒有戳破這個失敗的偽裝,反倒難得好心地將自己能判斷出的資訊提供給對方:「我認為其他人不是聞不到你的信息素,只是你的味道太不像信息素了,就算聞到也不一定能發覺。」相反地,能察覺的人鐵定是對你有某種程度的在意。心操人使沒有把最後這句說出口,畢竟他本來就沒有理由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訴對方嘛。

這個答案太早公佈就沒樂趣了。就當作是一點小小的報復好了。

「咦……有這麼淡嗎?是什麼味道?」通常而言當事人是聞不出自己的信息素的,因此求知慾旺盛的綠谷出久在被竹馬抱怨過後就一直相當在意,此刻終於有個能給他解答的人了,他若不趁機發問就太不綠谷出久了。

「……不想告訴你。」

「欸?為什麼!」難道說他的信息素有這麼難以啟齒嗎?

綠谷出久微妙地覺得有點被打擊。

「沒有為什麼。」任性地回答了一個有點幼稚的答案,心操人使很快地轉移話題──開始趕人:「話說你不用回去上課沒關係嗎?」

雖然歷史上的轉移話題也不一定是每次都能成功的,不過這句話顯然就是相當有效果。

「啊!」綠髮少年像是被點醒似地猛然站了起來。

慘了!要是蹺課的話會被相澤老師五花大綁的!

「那心操同學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上課了!」

「嗯,快走。」絲毫沒有要挽留的意思,心操人使面無表情地目送某人匆匆忙忙地向復原女孩道別、拉開保健室的門。

──而後差點和門外的人撞個滿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留芳‧伊 的頭像
留芳‧伊

冰山一角朵朵花開

留芳‧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